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58章】这就叫歪打正着
    对于没怎么开过车的郝俊来说,只能在没人的路段逐步掌握驾驶技巧。

    好在樊桦的司机兼保镖还真不是盖的,郝俊很快就在实践中把他的相关记忆融会贯通了,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堪比在驾校学习一两个月了,所需要的只是熟能生巧。

    时间差不多了,郝俊就开着车去接樊桦去公司。

    樊桦是个非常守时的人,郝俊刚把车在别墅门口停稳,樊桦就走了出来。

    郝俊马上模仿着司机项锋的习惯,为樊桦拉开了车门,并照例问候一声:“老板早!”

    樊桦微笑致意,“项锋,今天的气色不错啊。”

    “托老板的福,吃得香,睡得足,肤色好,精神旺,时刻准备上战场。”

    “哈哈,项锋,你就是会说话。商场如战场,精神好才能保证思维清晰,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樊桦晃着大肚子塞进了车里,郝俊也坐到了驾驶位上,起步上路。

    郝俊还真是服了樊桦和项锋,每天都是这几句,据说这是樊桦提醒自己不可懈怠,但日复一日的,实在是有些无聊,也难为他天天都能哈哈出声来。

    路上的车辆虽然没有早高峰那么多,但作为周边五省拔尖的大城市,车流永远不会断开,就算到了半夜里,也像在游车河。

    看到这么多车,郝俊难免就有些忐忑,总担心剐蹭碰撞什么的,速度就有点慢,一辆又一辆的车超了过去。

    五省拔尖的大城市,各种二代当然不会太少。

    郝俊在停车等绿灯的时候,旁边车道上一个大冬天开着敞篷跑车的奇葩小子冲着他不屑地喊道:“开着这么好的车,躲来让去像是做贼似的,车是偷来的吧?”

    奇葩小子身边的小太妹、后座的两个小子都哄笑起来。

    郝俊本不想理他,但想想争强好胜的樊桦绝不会这么忍下的,他刚开始琢磨怎么回应那小子,樊桦的脸就沉下来了:“项锋,过了监控区域就把他别到一边,狠狠收拾他一顿,让他以后看见咱们的车就像做贼似的远远躲开!”

    郝俊笑了笑,“老板,用不着和这些小屁孩置气,你今天不是还得准备合同草案吗?别被这些小事坏了心情。”

    樊桦一本正经的说:“那可不行!如果这口气顺不过来,心情非坏了不可!”

    跑车后座的一个小子见郝俊不回应,从身后摸出了一瓶酒来,很嚣张地冲着郝俊晃了晃,“哎!要不要喝几口酒壮壮胆,连我们都看出来你们的车是偷来的,你们很容易被警车叔叔逮去的。来来,喝几口酒壮壮胆呗!”

    郝俊看了看红灯时间还有50多秒,就放下了车窗,当着他们的面抽出了一张纸巾,揉成了一个小纸团。

    他把左手的中指一曲,用大拇指扣住了中指的指尖,右手把小纸团放在了中指的指甲根部,“啪”的一声弹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

    那小子手里的酒瓶出现了一个洞,里面的酒汩汩外流。

    那个小纸团在酒中散开了,随着酒越流越多,它像降落伞似的缓缓下降。

    跑车上的人瞬间呆住了!

    用纸巾揉成个小纸团,随便一弹,就能打碎两三米外的酒瓶!这不是传说中的飞花落叶都能伤人的绝顶暗器功夫吗?这是自己把脸凑过去找不痛快啊!

    樊桦也被惊住了!

    项锋什么时候练了这么一手?

    郝俊又扯了一张纸巾在手里揉成了纸团,左手的食指一曲,用大拇指扣住了中指的指尖,右手再次把小纸团放在了中指的指甲根部,嘴角挂着微笑,瞄准了驾驶位上奇葩小子的脑袋。

    奇葩小子一看红灯还有30秒,吓得面如土色!

    他虽然听说脑壳挺硬的,但据说酒瓶子能砸破脑袋,能打碎酒瓶子的纸团还不得轻易打破脑袋吗?可是,没处逃啊!

    他连忙告饶,“大哥,不不,大侠,你可千万手下留情,手指头千万别松开!今天中午,人上人大酒店,小弟请了!”

    郝俊回头看了看樊桦。

    樊桦不屑地撇了撇嘴,拖长了音说:“没那闲工夫!”

    郝俊马上看向了那奇葩了,没那闲工夫!”

    樊桦轻声叹道:“可惜了那瓶好酒啊!”

    郝俊用嘴朝着那瓶酒努了努:“那酒还有吗?”

    后座那小子忙不迭地把酒瓶一举,“有有有,还有小半瓶呢。”

    郝俊鼻子里猛哼一声!

    那小子刚才一举瓶子,瓶里剩的酒从那个洞口晃到了脸上,正打算擦一下,被郝俊一哼,吓得手一抖,酒瓶子一下子松了手,正好砸在了两腿之间的要害处,疼的“嗷”的一声!

    奇葩小子忽然就反应了过来,“有!有!真有!还有三瓶!”

    郝俊把小纸团交到了右手,左手向跑车那边伸了伸。

    奇葩小子匆忙瞄了一眼红绿灯,还有11秒!

    郝俊冷冷一笑,“我数五个数,5,4,”

    奇葩小子赶紧叫后座的另一个小子把酒递给郝俊。

    红灯变成了绿灯的时候,郝俊刚刚好接过了第三瓶酒。

    跑车前面的车一起步,跑车也忙不迭地绝尘而去,远离郝俊这个危险人物。

    郝俊把三瓶还没打开包装的白酒递给了后面的樊桦,“老板,咱们的战利品。”

    樊桦双手接了过来,“不错不错,这帮小兔崽子!这下可亏大发了!一瓶酒大一千呢!看他们再敢嘴贱!项锋啊,你不怎么喝白酒,这酒我就都留下了,明早拿箱进口的干红给你。”

    “谢谢老板。”

    “谢什么谢啊,这本来就是你赚回来的,我给你一箱干红还赚便宜了呢。哎,项锋,你刚才那手挺厉害的,什么时候练的?”

    郝俊哭笑不得,“老板,我说是弹偏了你信吗?”

    “啊?开玩笑吧?”

    “真的老板,我瞄的是那小子的的手腕子,原想他的手一疼一抽抽,把酒瓶子甩前面那小子脑袋上,没想到正好打在酒瓶中心最薄的地方。我一看他们被吓住了,索性再吓他们一下。”

    “哈哈,项锋,这就叫歪打正着!效果反而更好!等一下赶紧去买彩票。”

    距离公司还有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樊桦看了看表,“项锋,你今天的速度真的是有些慢,人不舒服吗?”

    郝俊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不是人不舒服,是车不舒服,等把老板送到了公司,我就到人少的地方多测试测试,看看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樊桦想了想,“你也别找什么人少的地方了,今天上午可能还要用车,你就到楼北面的广场上转悠转悠吧,绕着公司跑也行,别离开远了。”

    郝俊倒不在乎去哪里转悠,只要有正当的理由作为练车的挡箭牌就行……

    两个小时后,樊妙姝拨通了樊桦的电话:“哥,项锋怎么回事?一刻不停的瞎转两个小时了,是油加多了没地方消耗?还是刹不住车了?”

    “他说车不太对劲,测试着找毛病呢。”

    “这都两个小时了,该找的毛病也应该找到了,实在不行就去4s店找专业维修的,可别到关键时刻丢面子。”

    “放心吧,他不是没数的人,真觉得有解决不了的重大隐患,他不会太勉强的。”

    樊妙姝挂了电话,双臂环抱,继续低头注视着楼北广场。

    她总觉得不是车不太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