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05章】命运总爱捉弄人
    边卉冲着冯绍伦做了个请的手势。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01xs.

    冯绍伦只好强作笑颜,领着大家向外走。

    院长见记者们又要争先恐后,请求他们进入病区后放慢脚步,因为病区是需要安静的。

    边卉询问了宝马男病房的面积和位置,向记者们做出承诺,保证大家都能拍得到清晰的图像,所以不必争先恐后。

    坐电梯时,虽然少了五个工作人员和科室负责人,但两批还是坐不了。

    等待大家聚齐的时候,冯绍伦通知药房把煎好的药送到宝马男的病房去。

    当他们全部赶到宝马男的病房时,药已经送到了,郝俊和罗建一家三口迎候着他们。

    宝马男的病房有近三十个平方,恰好处在拐角的位置。

    边卉和在场的领导们商议过后,都站在了床的西侧,十五个大中型媒体的记者从门口到床尾架好了机器,十二个中小型媒体在东侧邻近走廊的大窗外做好了拍摄准备。

    从震惊状态中清醒过来的罗建说了一句:“冯副院长,他半个多小时前手指头动了一下。”

    冯绍伦一惊,欣喜地盯着罗建,“你说什么?他的手指头动了?”

    罗建使劲点着头。

    边卉适时地插上了一句:“冯副院长,看来你的方药开始起作用了。”

    冯绍伦有些激动地搓着双手,难道自己的新方子真的奏效了?

    他再次盯着罗建追问道:“你能确定吗?”

    还没等罗建回答,他又急不可耐地看向他的老婆和女儿,“你们看到了没有?”

    罗建的女儿觉得冯绍伦看上去挺和蔼可亲的,而且长得像是幼儿园里看门的知心爷爷,就先开口说道:“知心爷爷,老板……小郝叔叔看到了。”

    罗建的老婆原本想说就是郝俊看到的,但想想老公在这里陪护了半年多了,一直尽心尽力的,如果说关键时刻不在这里的话,似乎也不太好。

    既然老公说郝俊不是乱说话的人,她干脆就顺水推舟、模棱两可的说了三个省略了主角的字:“看到了。”

    既可以理解为她自己看到了,也可以理解为附和着女儿的话说郝俊看到了。

    罗建看向郝俊,郝俊示意他不用多说什么了。

    罗建是冯绍伦找来的,冯绍伦不觉得他会说假话,刚才的追问只是下意识的。

    冯绍伦觉得罗建的老婆也没必要说假话,几岁大的小孩子也不会满嘴胡咧咧,既然一共有五个人看到了,想必不会错了,不可能五个人都花了眼。至于知心爷爷是谁、老板是谁就无所谓了,因为有些老病号喜欢串门。

    冯绍伦可是没想到,罗建只是转述了郝俊的话,他老婆只是随口应承,知心爷爷只是他女儿把自己代入了看门大爷的角色,老板只是他女儿随着他老婆对郝俊之前的习惯性称呼而已,后面说出来的小郝叔叔是紧接着进行纠正的。

    其他人和冯绍伦的想法差不多,看来今天真的有可能见证医学奇迹啊!这可比看那些枯燥的筛选入住的过程有意思多了,新闻价值也不可同日而语。

    大家静等着宝马男服药时,郝俊的手机响了,在刚刚寂静下来的空间里显得有些刺耳。

    郝俊并不尴尬,暗道你们瞅啥瞅,另一个主角没来,罗建也不可能开喂啊!

    他摸出手机来一看,果然是郝梦琪的,就对冯绍伦说:“冯叔,我去接一下病人家属。”

    冯绍伦赶紧抬手致意,“去吧,我们等着。”

    郝俊出门后,边卉故作不解地问冯绍伦:“病人家属还用接的?不知道病人住哪间房么?不会是从没来看过病人吧?”

    冯绍伦轻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挺可惜的,病人的家属是他的妹妹,年纪轻轻的就被诊断出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也就是渐冻人症,国外的医学专家已经预言活不过三年了。或许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全身肌肉萎缩和吞咽困难,最后呼吸衰竭而死。”

    屋子里响起了唏嘘之声。

    冯绍伦接着说:“她妹妹叫做郝梦琪,很坚强,很懂事,但也很爱面子,不想让亲友们看到自己病弱而死的样子,被确诊后就想换个环境,从国外回来居住了。她的父母依然在国外打拼,她的哥哥陪着她回来的。很不幸,她的哥哥为了帮她寻找治病方法,出了点儿意外,以至于昏迷至今。”

    大窗上面的通风窗开着,冯绍伦的话也传到了外面,屋里屋外唏嘘连天,为什么命运总爱捉弄人呢?

    冯绍伦也被自己的话感动到了,又轻叹了一声,“郝梦琪行动不便,连家门都不出,她的父母还给她配了一个专职护士,是从国外跟过来的,家里面连呼吸机都备着,可见她的病有随时爆发的危险。所以说,她不是不想来,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路上出了意外更麻烦。小姑娘爱美的天性和自卑的心理,也使她不想坐着轮椅出现在公众面前。最重要的一点是,刚才去接她的那个小郝代替她照顾着哥哥,让她很放心,小郝还经常在这里和她视频呢。”

    边卉追问道:“那她这一次是怎么来的?”

    “我听小郝说,为防意外,她们租借了当地的救护车,救护车上除了她的专职护士,还有一位医生随行。”

    马上有记者反应了过来,扯着同事就走向南侧走廊的窗口,其他记者和领导们也纷纷聚了过去。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下面的停车场。

    郝俊正走向一辆救护车。

    他用眼角的余光向楼上瞥了一下,看到了宝马男的病房外拥挤的窗口。

    他微微一笑,加快了脚步。

    爱萃儿透过车窗发现了他,打开了车门,先把轮椅放了下来,郝俊稳住了轮椅,爱萃儿扶着郝梦琪走到了门边,郝俊把她抱到了轮椅上。

    趁着爱萃儿回身拿东西的时候,郝俊急忙推出了两米,俯身轻声说道:“梦琪,我没想到边卉那么能忽悠,竟然来了二十七个媒体的记者,共有六十多人,还有一些……其他人在场,你觉得可以面对他们么?”

    郝梦琪的身体轻轻一颤,却马上扬起精致的脸蛋看着郝俊,“丑小鸭很快就会变成白天鹅了,而且还有郝俊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郝俊微微一笑,“根本就没有丑小鸭,因为所谓的丑小鸭本来就是白天鹅,不带这么夸自己的哈!”

    郝梦琪甜甜地笑了起来,“还是郝俊哥哥识货。”

    爱萃儿跟了上来,“郝俊识什么货?他还会鉴宝?”

    郝俊说道:“你还真行啊,爱萃儿,来华国没多长时间,研究的学问还不少呢!”

    爱萃儿头一仰,“那当然,活到老学到老,废寝忘食,学无止境,技不压身,”

    郝俊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头,“得得得,不要一说你胖你就喘。”

    “本姑娘的身材绝对能让你垂涎三尺!我才不胖呢!不对,我才不喘呢!不对不对,我不胖也不喘!”

    郝俊指了指门诊大厅里的指示牌,“在医院门口你就别谦虚了,看到没有,哮喘门诊向右,肥胖门诊向左。”

    爱萃儿楞了一下,“谦虚,谦虚可以这样用吗?”

    郝俊很是认真地回答道:“那当然,这就是华语的博大精深之处,所以以后就不要我一夸你你就往外蹦些没多大关联的词了,我都不好意思笑话你。”

    郝俊一直关注着郝梦琪的神情变化,发现她今天的精神状态相当不错,不是为了让他高兴,而是真实的情绪流露。

    郝俊放下心来。

    当他知道边卉的“队伍”那么庞大时,还真的担心一直不想不见人的郝梦琪会承受不住。或许是知道自己即将驱除病魔了,心里面才会由衷地绽放出笑容吧?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