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66章】套路深不可测
    郝俊收起了手机,不紧不慢地对尖耳朵说:“我现在要去把你的两个同伴抓捕归案了,你不想再受皮肉之苦的话,就自己有点数。”

    郝俊把尖耳朵的手机关机后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一个纵跃,已在十五米外!

    尖耳朵的眼角一抽,尼玛!这么远!

    郝俊一个纵跃接着一个纵跃,不用一分钟,就拦在了三角脑袋前面。

    三角脑袋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猛然被郝俊拦住了去路,差点把自己憋死!

    郝俊面不改色心不跳,看着三角脑袋微微一笑,“你的速度太慢了!你们头儿都已经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你才跑出了一里多地,也太对不起他的牺牲精神了。”

    三角脑袋的脑袋一懵,“他都说了?”

    郝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他还算配合吧,现在让他哭就哭,让他笑就笑,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

    郝俊调出了刚拍的那张照片,举给三角脑袋看。

    三角脑袋一看那张似曾相识的强作笑颜的胖脸,确切的说,是肿脸,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肿脸,不由得牙根儿嘶嘶的冒凉气!

    他指着手机屏幕颤声问道:“这、这、这,是被你打的?”

    郝俊把手机屏幕转向了自己,“哟,是有点儿胖的不像话哈。这可怨不得我,谁让他刚开始不配合我呢,不好好收拾一顿,他就不知道说实话。不过话说回来,他说的所谓实话,还有些真假难辨,所以,我必须在你这儿求证一下。”

    郝俊的语气瞬间转冷,目光阴寒,“我只问你三个问题,如果有一个对不上来的,我就把你提溜过去和他当面对质!如果我判定你说的是假话,我会让你全身都胖起来!”

    三角脑袋的身子一抖!下意识的问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郝俊朝汽车那边看了一眼,哑然失笑。

    三角脑袋看过去时,却只有隐隐约约的感觉。

    他的目力和郝俊没法比,大白天的看过去可能没问题,在月色下看过去,能见度就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了。

    他疑惑地看向郝俊。

    郝俊笑道:“他正在逃跑呢!但脑袋晕乎乎的跑不快!这个傻瓜,即便是眼神不济,看不到我不到一分钟就追上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往返的速度……哼哼,想必是意识到跑不快了,开始猫着腰在灌木丛里穿行,看样子刚才打得不够狠,应该踩断他的大腿!”

    三角脑袋只觉得两条大腿都冷飕飕的!

    他极尽目力,果然,看到了像是尖耳朵的小小人影在灌木丛中移动。

    郝俊做出了要返回的架势,“你小子老老实实地在这儿等着,我去踩断了他的大腿骨再回来和你接着聊!”

    三角脑袋连忙为尖耳朵求情:“拜托!千万别!你问什么我都和你说,只求你放过他吧!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

    郝俊面无表情,“我只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们在酒吧闹事的目的是什么?”

    三角脑袋神色一变,“你不是我们大老板派来的?”

    郝俊眼睛一眯,“你是在问我问题么?”

    三角脑袋连连摆手,“不敢,不敢!”

    “哼!我的问题,你最好想好了再回答!如果你们两个的答案不一样,就必然有一个说了假话,我会让你们和另一个同伴对质!最多两分钟,我就能把他逮过来!”

    虽然寒风阵阵,三角脑袋的脑袋上却渗出了冷汗。

    他刚才跑路的时候,最多跑个百十米就回头看看,就在两次回头的间隙,郝俊就追了上来!

    所以,他丝毫不怀疑郝俊最多两分钟就能逮住他同伴。

    因为逃跑前就对郝俊产生了恐惧心理,所以他不敢尝试和郝俊抗争,尖耳朵的大胖脸就是前车之鉴!

    他觉得尖耳朵十之*应该是说了实话,要不然郝俊不可能轻轻放过,一看郝俊就是心思缜密之人,可没那么好糊弄啊!

    更何况,还有第三人可以印证。

    三角脑袋决定实话实说。

    “我们的目的之一,是弄伤代瑾的右手。目的之二,败坏她的名声,让她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个城市。”

    郝俊先是一惊,接着有点诧异,“那保安不是被你们收买了么?他为什么又出来为代瑾澄清?哦,算了,这两个问题先放在一边。”

    三角脑袋倒是聪明,马上就领悟到郝俊是不想占那三个问题的名额,但他已经从郝俊的话里得到了点儿信息:知道保安被他们收买了!

    郝俊问的第一个问题,已经让他意识到郝俊不是自己人,但郝俊连他们收买保安的事儿都知道,绝对就是尖耳朵招供的!

    所以,他要表现的很配合郝俊才行,把尖耳朵没有提到的内容补充上。

    他赶紧陪着笑说道:“这算是对前面问题的补充回答,等于是同一个问题。最后为代瑾澄清,是保安小组长同意与我们合作的先决条件,我们必须同意他最后作秀和为酒吧贴金,因为他还想继续在那个酒吧做下去。而且,那个酒吧也是有点背景的,真若是酒吧老板觉得跌了面儿了,可能会把真相折腾出来公之于众,以挽回对酒吧的恶劣影响,所以我们请示了之后,决定顺了保安小组长的心意。其实对代瑾来说,澄清不澄清的也就是那么回事,毕竟澄清前的事更加吸引大家的眼球,也就会被传播得更远、议论得更久。”

    郝俊点点头,三角脑袋还算会来事,这可就不算自己说话不算话了,因为另外两个问题也很重要,不能不问啊。

    不过,郝俊觉得问出了他们的目的还是有些不很明朗,略一思索,拖着长音说:“陪着代瑾去医院的那女孩——”

    “喔,那是保安小组长的人,以始终为代瑾着想的姿态,掐灭代瑾可能生出的报警之类的念头,还会继续给代瑾敲边鼓,撺掇她早点儿离开这座让她伤心的城市。”

    郝俊还想追问,又不想坐实自己说话不算话,此刻的说话算话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的任何承诺都真实可信。

    他想了想,把问句变成了没有问号的句子:“我想,以你们马前卒的身份,肯定不知道为什么要达到这两个目的。”

    三角脑袋点点头,“我们真的不知道。”

    “好吧,第二个问题,你们的大老板是谁?”

    三角脑袋略一犹豫,决定仍然实话实说,反正也不是做的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对方不至于灭了大老板打碎他们的饭碗。最重要的是,得先把今天晚上的事对付过去才行。

    “我们的大老板,是金异商贸有限公司的老总”

    三角脑袋还没说完,郝俊脱口而出:“裴满台!”

    三角脑袋连连点头:“是是。”

    这下子郝俊全明白了!

    另一个问题也不用问了!

    裴满台并不甘心被沐华商贸把代瑾的代理权拿到手,所以才搞起了小动作。而且是早有预谋,应该是备用方案之一。

    郝俊很是不赞成裴满台的做法,尤其不赞成他采取伤害代瑾的手段。

    郝俊指了指汽车的方向,“你过去照顾你的同伴吧,沿着你刚才看到的位置向左前方找过去,我会把你的另一个同伴带过去。”

    三角脑袋连忙指天发誓:“我说的句句是实,绝不敢有任何欺瞒。”

    “我相信。我不是找他对质的,只是让你们会合罢了。”

    三角脑袋掏出了手机,“我可以打电话给他吗?就不用麻烦你来回跑了。”

    “行吧。告诉他,回到汽车那边去,我送你们去车站。”

    “那我也给”

    郝俊知道他是想给尖脑袋也打个电话,先抬手制止他说下去,接着把尖耳朵的手机掏了出来,扔给了他,“你认识这是谁的手机吧?拿去还给他吧。顺便提醒你一句,他刚才是想交代,可我懒得听,你可别自己说漏了。”

    三角脑袋接住了手机,脸上满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套路,简直是深不可测!

    郝俊让他一边给同伴打电话一边赶紧前行,自己要马上和裴满台通话。

    三角脑袋一惊!

    郝俊先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你放心,他不会知道你说过什么,我没有见过你们,你们也没有见过我。”

    三角脑袋连声道谢,一边向车那边快步走,一边通知另一个同伴前去会合。

    二十分钟后,他们聚集在了郝俊的车旁。

    三角脑袋和另一个同伴倒还好,但尖耳朵忐忑不已,尤其是听说自己逃跑的一举一动都被郝俊看的清清楚楚时,联想到郝俊临走前的警告,只能乖乖的赶紧回来。

    三角脑袋看着身边的豪车,突然想了起来!

    他们离开酒吧的时候,这辆豪车一直和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原来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落入了对方的法眼!

    联想到郝俊正在和裴满台通话,他们更是觉得郝俊神秘莫测了,竟然和他们难得说上话的大老板一直通着话走了过来!

    但郝俊的面色并不好看,似乎和他们大老板的交谈不太顺心啊。

    尖耳朵已经被郝俊打怕了,担心郝俊迁怒于自己,连忙挪到了郝俊离开前自己所处的位置,还下意识的想在地上保持原样。

    郝俊挂断电话后制止了他,告诉他们把身上的尘土、枯草、小树枝都弄掉了,别弄脏了车。

    尖耳朵赶紧示好,说身上的尘土太多,想打开拉杆箱换一身外套。

    郝俊开启了后备箱,让他尽管换去。

    三角脑袋和郝俊商量,尖耳朵这个样子坐高铁、动车都不太合适,难免被盘查,但又不好违背上面让他们连夜离开的意思。他们刚才研究了一个理由,就说是急着去火车站时因为争抢出租车和当地人起了冲突,导致一人受伤不宜坐车,他们将打车去临市暂住,并处理一下尖耳朵胖肿的脸颊,只要郝俊把他们送到方便打车的地方就行了。

    郝俊没有必要反对,就把他们送到了超市门口。

    等他们下车后,郝俊把车开回了小区车库停好,打车去见裴满台了,今晚非得把道理掰扯清楚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