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61章】自学成才的天才啊
    代瑾觉得今天这意外收获太值了,立刻让郝俊评判一下她和樊妙姝的着装。

    郝俊苦笑了一下,“代经理,你这是想让我把总监往死里得罪啊!”

    樊妙姝忍不住出声了:“我的着装有那么不堪么?”

    代瑾的兴趣却更浓了,“项大保镖,我来出个题吧,你如果能把刚才谈判时你们处于弱势的原因与我和你们总监的着装结合在一起,今天中午,我请了!”

    樊桦的眼睛一亮!

    如果代瑾愿意请客,这生意十之*就谈成了!

    樊妙姝虽然不愿意自己被贬,但如果谈成了这单大生意,受点小小的“屈辱”算得了什么?

    郝俊的心里却纠结不已,自己是来搞破坏的啊!怎么可以帮他们谈成生意呢?这算不算原则问题啊?

    但他现在骑虎难下,撒手而去是不可能的,开始装傻也不明智,特别是遭遇到樊桦和甘茹嫣的热切目光时,他觉得应该继续走下去!

    博得樊桦和甘茹嫣的进一步好感,将为自己的后续行动增加不少胜算。裴满台所图甚大,自己不能为了这一单生意失去更好的机会。

    郝俊打定了主意,先装着客气一番,毕竟项锋突然在这方面成为行家得有个合理的说法才行。

    “代经理,我先声明啊,我以下所说,都是从杂志上或者电视上看来的,只不过我的记性好,所以记得牢固一些。如果哪里有什么不对,那是专家说错了,和我无关。如果说得对,就和专家无关,你可别把我们扔在这里,跑着找专家请客去。”

    代瑾被逗乐了,“看着你坐在那里挺木的,没想到你还挺有意思,错了就是专家的锅,对了就是你的功劳,反正我这客是非请不可了,是这意思吧?”

    郝俊嘿嘿一笑,“代经理,你提前应下了,我举双手赞成,绝对没有意见!你把我们老板的钱给省下了,他一定会包个大红包给我,我先谢谢你了。”

    “好!我倒要瞧瞧你项大保镖能不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郝俊清了清嗓子,“不同的颜色在心理和视觉上,常有不同的感受。现在这个季节,暖色系的红色、黄色、橙色等等让人觉得舒服,因为有温暖感。青色等等却给人一种寒冷的感觉。同时呢,颜色越纯,越有突出和前进的感觉,可以突出你的强势。在这一方面,我们的总监大人稍显弱势,她的衣服彩度较低,还是以寒色系为主,被称为后退色,锐性不足,难挡你的强势。”

    代瑾下意识的点点头,不明觉厉,好有道理!

    樊妙姝却有些不服气。

    郝俊继续说道:“暖色和较为明亮的颜色,会让人觉得面积和体积比较大,所以被称为膨胀色。寒色和明度较低的效果恰恰相反,所以被称为收缩色。因此你和我们总监的形体差不多,但你看起来强壮的多,也就是说又为强势加分了。”

    代瑾连连称赞:“不错!不错!这一点我听我们公司的服装顾问说过,你还真不是信口胡诌。”

    樊妙姝听到自己又被贬了一下,想扳回一点儿面子,却被代瑾抢着开口了,而且代瑾还用服装顾问的说辞赞同郝俊,樊妙姝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虽然自己再度吃瘪,但看到代瑾的兴致很高,她就把心中的不快驱除了,合同为重啊!

    但她不由得怀疑这位司机兼保镖从哪里得来了这些知识,真的是从杂志和电视上学来的?自学成才的天才啊!竟然让刚才咄咄逼人的代瑾都钦佩不已!厉害!厉害!

    郝俊虽然知道樊妙姝不至于迁怒自己,但也不能把她贬的太狠,好歹那也是沐华商贸的脸面,贬的太狠了,樊桦也不会高兴的。

    所以,他的话锋一转:“但是,高明度也被称作轻色,特别是大面积的用料时,在签订合同这类比较正规的场合,会让人产生心中没底的感觉。所以应该采取明度、彩度不同的同色系或者相邻色系进行搭配,如果没有特殊需求,也可以使用对比色、由深至浅、由纯至浊、多色调和、分割配色等方法,打乱过轻的感觉,也就是减轻让别人心中没底的感觉。”

    郝俊的目光看向了樊妙姝,“在这一点上,我们总监略胜一筹,她的着装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放心,这也是为什么签合同的时候大多都是身着低明度服装的原因,大家彼此都放心,成功的几率就高一些。”

    代瑾下意识地扫视着自己的服饰。

    郝俊又加了一句:“不过,今天这个场合稍有例外,因为是预热嘛,大家当然随性就好。”

    代瑾再度露出了微笑。

    郝俊立刻追问:“看来,代经理今天真的要请这顿饭了?”

    代瑾毫不迟疑的回道:“没问题!但我有个要求。”

    “你还有要求?”

    “怎么?请你们吃饭的人,连要求都不能提了吗?”

    “哎吆!代经理,我可没那权利!你有要求尽管提,但我有一个先决条件,别耽误我吃海鲜。”

    “成!从现在开始,一直到饭局结束,有一半的时间给我上课就行。”

    郝俊有点懵,“上课?上什么课?不会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你们公司不是有服装顾问吗?应该比我强多了!”

    代瑾摇了摇头,“你可别太谦虚了,你说的话言简意赅,还比较好理解,我觉得我们服装顾问还不如你呢!”

    郝俊当然知道他们公司的服装顾问不如自己,自己拥有的可是顶级服装设计师的记忆!

    但郝俊嘴上客气的很,“你也太高看我了,要是我待会儿吃嗨了,万一哪里说的驴唇不对马嘴了,你可别当面戳穿我,怪没面子的。”

    代瑾看向了樊桦,“樊总,你使的好一手障眼法,这哪里是什么司机兼保镖?不但对服装的美学、色彩和设计轻车熟路,更是对答如流、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郝俊赶紧制止了代瑾,“代经理代经理,你快看窗外,”

    代瑾还真以为窗外有什么异象,其他人也不约而同地往外看。

    郝俊等到大家都转向他并且满脸的疑惑时,他不慌不忙地说出了下半句:“有牛在天上飞。”

    代瑾笑道:“我是在夸你呢!又不是自吹自擂!”

    郝俊嘿嘿一笑,“一样的一样的,你看咱们现在多融洽,就像一家人一样。”

    樊桦连忙接口说:“对对,就像一家人,咱们的合作亲密无间,就像是一家人。”

    代瑾看着樊桦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樊总,原来他是你的秘密武器啊,你们互相配合的还挺默契的,我还真以为话赶话的说到我最喜欢谈论的服装上了,原来你们早已有准备,甚至连我的爱好都打听清楚了。”

    樊桦连呼冤枉,自己确实不知道这一情况。

    郝俊替老板解释说,老板不养无能之辈,但绝对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或者说宁可让利刃钢刀躺在鞘里面,也不随意拿来砍瓜切菜,所以自己除了陪同老板外出,时间上非常自由,才有闲工夫学到了那么多和自身专业无关的知识……

    午饭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三点半。

    因为气氛很是融洽,原来也有签约意向,只是在细节上需要磋商和比对,最终商定了明天正式签约。

    樊桦兴奋之余,喝了个酩酊大醉,郝俊把他送回家后就提前下班了。

    他回到项锋的家稍作歇息,就拨通了裴满台的电话。

    裴满台听他叙述了大致经过,虽然有些意外,但赞成他的做法,让他不要因此而感到助了敌方一臂之力,至少他的形象得到了大幅度提升,接下来的计划更容易成功了。

    郝俊松了一口气,只要“雇主”没有明显的不满就好。

    他把樊妙姝在客户面前想落甘茹嫣面子的事大致说了一遍,似乎不太正常,他想让更了解敌方的裴满台分析一下。

    裴满台却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郝俊可不认为敌方起了点内讧,就会导致裴满台这么高兴,事情的起因肯定和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