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69章】自己受了个突然袭击!
    郝俊懒得和大妈们啰嗦了,直接告诉她们要报警就赶紧的,别只在那里玩嘴炮。

    民工大嫂忙不迭地掏出了郝俊的手机,但身体受限,只能遥遥递向郝俊,央求郝俊离开。

    只要郝俊离开了,大妈们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她和骑摩托车的鬼话上,肯定不会为难她和骑摩托车的,也没有坚持报警的必要了。所以,她不再阻止做样子要报警的大妈,而是把央求的目标放在了郝俊身上。

    郝俊接过了手机,查看了一下一切正常。

    但他没有抬起脚来,而是直接拨打了110,告诉他们有两个假装求助的骗子,抢夺了自己的手机逃跑时,被一群广场舞大妈截住了,觉得他们不像是第一次作案,娴熟的很。

    郝俊报上了地址后就挂了电话,等着110的到来。

    这下大妈们可都惊住了!

    诈骗!抢夺!太可恶了!

    刚才帮着那两个家伙说话的羞愧难当,冲上去就是一通花拳绣腿。

    骑摩托车的竟然和大妈们谈起了法律,说什么对于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犯罪嫌疑人,拳打脚踢等身体伤害都是违法的。

    大妈们都被吓住了,好像真的有这么一说吧?听说不是中止犯罪的时候,这么个打法真的不行,上个月还有把无路可逃的小偷打成了重伤被抓起来的呢。

    不一会儿的工夫,110就来了。

    郝俊抬起脚放开了两个家伙,讲述了事发经过。

    突然!

    郝俊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饮料!小姑娘!绝对是在转移我的注意力!”

    为首的中年警察马上就明白了,让同事把那两个家伙押上警车,他和郝俊先赶往事发地。

    小姑娘和小女孩早已没了踪影。

    郝俊看向了那两个大蛇皮袋子,过去打开一看,其中的一个袋子里装了两条和垃圾没有多大差别的破棉被,另一个袋子里是装着碎砖头的三个大小不等的纸箱。

    不用多想也知道,这只是行骗的道具而已,他们绝对是一个早有预谋、各有分工的团伙。

    中年警察调取了已经备案的相关信息,发现最近两个月本市已经发生了六起可以并案侦查的类似案件。

    由于这六次都是精心挑选了监控没有覆盖的区域,或者是监控被树木、建筑物遮挡的区域作为作案地点,犯罪嫌疑人一直没有留下清晰的正面影像,给抓捕造成了不小的难度。

    中年警察感谢郝俊的同时,也不免有些遗憾,因为除恶未尽,这个小团伙没有全部落网。

    郝俊一听果然是老手作案,而且还招惹到了自己,决定帮一下警方的忙。

    他立刻发动了无限聚焦,锁定了那小姑娘离去的方向。

    让他啼笑皆非的是,小姑娘并没有走远,而是消失在桥那头的游艺场里。

    郝俊假说自己追那两个家伙进胡同时,无意中瞥了后面一眼,看到那小姑娘抱着小女孩往桥那头跑去,没有拦下出租车的打算,说不定桥那头是约定的会合地点。

    中年警察觉得郝俊的分析有道理,一边和郝俊向桥那头走去,一边给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先审出犯罪嫌疑人事后的会合地点。

    一直到郝俊和中年警察走到了桥那头,那两个家伙也不承认有同伙。

    郝俊本来也不是指望着他们说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装模作样的和中年警察查看了一下周围后,就走进了露天游艺场。

    现在夜色已深,带着小孩子来的人很少了,郝俊在中年警察的陪同下一问管理员,管理员马上就匹配上了一大一小两个顾客,把他们领到了滑梯旁。

    滑梯周边空无一人,管理员来回一转悠,就确定了藏身地点,冲着一个卡通蘑菇屋喊道:“警察找来了,躲在蘑菇屋里也没用,赶紧出来吧,我这是小本生意,可扛不住窝藏、包庇的罪名。”

    那小姑娘知道藏不住了,只好抱着小女孩从蘑菇屋里躬身走了出来。

    但她扮着无辜的路人,满脸疑惑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郝俊怕中年警察照本宣科的让小姑娘存有侥幸心理,就抢先说道:“那两个家伙都被逮着了,该坦白的都坦白了,就看你是不是和警察叔叔说实话了。”

    中年警察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朝郝俊微微一笑,显然对郝俊的话很是满意。

    小姑娘的心理防线马上就开始动摇了。

    中年警察更是有意思,直接把郝俊说成了警方安排的志愿者,就是为了引他们出洞。

    小姑娘和那假扮民工大嫂的心眼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在郝俊和中年警察的一唱一和下,她很快就被诱导着交代了一切。

    中年警察立刻通知同事来接人。

    在同事到来后,马上给小姑娘做了正式笔录,才带上了警车……

    第二天下午两点半,樊桦的秘书甘茹嫣联络了代瑾十几次,一直无法接通。

    三点的时候,依然是无法接通。

    三点半就是昨天定好的去代瑾入住的宾馆签订合同的时间了,甘茹嫣不敢拖延了,马上向樊桦汇报。

    樊桦立刻让郝俊备车,他要去代瑾入住的宾馆看看怎么回事。

    到达宾馆后,樊桦才得知代瑾连夜退了房,没人知道去哪里了。

    樊桦不由得目瞪口呆!

    他原想来个突然袭击,看看代瑾是有什么特殊原因还是和别人达成了协议,却没想到让他自己受了个突然袭击!对方走人了!

    他本能地觉得被同行挖了墙角,但合同没正式签订,既无法阻止代瑾和别人签合同,也没法和代瑾的上级投诉。

    就在这时,甘茹嫣打来了电话,说代瑾告知了离去的原因,是昨天晚上在酒吧受到了意外伤害,不但右手受伤无法签订合同,而且还被威胁的不敢出门了,所以只好匆匆地返回公司。因为实在是不想再回忆起与这个城市相关的一切,所以才一直没有电话通知。但马上就到了签订合同的时间了,再不通知一声就不合适了。

    甘茹嫣想说服她右手恢复了之后去其它城市签约,代瑾说不想再接触这个代理权了,已经交给了老总。

    樊桦挂断了电话,向宾馆的前台询问代瑾离开前后的情形,果然右手不方便。

    樊桦只好和郝俊上了车。

    返回的路上,樊桦像是自言自语,又像在询问郝俊,“她的手也伤的太是时候了吧?今天就要签合同了,她却在前一天晚上受了伤。如果真的是与签合同有关,那就一定有内鬼!”

    郝俊的心突地一跳!

    就在这时,甘茹嫣又来了电话。

    郝俊无意中从后视镜里一瞥,樊桦正皱紧眉头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