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04章】你在逗我们吧?
    对于边卉来说,把谁筛选出来并不重要,只要能按照自己和郝俊的计划走就可以了org

    所以,她把所有工作都放给了五个工作人员去处理。

    她只和院长、书记、副院长以及市政府和卫生局的领导们闲谈,记者们随机抓取话题采访着。

    此刻罗建已经和老婆孩子回到了病房,三人虽然意犹未尽,但也知道罗建拿的是全职无休的钱,做的是轻松闲散的活儿,因此都没流露出不满的情绪。

    郝俊当然不会和他们太过客气,万一客气多了,他们小女儿童真流露,要再出去玩可就不太好了。

    罗建吸了吸鼻子,“老板,我还怕误了喂药呢,这屋里一点儿药汤子的味道也没有,不会是还没送过来吧?”

    郝俊摆了摆手,“你不早就答应不叫我老板了么?”

    罗建憨厚地笑道:“刚才出去的时候说到了老板,你嫂子说不能叫你老弟,更不能直接叫名字,只要管着给钱的就是衣食父母,必须叫老板。”

    “你看看,你一边叫我老板,一边还说你那位是我的嫂子,心里边不还是把我当老弟么?”

    罗建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你看我这脑子!”

    郝俊笑了笑,“既然觉得叫老弟和叫名字都不合适,那我就叫你老罗,你叫我小郝。”

    罗建的老婆赶紧插了嘴:“老板,那可不行,那也太”

    郝俊挥了挥手,“不用在乎这些小事,我去冯叔那里看看,问问怎么还没把药弄好。对了,你们注意观察着,半个小时前他的手指头动了几下。”

    郝俊话一落音就走了出去,不和他们在称呼问题上较真了,适度的拉近彼此间的距离是一回事,但过分的亲热是没有必要的,那样反而显得有些故意。

    郝俊刚一出门,罗建就赶紧凑到宝马男跟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

    他老婆忙问:“真的在动吗?”

    罗建摇摇头。

    他老婆说:“或许是小郝看花眼了,你陪护了半年多了,都没见他动过,怎会那么巧?小郝在这儿就能看到他动弹。”

    “小郝可不是乱说话的人,而且他的眼睛也好着呢,他站在窗那儿,都能看清三里外的公交车是几路车。”

    他女儿也插嘴说:“嗯,老板……小郝叔叔是不会骗人的。”

    他老婆笑着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你怎么知道?就因为小郝叔叔送给你一箱玩具做生日礼物?”

    她女儿不满地揉了揉鼻子,“哼,反正你们没给我买过那么好的玩具,小郝叔叔给的月饼也好好吃!”

    郝俊在等电梯的时候,给郝梦琪打去了一个电话,别人听着像是简单的问候,实际上是确认郝梦琪的位置,得知他们正在高速路口歇息,便暗示他们可以继续出发了。

    今天一大早,郝梦琪在爱萃儿的陪伴下,乘坐着租借来的她们当地医院的救护车,天还没亮就出发了,半个小时前就下了高速路,因为没接到郝俊的电话,郝梦琪便借口身体不适,下车呼吸点儿新鲜空气。

    接到了郝俊的电话后,郝梦琪便向同行的人表示已经好多了,可以继续赶路了。

    郝俊挂断了电话,就去了冯绍伦的办公室,冯绍伦当然不在。

    他装模作样地从旁边的医生口中打听到了冯绍伦的去向,当着那两位医生的面给冯绍伦拨打电话。

    冯绍伦见是郝俊的电话,猛然想起了要给宝马男服药的事情,和两边的头头脑脑们含含糊糊地打了个招呼就要离座。

    边卉连忙问道:“冯副院长要到哪里去?”

    冯绍伦回道:“有个特殊的病例,我配了方药,现在应该煎好了。这边一忙,我就忘了给病人送过去,还好这药早服晚服问题不大。”

    “哦,是什么样的病人?还要麻烦冯副院长亲自送药?让药房直接送过去或者让护士取一下不行吗?”

    “这位病人浅昏迷的时间有些长,我需要在他服药的时候观察他的反应,而且他的家属也要来了,也想看看病人服药后的反应。”

    边卉马上来了兴趣:“我一向觉得中药虽然治本,但起效比较慢,听冯副院长的意思,这药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我可否见识见识?”

    冯绍伦忽然觉得边卉的声音有些高,下意识的扫视了周围一圈,暗暗叫苦!

    筛选入住人选,是枯燥而又单调的工作,除了新来的记者,其他记者都已经失去了兴趣,只是象征性的拍摄了一会儿,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边卉这边,从他们的闲谈中寻找有新闻价值的素材。

    边卉的声音越来越高,他们也来了点儿精神,而且不想白拿边卉的好处,既然边卉感兴趣,他们也乐于助推一把。

    于是,冯绍伦就发现大多数的镜头瞄向了他。

    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画面!

    昨天他给宝马男配的药一点儿没有奏效,今天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原以为这事悄然无声的就过去了,如果被这么多的媒体一报道,他本人和医院的声誉都将受影响。

    说的好听点儿,是医院的水平不行,说的不好听了,那就是借机多敛钱。

    不仅他想到了这个问题,院长和书记也担心起医院的声誉来,现场可是有二十七家媒体的记者呢!门口还有拿着手机不停摄录的。

    还没等冯绍伦想好应对之策,边卉又开始发问了:“冯副院长,你说那病人浅昏迷的时间有些长,有多长呢?”

    冯绍伦觉得这事不可能瞒得住,不如实话实说,“半年了。”

    马上就有懂行的记者抢着开口了:“冯副院长,浅昏迷半年了?你在逗我们吧?我觉得半个月都算长的了。而且醒来后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并发症,像是什么遗忘啊、痴呆啊,时间越长越不利,昏迷半年之久,岂不是像植物人一样了?”

    冯绍伦斟酌着词句解释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的一切症状都表明是处在浅昏迷状态,绝对和植物人不同。因为病例比较罕见,我们多次邀请国内知名专家远程会诊,所以这一点是可以确认的。估计他醒来后会对记忆产生一定的影响,但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措施。之前我们主要是保守治疗,不必要的药物和医疗手段都没有使用,以免加重病人家属的负担和引起副作用。”

    冯绍伦的话,已经让医院尽量减少负面新闻的冲击了,院长和书记对视了一眼,都把提起来的心放下了。

    边卉不再开口了,因为她已经按照之前和郝俊定下的计划,成功地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了冯绍伦和宝马男身上,接下来就让事情慢慢发酵好了。

    记者们开始争先恐后的提问了,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尖锐,把冯绍伦弄得心脏乱扑腾,暗道这下子丢人可丢大发了。

    毕竟记者们懂医的不多,有的看似挺懂,实际上还是为了这次跟踪采访的需要才恶补的。他们报道的时候有些东西就不可能考虑的那么全面,比如说没想往那方面写,但呈现出来的效果还是医院的水平不行,或者还是借机多敛钱。

    院长和书记也坐不住了,不断地主动发言,以免以讹传讹。

    边卉见事情没有朝着自己和郝俊预定的方向发展,只好站起来把问题往回扯,并着重点明国内知名专家多次远程会诊也无济于事。而冯绍伦每个月都尽心调配方药,未尝不能奏效,只不过中药见效太慢而已,说不定今天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呢。

    边卉让工作人员把这里的工作进行完,她要跟着冯绍伦去见证奇迹了。

    边卉是主角,记者们当然要随行,领导们当然也要陪同前往。

    冯绍伦都快郁闷死了,见证奇迹?等一下宝马男服了药,十之还会昏迷不醒,这么多的记者,这么多的领导,还都热情高涨的,自己怎么下台哦!总不能厚着脸皮说知名专家都不行,我不行怎么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