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297章】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
    ,最快更新交换人生俱乐部最新章节!

    俱乐部医务中心的人告诉郝俊,通常情况下,粉碎性骨折的愈合期大约四到八周。但要负重的话,最好再过个把月。

    这就像kk16所说的,按照当前时空常规的治疗方法需要两三个月。

    kk16经常穿越时空执行救援任务,当然可能遭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所以他也知道常规的治疗方法恢复全部功能是有难度的,最终康复的时间不好说。

    医务中心确实有把握让郝俊四十多分钟就恢复如初,但现在因为郝俊住了院,这个问题变得复杂了些。

    郝俊是冒充项锋的身份出现在这方时空,如果他穿越回去,那个真的项锋能完好无损的送回来吗?

    要知道,由于郝俊是全手粉碎性骨折,手术难度比较大,近日里绝对是要经常拍片跟踪手术效果的,所以项锋的手不能不带伤,而且伤情要和郝俊很接近才行。

    给项锋制造点有难度的伤情倒也不算难,问题是郝俊昨夜返回沐华商贸的初衷,就是为了洗脱项锋的嫌疑,现在却因为郝俊要穿越回去,就要他带伤回来么?

    按照郝俊当前的伤势,使用常规的治疗方法,完全康复的可能性绝不是百分之百,即便能继续开车,对于武力值也是有很大影响的。

    郝俊可万万没想到,当时只想着在警察们面前洗脱项锋不在场的嫌疑,却没想到因此造成了更大的被动!

    如果不是当时伤痛难忍,说不定头脑还能清醒一些,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这种尴尬的情形已经造成了。

    郝俊实在是左右为难了。

    他不好脱离陪护者视线太久,便挂了电话藏起手机,回到病床上苦苦思索着最佳答案。

    他的陪护是个年轻的女孩,不断地接到一起过圣诞节的邀请。

    郝俊借机给她放了两个小时的假。

    女孩不肯离开,因为樊桦给的薪酬是普通陪护的三倍,她觉得去和别人过圣诞节极不合适。

    郝俊让她回来的时候给自己带点具有节日气氛的小玩意儿就可以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也不算长,自己不可能出什么意外。

    女孩感激万分地赴约去了,郝俊连忙给裴满台打了个电话,说要和他聊聊。

    裴满台有些意外,因为郝俊早已明确表示和他不是一路人,怎么会主动找他聊天呢?

    没想到郝俊一开聊,先说明就是因为和他不是一路人,所以遇到两难的事情时才想听听他的观点。

    裴满台停郝俊说完了要面临的艰难抉择,沉默了一小会儿,才郑重其事的开了口。

    “人的一生有许多想做却做不了的事,也有许多不愿意做却非做不可的事情,除非你与这个社会完全脱节,像原始人一样隐居山林。否则的话,就要经常面对这样或那样的让你觉得违背了自己底线的选择。但你仔细想一想,你设置底线的出发点是什么?你的一生是否能一直守护着底线?守护底线有多大的意义?真的有可能用一生去守护么?你的底线是亘古不变的么?”

    郝俊沉默了,实际上,他的底线一直在变动,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阅历的丰富,底线悄然发生着变化。

    “郝俊,我可以肯定的说,在和马克西姆交换穿越之前,恐怕不杀人也是你的底线吧?但你为什么杀死了那么多的恐怖分子却没有自责呢?难道恐怖分子真的一无是处吗?难道他们生来就是坏种吗?难道他们个个都是杀人如麻、无恶不作吗?或许,被你杀死的恐怖分子里面,有刚刚被诓骗或者胁迫进恐怖组织的性本善的懵懂者,却在加入恐怖组织的当天就倒在了你的枪口下。或许,他们有认清了恐怖组织真相的,在准备脱离恐怖组织的路上被你干掉了。如果真相如此,你会不会自责呢?”

    郝俊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无言以对,谁也不敢保证有类似的情形发生,但发生在两军对垒、你死我活的情形下,自己会因为知道了真相而自责么?他不由得头疼起来。

    “如果说你没有感到自责,那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把他们摆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你把这个道理套用到你现在面临的选择上,就不会觉得那么难选择了。还是那句话,商场如战场,无所不用其极!你和我都是俱乐部的会员,你是来助我成功的,我们就是同一个队伍的,沐华商贸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对待敌方阵营,何必处处为他们考虑呢?为敌人考虑的多了,必然就会为队友考虑的少了,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你可怜敌人,但敌人会可怜你吗?”

    郝俊终于说话了:“但我觉得,项锋是被牵扯进来的无辜者,而且樊桦也是靠着实力在打拼,我不想让他们无缘无故的遭受不公平的待遇。”

    裴满台笑了,“你不要幻想着用公平来衡量一切,世间没有绝对的公平!他处在地方阵营,你和他讲什么公平?他是樊桦的左膀右臂,协助樊桦成就了不少事情,也就等于对我造成了不少伤害,所以他不是无辜的人。你是来助我成事的,难道你只因为没亲眼见证过他对我的伤害,就认为他是无辜的?那我问你,鬼子制造的某京大屠杀,你亲眼见过吗?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你亲眼见过吗?你会因为没有亲眼见过,就认定他们是无辜的吗?”

    裴满台话锋一转:“至于说樊桦也是靠着实力在打拼,这一点我不反对。但你不要以为咱们都是因为加入了俱乐部,捡到了天上掉的馅饼是人生当中的舞弊行为,要知道,机遇,也是一种实力,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机遇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机遇的。打拼不一定能成就事业,但机遇加打拼,可能性就会大得多了,既然我有幸加入了俱乐部,如果不利用好这一机遇,你觉得对我而言是公平的吗?”

    郝俊微微点头,“我想,我的观念要发生一些改变了,但需要一个过渡的时间。我现在就想穿越回去,并要求医务中心不要给项锋制造无法康复的创伤,只要瞒过医生的诊断就行,以免过渡影响他的生活,你觉得这个处理恰当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