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70章】到哪里都扎眼
    郝俊没有避开他的目光,直接问道:“老板,什么情况?”

    樊桦挂断了电话,面无表情的反问:“项锋,我可是一直拿你当心腹,但你和我隐瞒了不该隐瞒的事。”

    郝俊的心跳愈加剧烈了,强作笑容:“老板这话让我听不懂啊。”

    “昨天代瑾出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静静地看着。”

    樊桦的眉毛一挑,“你在现场?”

    “也不算是现场,是在马路对面。”

    “你有那么好的身手,为什么不出手?”

    “当时没意识到问题那么严重。”

    “然后呢?”

    “我就悄悄地跟上去了。”

    “跟上谁了?”

    “当然是那三个让代瑾吃了亏的。”

    樊桦好像是松了一口气,眼睛一闭,把胖胖的身体仰到了后面,“如果我猜的不错,你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是吗?”

    “还是老板了解我,如果我有了准信,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向你汇报的。”

    樊桦半晌没有吱声。

    郝俊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好说了部分实话!

    他猜测樊桦的表情不善不外乎两个原因。

    第一,甘茹嫣真的不是花瓶,办起事来雷厉风行,她针对代瑾事件展开的调查,已经触及到了外围,樊桦的豪车太过扎眼,肯定是进入了某些人的眼球。

    第二,有人恰巧看到了樊桦的豪车出现在现场,不知怎么传到了甘茹嫣的耳朵里。

    樊桦缓缓睁开了双眼,“昨天代瑾一出事,你就应该通知我,也好早早做准备。”

    “老板,我是真的没意识到问题那么严重。而且,就算我通知了你也于事无补,不是手已经无法提笔签字了么?”

    “你说的也是。但这件事不太像偶发事件……你得到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郝俊暗自庆幸,多亏昨天晚上拍的那张尖耳朵被虐后的照片还没删掉,想不到现在也能派上用场。

    郝俊靠边停车,打开了手机,翻出那张照片给樊桦看。

    因为是在月色下拍的,淤肿的胖脸有些恐怖,把樊桦吓了一大跳!

    樊桦下意识地问道:“你逼供了?”

    郝俊点点头,“这小子滑头的很,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是装疯卖傻。”

    樊桦又看了一眼照片,“看表象是完全屈服了,所以你觉得继续动手也不会有想要的结果了,是么?”

    “是。”

    “其他两个怎么说?”

    “那三个家伙发现了我之后,是分开跑的,我只有把握抓住一个,所以就奔着这个头儿去了。早知道这个头儿这么难缠,还不如抓个老二、老三呢。”

    樊桦不免有些惋惜,“如果你不被发现就好了,说不定能直达老巢。”

    郝俊苦笑道:“没办法,咱的车太扎眼了。”

    樊桦笑了,“也是,这车全市也没几辆,开到哪里都扎眼。你把那个家伙问完了话就放了吗?你那么精明,就没留个后招?”

    “老板还真是了解我!只可惜遇到了一点儿意外,让他彻底失去了踪影。”

    樊桦的身体又直了起来,“哦?意外?说来听听。”

    郝俊起步上路,编了个后续给樊桦听。

    他说逼供的地方在郊外,把那个家伙丢在那里也不合适,回市区的时候就把他捎上了。

    那家伙提出来要找个僻静的小诊所处理一下伤势,郝俊就把车开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区附近,给他指示了一下去诊所的小路,然后就让他下了车。

    之后郝俊绕了一个弯,把车开回了小区停好,立刻打车去了小路的另一头。

    果不其然,那家伙步行走到了小路的另一头,但一直步行到了几公里外的商业广场。

    更奇怪的是,他到了桥下就坐在石凳上发呆,中间只打过两个电话,通话时间都非常短。

    郝俊把后续的上半部分编完了,就把自己的手机被骗走的事接了上去,并说明因此彻底失去了尖耳朵的踪影。

    樊桦听了倍感无奈,天不助我啊!

    他们回到了沐华商贸的总部大楼,郝俊觉得许多人看他的表情怪怪的,又是好笑又是羡慕的。

    紧接着,樊妙姝给樊桦来了电话,让他先去一下自己的办公室。

    樊桦对这个妹妹的没大没小向来比较迁就,因为妹妹是他很得力的臂膀,不得不让着些。

    樊妙姝开口就问:“我听说代瑾出了点意外,签不成合同了?”

    “没错,连夜离开的。”

    “我还听说出意外的时候,你的车就在附近,是项锋开过去的吧?”

    “没错,他只是看到有人围观才停下了车。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没有露面,而是跟踪了那三个伤害代瑾的家伙,并逮住了其中的一个。只可惜那家伙表现的非常配合,实际上是个滚刀肉,被打的比猪头还胖,却死活不触及项锋想知道的内容。”

    “项锋主动和你说的?”

    “算是主动吧。他还拍了一张凄惨大胖脸的照片,夜色森森,吓了我一大跳!我注意拍摄的日期了,真的是昨晚事发后拍的。”

    樊妙姝冷笑道:“哥不觉得奇怪吗?他为什么拍一张照片存在手机里,就是为了向你证明什么吧?”

    樊桦原本没想到这一层,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疑惑,但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让自己信服的答案。

    樊妙姝接着说:“还有蹊跷事儿呢,刚才警方来送锦旗和奖金,答谢好市民项锋帮他们抓获了一个犯罪团伙。据现在已经梳理出来的线索表明,这个小团伙一直在周边市县区流窜作案,平均两天一起案子,有五个固定的销赃渠道。警方顺藤摸瓜,拔出萝卜带起泥,已经抓获二十三人了。项锋这是做什么?用这件事的光辉去压下代瑾那边的问题吗?”

    “妙姝你多疑了,这件事项锋也和我说过了,纯属凑巧,是继续跟踪那个大胖脸时遭遇到的意外。”

    樊妙姝又冷笑一声,“当我问到项锋帮他们抓获了犯罪团伙的地点时,竟然在代瑾入住的宾馆和出事的酒吧之间!你还觉得我多疑么?”

    樊桦也收起了笑容,“这么巧?”

    “哥,他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未免太巧了!”

    樊桦仔细想了想,“我的车开到哪里都扎眼,他出现在酒吧那边应该纯属意外。至于后面那个地点,细想想也说明不了什么大问题,监督代瑾什么时候离开吗?他又不是千里眼!听小弟汇报工作吗?安排下一步的行动吗?妙姝,你想多了!”

    “那张照片怎么解释呢?”

    樊桦深吸了一口气,“是啊,那张照片怎么解释呢?他为什么拍一张照片存在手机里?”

    郝俊此刻的心情也不好,他拿着手机发起了呆。

    手机屏幕上正是那张谄媚的大胖脸。

    郝俊也想到了樊桦兄妹俩疑惑的那个问题,为什么拍一张照片存在手机里?好像有点故意留着洗脱嫌疑的味道,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欲盖弥彰!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脑袋抽了,才会主动把照片拿给樊桦看!真是一步臭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