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96章】暂时没有嫌疑
    ,最快更新交换人生俱乐部最新章节!

    郝俊摊开了自己的左手掌,让kk16看那些褶皱,“我为了不暴露行迹,一直激发着壁虎体质,在这种状态下,整个身体都像是封闭了一样,不仅不流汗,连根头发、连点头皮屑都不掉。”

    郝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我的右手也是满手的褶皱,不会影响治疗吧?”

    “怎么会呢?那可不是专为了治疗手部的创伤设计的,你这点褶皱还没有腹部的脂肪层厚呢,放心好了。”

    kk16注意到了他赤着双脚,“难道你不穿鞋袜也是为了不留痕迹?”

    “没错,当前状态下我的手脚随时自洁,除了体重造成的痕迹,几乎没有其它痕迹可供追踪。”

    “我猜,脚一定很冷。”

    郝俊笑了笑,“不特意去感受的话,也不觉得太冷,毕竟整个身体都像是封闭了一样。”

    两个人说着话,十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郝俊忽然发现,两片硅胶似的东西竟然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

    难道,消失的部分渗入体内参与了修复?

    kk16仔细看了一小会儿剩下的片状物,“郝俊,你可能已经想到了,这种物质是参与修复血管、肌腱和皮肤的,现在体积缩小的极其缓慢了,说明对剩下的伤势已经无法尽力了。”

    kk16收起了剩下的部分。

    郝俊指了指地上的那片特殊纸巾,“那件东西你不收起来么?”

    kk16扫了一眼,“那是一次性的,它自身的电量只能启动一次,然后需要耦合人体的生物电场进行工作。你没发现所有的字符都不显示了么?它现在就像普通的纸巾差不多,所以可以随便丢掉。”

    他看着郝俊略显惋惜的样子说道:“它的造价并不高,因为多数情况下会被血液污染,所以它原本就是为了一次性的使用设计的,就像……就像测孕试纸,用过了一次,就完成了它的使命。”

    测孕试纸?

    郝俊暗道:你还真会比喻,不过这样一说,还真就觉得那神奇的纸巾被丢掉也没什么可惜了。

    kk16联系了欧阳晨露,汇报了郝俊这边的情况。

    欧阳晨露说差不多十分钟就可以返回俱乐部了,让他转告郝俊,十分钟后需要帮助的话,就不要直接和她联系了,按照常规方式求援即可。

    郝俊表达了自己的谢意,道别后悄悄进入沐华商贸的大院。

    按照他之前的计划,他从监控摄像头的死角纵跃到了配电室的平房顶上。

    他歪了歪脑袋,借着树叶间洒落的灯光,确认这上面的尘灰依旧,说明没人上来查看周边的情形,甚至没人扒着边缘向这上面张望。

    因为距离不远处就是高大的树木,从办公楼的任何一扇窗户甚至是站在办公楼的楼顶上,也会因为视线被遮挡而看不清这上面的情形,更不用说监控了。

    所以郝俊才把这里作为被“袭击”后的藏身之所,现在看来果然没选错地方。

    他不想让房顶上出现多余的痕迹,关闭了壁虎体质后,先是躺下挪动了几下,在没有被风吹走的尘灰上留下痕迹,然后站起来走到了房顶的边缘,高声呼喊着:“保安!保安!我是项锋!谁来帮帮我?”

    大联欢的气氛早就荡然无存了,之前的骚动也早就平息了,现在周边很是安静,郝俊的声音立刻被几个耳朵尖的捕捉到了,马上就有人循着声音的方向一路走来一路呼喊,想通过郝俊的回答确定所在的位置。

    不一会儿,四名警察先出现在了郝俊的视野里,随后上百人尾随而至,樊桦、樊妙姝、甘茹嫣都在其中。

    郝俊按照提前准备好的说辞,说是发现可疑人趁着停电时靠近樊桦,他就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突然袭击,却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太快,几乎是在可以忽略的时间内制伏了他,并在凉亭里剥去了他的外套和鞋袜。

    因为他想反抗,对方挥拳迎击他的右拳,使他的右拳如遭重锤打击,剧痛难忍。接着就昏了过去,醒来后才发现躺在了这里。

    两名警察负责询问郝俊和记录,另两名警察勘查着周边环境。

    按照他们之前的调查结果,从办公楼里出来并凌空逃走的犯罪嫌疑人,的确穿着和郝俊一模一样的外套和鞋子,因此失踪的郝俊就成了嫌疑人。

    但此刻郝俊出现在他们没有搜索过的地方,又和樊桦之前与犯罪嫌疑人的通话中的情形相吻合,警方初步判断郝俊说的可能是真话。

    另一个重要的判断依据是,郝俊如果是那么强势的犯罪嫌疑人,不可能为了摆脱嫌疑就甘愿废了自己的一只手。

    而且,他的职业是司机兼保镖,手如果废了,和失业没什么两样。当然,这个因素可以抛开不算,因为他真是犯罪嫌疑人的话,不会在乎这点工资。但习武之人通常情况下是不会故意把自己弄成残废的,那不是白白苦练了许多个寒冬酷夏吗?

    其中一位警察还特意试了一下郝俊的手脚,几乎就是冰一样,确信郝俊是在这里昏迷的时间过长才被冻到这个样子的,习武之人怎会冒着手脚冻伤的危险?

    他哪里想得到,对于郝俊来说,激发了壁虎体质时,体表会像冷血动物一样失去恒温的感觉,但体内的环境完全正常,绝不会产生冻伤冻病之类的问题。

    周围的痕迹都勘查完毕,确实不是郝俊自己攀爬上去的,那就只能解释为被那个神秘莫测的嫌疑人提溜上去的。

    郝俊被暂时判定为没有嫌疑,樊桦等人被允许和郝俊自由接触了,警方也准备撤走了,并提醒郝俊先去医院,不要贻误最佳的治疗时机。

    樊桦亲自开车把郝俊送到了医院,并承诺就算是郝俊的手废了,不能开车了,也不能当保镖了,也会给他在沐华商贸安排一份薪酬不菲的工作。

    郝俊感到一丝丝内疚涌上了心头,樊桦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却伙同裴满台算计他……

    因为郝俊的右手相当于粉碎性骨折,手术从半夜一直进行到天蒙蒙亮才结束。

    郝俊从麻药的作用中醒来之后,想方设法躲开了陪护,借出院病人的手机给裴满台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立刻去把自己昨天晚上到手并藏起来的文件拿走,并把自己的手机悄悄地送过来。

    当天傍晚,裴满台让乔装打扮的晋兵把郝俊的手机暗中交到了他的手里,并帮他弄昏了陪护。

    晋兵离开后,郝俊立刻联络俱乐部,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的决定有点傻,现在骑虎难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