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59章】想不通她为什么跟踪我
    郝俊看了看时间,已经习练了两个小时了,再练下去就不太像话了,而且他觉得现在上路即便达不到项锋的水准,畅游车河也绝对游刃有余了。

    他把车停好之后,先拨打了樊桦的电话,汇报车况正常,有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

    樊桦告诉他已经和客户联系过了,见面时间改在了下午三点,自己的午饭就在餐厅解决。

    通常情况下,只要樊桦不出大门,对项锋来说就是自由活动时间。

    所以他摘下了白手套,锁上车门去了项锋的休息室。

    他熟悉了环境后,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先研究了一会儿手机。

    医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把项锋的记忆复制给他之后,把项锋手机里的信息也复制到了他的手机里,并把他的手机外貌做了改变,和项锋的手机一模一样。

    他慢慢地翻看着项锋的通话记录,相关的记忆一段一段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对项锋的生活圈子、社交圈子、脾气秉性有了更透彻的了解。

    到了饭点了,郝俊去餐厅里买了饭菜回到了休息室,他现在不想和太多的人做无谓的接触。

    吃过饭后,郝俊扯了两张纸巾擦了擦嘴、擦了擦手。

    然后他下意识的又扯了一张,在手里揉成了纸团,左手的食指一曲,用大拇指扣住了中指的指尖,右手把小纸团放在了中指的指甲根部,瞄准了垃圾桶一弹!

    纸团和大腿粗的垃圾桶擦肩而过,噗的一声,打断了一棵虎皮兰。

    他不由得连连摇头。

    他和樊桦说的是实话,他瞄的真是那小子的的手腕子,却没想到歪打正着地打碎了酒瓶子。

    单讲力道的话,别说是酒瓶中心最薄的地方,就是厚厚的瓶嘴和瓶底也有可能被他的纸团打碎,但这准头确实成问题。

    不过他的飞刀技巧已经习练的可圈可点了,不论是长度只有十厘米的铅笔刀,还是接近三十厘米的水果刀,亦或是有些厚重的蝴蝶刀,投掷距离在二十米之内的,误差绝不超过五厘米。

    但飞刀和“弹指神功”的技巧差别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可以说没什么相通之处。

    他今天是玩无间道的第一天,在所有的情况都熟悉起来前,他不想贸然行动,索性就待在休息室里研究“弹指神功”。

    下午三点,他开车陪着樊桦和女秘书甘茹嫣去见了客户。

    作为樊桦的司机兼保镖,他自然也是樊桦最信任的人之一,全程陪同了谈判过程。

    对于樊桦的老谋深算和精明的商业头脑,郝俊还是由衷钦佩的,难怪沐华商贸越做越大。

    可惜不是同一方阵营,当郝俊离开之时,就是沐华商贸被瓦解的开始。

    郝俊到来之前,还以为甘茹嫣只是个贴紧了樊桦的花瓶,却没想到甘茹嫣的记忆力强的吓人!

    对方在十分钟前只说过一遍的七组长长的数据,甘茹嫣竟然重复的一个数字都不错,对方不由自主地连连称赞。

    甘茹嫣的速算能力也不简单,比对方的计算器还快。

    郝俊如果不是从项锋的记忆里得知沐华商贸的崛起也并非都靠着公平竞争,甚至像尚悦恒说过的那样,商场如战场,无所不用其极,他或许会因为使用特殊手段让樊桦这样的商业精英受到重创而内疚……

    郝俊把甘茹嫣送回了办公楼,把樊桦送回了别墅,然后开车去了两公里外的一个小区,停好了车就上楼了。

    今年春天樊桦为了让项锋死心塌地的追随自己,特意在这里为项锋买下了两室一厅,还是精装修的,算是提前送给项锋的新房了,还允许项锋把车开回来私用,可见樊桦确实把项锋当做心腹对待。

    郝俊原打算再出去习练一下车技,但他总觉得像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干脆还是回“家”算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他进了房间之后,确定没有什么异状,就立刻到了窗边。

    他用左手把窗帘按压在墙上,左膝把窗帘顶在了墙上,然后右手稍稍用力,在左手下方拨开了一条微不可察的细缝,眯着一只眼向外查看。

    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区门外停着一辆出租车,出租车的后座上,有一个人正在向他这边观看。

    他的目力远非常人可比,但车窗玻璃的反光,让他看不清后座上是谁。

    他琢磨了一会儿,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手机卡,换到了手机里,拨打了上面仅有的一个号码……

    金异商贸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裴满台正准备下班,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一看来电号码,立刻让秘书先行离去。

    秘书一出门,他就赶紧按下了接听键,轻声说出了三个字:“俱乐部。”

    听筒里传来了两个字:“晋级。”

    听着好像是驴唇不对马嘴,实际上是对了一下暗号。

    那个手机号码,是裴满台专门买给帮他成事的会员的,以便于安全联系。

    此刻,使用那个手机号码的正是郝俊。

    现在郝俊已经被俱乐部临时改变成了项锋的声音,两个人离开俱乐部前稍微熟悉了一下,但信号的传输过程中、手机的听筒和传声器都有可能让声音失真,所以有必要在第一次通话时确认一下。

    裴满台压抑不住的兴奋,“郝俊,我知道你屡屡出彩,但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刚穿越过来一个白天就办成了事!”

    郝俊可没时间和他开玩笑,“有人跟踪我,我看不太清楚是谁,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樊妙姝,不过她没有开自己的车。我觉得今天已经很低调了,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跟踪我。我需要确认究竟是不是她,还要确认她从我这里离开后去找樊桦还是回自己家。你马上派一个可信的、她肯定不认识的人过来……”

    挂断了电话后,郝俊像是刚进门一样,把窗帘拉开,把窗户打开透透气,然后去洗了点儿水果,端到了窗户旁边,一边玩手机,一边吃水果。

    他的余光不时地瞥一下那辆可疑的出租车,直到十分钟后那辆车离开了,他才站起来熟悉项锋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