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50章】还真是欠收拾!
    郝俊的脚步微微一滞,他顺着熊孩子奔跑的方向仔细打量了一番。

    自从他掌握了无限聚焦,目力就远非常人可比,他可以肯定的说,前方十几公里内没有村庄之类的聚居区。

    很明显,这小恶魔见自己惹下了滔天大祸,或者是打算逃匿山林,或者也是奔着那条公路准备拦车逃离的。

    今天的重大事故,已经不能用熊孩子来形容这个屡教屡犯的小恶魔了,如果让他逃到了别处,只怕还要惹出更大的是非,郝俊觉得自己有义务把他截住。

    郝俊接连十几个纵跃,就和两百米外的小恶魔齐头并进了。

    他伸出左手一把扯住了小恶魔,停住了脚步,面容严肃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小恶魔凶巴巴地使劲挣脱了两下没有摆脱郝俊,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哥哥,我妈妈病了,我急着回去看他,你赶紧放开手吧。”

    郝俊没想到这小恶魔还是个变脸高手,如果不是之前见到了他的劣行、听到了他难以教化的事情,说不定还真被他骗了。

    郝俊继续保持着严肃的神情,“你的家不在这边吧?你好像跑错方向了!”

    小恶魔的面色一变,再度挣扎了几下,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弄疼我了!你不知道未成年人保护法吗?你这是犯罪!你侵犯了未成年人的权益!”

    郝俊不屑地冷笑道:“你知道的还不少!想趁着未成年把想惹的祸都尝试一遍么?别以为未成年人保护法是你这种小恶魔的保护伞!这一次,不是你家里人能不能赔几块挡风玻璃的事了!还说我是犯罪?你有资格么?老老实实地跟我回到车祸现场!”

    小恶魔终于确认郝俊真的是来捉他的,而且自己还摆脱不了,更让他感到恐慌的是,之前曾经数次回头,一直没看到有人追过来啊。

    他一边拼了命的想挣脱出去,一边吼叫着:“我……我才不跟你回去呢,你又不是警察!你把我抓回去也没有用,警察叔叔一定还会原谅我的,你放开手,你快放开!放开啊你!”

    “别瞎折腾了,你跑不掉的!警察原不原谅你,那是警察的事,我要做的,是把你交到警察手里!”

    郝俊虽然不是肌肉男,但身体经过了多次改造,还在俱乐部的健身、锻炼器材上运动到了极限,稍微壮硕点的成年人的力气都不可能大过他,更不用说这种肌肉不发达的顽劣少年了。

    小恶魔马上换回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哥哥,我可以跟你回去,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郝俊被气笑了,“你还和我讲条件?”

    小恶魔满是委屈的点点头,“我怕那些人太激动了,把我打死了怎么办?我还是个孩子呢,什么都不懂,没有不可以原谅的错误,所以你得保护我。”

    “什么都不懂?你还真是客气!看来你已经预料到了可能会发生什么后果,连说辞都背的滚瓜烂熟!”

    小恶魔的眼睛里竟然还能涌出泪花,“大哥哥,你真的要保护我,爸爸妈妈养我这么大不容易,万一我被打死了”

    郝俊使劲晃了一下手臂,制止了他的胡说八道,“行了,我没时间和你磨牙,我会直接把你交到警察手里。在警察接手之前,谁也没机会揍你。”

    小恶魔竟然看似真诚地谢了谢郝俊!

    郝俊暗自摇头,这小恶魔太会装了!

    小恶魔指着侧面一条蜿蜒的土路说:“刚才怕人追上来,没敢从路上走,现在咱们从路上走吧,能走得快些。”

    郝俊觉得带着他一路纵跃也不合适,而且车祸现场一时半会儿处理不完,走着去也误不了,只是要耽误自己赶车了。

    郝俊纠结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保守自己的的秘密比较重要,就带着小恶魔步行走向了那条土路。

    让郝俊意料不到的是,小恶魔还真是挺配合的,难道确认了无法逃脱就彻底放弃了反抗?

    他们在土路上走了十几分钟后,小恶魔说再往前走就偏离方向了,不如斜插到车祸现场。

    刚下了土路不一会儿,郝俊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儿,小恶魔似乎在寻找什么标的物。

    经受过战场洗礼的郝俊机警起来,但看看大方向没错,也就先不点破,反正不一会儿就到地方了,他翻不出多大浪花来。

    走了两三分钟,小恶魔有意无意地做出了深一脚浅一脚的样子,继而前进的道路就不是直线了,似乎是为了避开坑洼不平的地方,却是有意无意地“迫使”郝俊跟着弯弯绕。

    郝俊没耐心和他瞎绕了,在一处他要“引领”自己踏上去的低矮草丛前止住了脚步。

    这丛和脸盆面积差不多大的枯草,长势明显和别处不同,郝俊觉得是有人布置过的。

    他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没发现树枝、石片之类的东西,就近拔起了一蓬稍硬些的枯草,在那丛枯草上荡了几下,露出了里面的捕兽夹子!

    看着鳄鱼牙齿般的捕兽夹子,郝俊的面色沉了下来,这小恶魔,还真是欠收拾!

    突然,他觉得左臂一凉!

    小恶魔竟然把他左臂的衣袖往上一推,让他的半截小臂暴露在微微寒风中!

    紧接着,小恶魔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方!

    郝俊有点恼了,如果对方不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孩子,他绝对一拳砸在对方的脑袋上!

    但对方是小孩子又怎么样?年龄小,不是为非作歹、恣意放纵的借口!

    郝俊马上激发了青铜臂!

    右手按住了小恶魔的脑袋,左小臂猛地一转,只听得嘎嘣咔嚓连声响!

    小恶魔紧咬着郝俊小臂的牙齿全部崩断了!

    郝俊可没打算就此罢手,直接按住小恶魔的脑袋在他的左小臂上“吹口琴”。

    小恶魔呜噜、呜噜地叫着,郝俊毫不理会,直到确认他的嘴瘪了,才把他丢到了一边。

    郝俊掏出了纸巾,把小臂上的血擦了擦,确定小臂上虽然牙印挺深的,但只有四个齿痕往外渗血,擦掉的那些血几乎都是小恶魔的。

    小恶魔跌坐在地上,惊恐万分!

    他想不通郝俊的小臂怎么突然变得比铁还硬!

    更让他惊恐的是,自己除了后槽牙,已经没有一颗完整的牙齿了!不是说牙齿是身上最硬的吗?为什么会被一条胳膊崩断?

    郝俊懒得和他啰嗦了,一掌砍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砍昏了后提起来飞身纵跃,不一会儿就到了距离车祸现场两三百米的地方。

    之前被阻塞的那些车大部分绕道而行或者退回去了,大巴上的乘客们大都还在,最头上那个刚刚做完了笔录,一个女警正在把笔收起来,另一个中年警察离开了人群去查看车况。

    郝俊看看旁边还有两辆警车,估计大部分警察还在周边搜寻小恶魔的踪迹。

    郝俊不想距离那些记者和拿着手机不停摄录的路人太近,就和小恶魔停在了六七十米外,高喊了一声:“肇事的小恶魔被我抓回来了,你们谁过来接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