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63章】道上混的是吧?(第二更)
    这里属于繁华地带,围观的人很快就聚了一大堆。

    后来的一听前面那些人叙述的事发原因,再听到尖耳朵等人的接连不断的话语,都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代瑾。

    代瑾感到了莫名的悲哀,她万万想不到,传说中的三人成虎,竟然降临到了自己身上!

    为了摆脱困境,她声嘶力竭地要求围观的人报警。

    一个看着面相就不善的中年妇女刻薄地挖苦道:“现在这世道还真是变了,偷汉子被逮住了还向警察求救,你以为那是你的私人保镖啊!随叫随到啊!”

    代瑾大声辩驳:“你不要听他们胡说!我如果真的是出来偷人被逮住了,怎么可能丢人还丢到警察那里去?那不等于把肮脏的名声坐实了吗?”

    “嘁!这年月什么稀奇事没有?盗墓的缺氧昏迷了,同伙还打110求救呢!拦路抢劫的被愤怒的群众追的无路可逃了,还报警求保住小命呢!”

    代瑾被噎住了,她忽然就想起了樊桦的私人保镖,她有些后悔自己体验这个城市的夜生活了,也后悔没有“项锋”那样的保镖随行。

    马路斜对面,一辆豪车缓缓停下,车内的人双眼注视着这边,摇下了车窗,想听听发生了什么事。

    车内不是别人,正是代瑾刚刚想到的樊桦的私人保镖——取代了项锋的郝俊。

    郝俊本来是夜游车河,想更深切的融会贯通项锋的记忆,却不料远远地看到代瑾有了麻烦。

    他的目力远非常人可及,耳力却和常人无异,远远的几乎什么情况都没听到。

    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子觉得代瑾说的话可能是真的,想帮她报警。

    那面相不善的中年妇女斜着眼说道:“还真有心疼偷汉子的,你以为帮了个小忙,人家就会……哼哼,省省吧,看她穿那衣服,就知道你养不起!”

    公文包男子不乐意了,“你怎么这么说话?万一真是被冤枉的呢,不行,我得报警!”

    他刚掏出了手机,不远处一个老大爷说道:“你可别没事找事了!你来的晚不知道,人家男人心疼她,一直没舍得收拾她,你看被她男人逮住的那奸夫,一会儿挨一拳,一会儿又挨一脚,那奸夫不停的求饶不说,还掏出了好几千块钱求放过,你报警的时候说什么?要求警察保护没被自家男人收拾的荡妇?要求警察把抓住了奸夫的她男人抓起来?你丢人不丢?”

    公文包男子毫不犹豫的收起了手机,连声道谢,“谢谢你了大爷,谢谢你了大爷,差点儿稀里糊涂的丢了人!这女人装的太像了!”

    旁边的人附和道:“多亏了那老大爷提醒你,要不然被你媳妇知道了,肯定以为你也和那荡妇有一腿,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说的是啊!龟孙子王八蛋才为这种事麻烦警察叔叔呢!我真特么糊涂!”

    本来旁边还有几个觉得应该相信代瑾的,听到了他们的话,不由自主地收起了手机,不只是怕自己变成了龟孙子王八蛋,还怕身上被泼污水啊。

    代瑾简直要被气炸了,痛骂混淆是非的中年妇女和那个看似好人的老大爷。

    因为她被气得快昏头了,自然就有些口不择言了,被那中年妇女抓住了把柄,好一顿炮轰加机关枪扫射。

    公文包男子也开始有理有据的指责代瑾了,舆论已经完全一边倒了。

    郝俊因为在马路对面实在是听不清,此刻已经站在了人群最后面。

    他肯定代瑾是被冤枉的,但他却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因为他觉得不太对劲。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一旦介入,就失去了局外人的优势。

    反正代瑾也没有生命危险,他决定等等看看。

    酒吧里出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正是那位像树一样的保安。

    保安的大眼睛一瞪:“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在这里瞎胡闹,欺负我们队长不在家是吧?”

    尖耳朵反唇相讥:“保安小哥,这可不是在酒吧里边,你管的也未免太宽了吧?”

    “你脑子有病吧?酒吧门口等于是你家?别在门口影响我们正常营业,走,去我们办公室解决!”

    尖耳朵急忙看了看周围环境,马上堆上了笑脸,口中的小哥也变成了大哥,“大哥,还真是对不住啊,没意识到还在你们的地盘上,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保安眼一瞪,一把抓住了尖耳朵的胳膊,“想走?晚了!去办公室!”

    那中年妇女打起了抱不平:“哎,你这保安的立场有问题啊,你怎么把抓奸的人给抓住了呢?”

    保安嗤了一声,“抓奸?他抓奸?得了吧!停车场的同事刚刚已经把门外的情况通告我了,要不然我出来干吗?他们这是演戏给你们看呢!他们想在里面搭讪那位女士,被人家拒绝了,这才追了出来,大概是怕你们阻止,才演了这么一出!”

    众人恍然大悟!立刻开始一边倒的指责尖耳朵他们。

    保安抬起一只手往下虚压了压,待到大家的声音稍停,他看着三角脑袋语气严厉的说道:“你还抓住人家的手腕子干什么?”

    三角脑袋见尖耳朵都不反抗了,他也慑于保安的高大威猛,连忙撒开了手。

    代瑾的嘴角一抽,左手连忙抬住了右手腕,刚才被攥的又疼又木,突然间被撒开了往下一沉,更是疼的钻心。

    保安使劲捏了捏尖耳朵的胳膊,尖耳朵疼的哎吆一声!

    保安冷笑道:“你也知道疼?咋不知道怜香惜玉呢?你看看人家的手腕子,通红通红的,还不拿出点诚意来!”

    尖耳朵连忙示意刚才“饰演”奸夫的同伙送过两千块钱去。

    代瑾右手疼的难受,左手在按摩着右手,没有手接钱不说,她也不想接这钱。

    保安问代瑾:“这位女士,你觉得伤情严不严重?”

    代瑾咬牙说道:“疼,很疼。”

    保安又是狠劲一捏尖耳朵的胳膊,“你的诚意不够!”

    尖耳朵连忙叫道:“五千!给五千!总可以了吧?”

    代瑾依然不想接钱。

    尖耳朵威胁道:“你可别给脸不要脸!老子可是道上混的,信不信”

    保安又是狠劲一捏,尖耳朵身不由己的哎吆起来。

    保安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是道上混的是吧?以为我不知道你几斤几两?也就是比我嘚瑟一点罢了,可我有我们队长罩着呢,有我们老板罩着呢,你老人家是谁罩着呢?要不要让我们队长亲自去府上拜会拜会?”

    尖耳朵脸色一变,“不用了,不用了,不用麻烦了。”

    保安瞪着尖耳朵那个拿着钱的同伙,“你老大告诉你再给五千,你干嘛只拿三千,怨不得人家不接呢。”

    尖耳朵赶紧出声了,“我说的就是一共”

    保安又狠劲一捏,尖耳朵赶紧嘶嘶着改了口:“再给五千,一共七千,一共七千!诚意够了吧?”

    那个同伙把七千块钱合在一起递给代瑾,代瑾依然不想接,那家伙直接拉开她的小包塞了进去。

    保安再次询问代瑾:“你觉得伤没伤到骨头?”

    代瑾微微活动了几下,摇了摇头,“好像没有,谢谢你了。”

    “你用不着客气。这里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范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也真是的,都和你说了在我们的地盘上不要怕他们,你突然就跑也不打个招呼,如果我帮你看住了这些家伙,你还用得着吃这个苦头吗?”

    代瑾觉得他这是给酒吧贴金、给自己贴金,却也不好说破、不好反驳,毕竟人家帮助自己摆脱了困境。

    公文包男子插话了:“这么大的酒吧,哪能没点儿背景?你怎么连保安都不相信?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围观的人也纷纷称赞保安的尽职尽责。

    保安再次问代瑾:“看你的样子不像是缺钱的人,如果你觉得这不是七千块钱能解决的事儿,执意要报警的话……你的手不方便,我可以帮你。”

    三角脑袋冷哼了一声,“报警?就我们这点事?哼哼,只怕做完了笔录就出来了,还罚不了七千呢。”

    代瑾的心中何尝不知?这点事关不住人,还会把这些人得罪的更死,只怕想离开这座城市也会有些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