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06章】一直在动就有戏了
    随救护车前来的医生也跟上了他们的步伐,一起进了电梯。

    电梯到达了宝马男所在的楼层,郝俊把轮椅移交给爱萃儿。

    当前情形下,郝梦琪由专职护士推着,效果会更好一些。

    于是,爱萃儿推着郝梦琪走在中间,医生跟随在右侧,郝俊伴随在左侧,走向了宝马男的房间。

    早在他们进入一楼大厅时,走廊上的记者们就已经把摄录设备对准了电梯所在的位置,此刻随着郝梦琪等人的步步临近而不断调整着焦距,力求捕捉到每一秒的清晰瞬间。

    冯绍伦说过,小姑娘爱美的天性和自卑的心理,使郝梦琪不想坐着轮椅出现在公众面前。

    边卉也再三提醒他们,先不要主动采访郝梦琪,以免给她带来压力和不适。

    但轮椅上的郝梦琪面色淡然,甚至还有一丝笑意,之前下车的时候也没流露出自卑和畏惧,难道是冯绍伦的介绍有误?

    郝梦琪早就知道郝俊的计划,但爱萃儿不知道啊,那位医生更是一脸的懵逼,怎么个情况?不就是来确认一下郝梦琪的哥哥是否有继续在这里治疗的必要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拿着相机、扛着摄像机的?

    郝俊便一边走着,一边向她们简单介绍了“意外的巧合”。

    郝梦琪也很是配合的一边听着,一边像是刚知道似的点着头。

    郝梦琪和记者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尖的记者发现了一个细节,面对着二十七个媒体的镜头,郝梦琪还是多多少少有一点儿紧张的,但她时不时地瞄一眼郝俊,然后才继续淡然充容地目视前方,似乎郝俊是她勇气的源泉。

    记者们的敏感像是有传染性,发现了这个细节的记者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镜头开始在郝俊身上停留,为今后挖掘新闻素材做准备。

    当郝俊和郝梦琪他们走近宝马男病房的时候,郝俊才觉得有三分之一的镜头停留在自己身上,还有三分之一的镜头在自己和郝梦琪之间游走。

    只停留在郝梦琪身上的还不足三分之一,因为还有部分记者对活力四射的洋妞爱萃儿产生了兴趣,在他们的取景框中,郝梦琪和爱萃儿同样重要。

    至于那位医生,完全成了路人甲,只有全景的时候才有幸出现在取景框里。

    郝俊为郝梦琪、爱萃儿和冯绍伦、罗建作了介绍。

    那位医生也做了自我介绍。

    至于其他在场的人,就没有必要互相认识了,这又不是偶像见面会。

    郝梦琪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了病房。

    记者们也连忙各就各位。

    围观的有的拥堵在门口,有的混杂在窗外那些记者的缝隙里。

    郝梦琪没见到哥哥之前,情绪还算平静。

    此刻见到哥哥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旁边还连着检测血压、呼吸、心率、脑电波的仪器,禁不住眼圈儿一红,连忙抬手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大家都没有打扰她,等到她安静了下来,冯绍伦让罗建开始给宝马男喂药。

    宝马男虽然一直处在浅昏迷状态,但吞咽反射完全正常,不一会儿就把一碗药喝了下去。

    然后,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结果。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宝马男没有丝毫反应。

    有人开始沉不住气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

    冯绍伦的心里更是失落加忐忑,他虽然没对这服药寄予很大希望,但在当前的巨大压力面前,在刚才的宝马男手指头微动带来的喜悦刺激下,他从没这么渴望宝马男能站起来!

    郝俊早在冯绍伦进病房之前,就把唤醒宝马男的药加进了那碗药里,李济川告诉过他,醒转的时间大约在十八分钟。

    如果宝马男只昏迷了几小时,或者是几天,李济川会提供分分钟就让宝马男醒来的药。

    但宝马男沉睡了半年多,形象点说,身体的所有零件都需要润滑一下,要不然会出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说肌肉抽筋、骨骼错位、乍起头昏、身体失衡、血液运输乏力。

    当初俱乐部让他沉睡的同时,已经采取措施尽量保障他的身体健康了,包括身体机能的正常运转和消解常规服用的药物作用等等。但沉睡半年后如同动物冬眠初醒,猛地剧烈活动绝对没有好处。

    醒后慢慢来吗?像其他人刚苏醒时一脸懵逼或者连坐都坐不稳吗?必须先调养后锻炼才能生龙活虎吗?

    不,那样的话,怎么可能产生震撼?怎么可能被竞相报道、转载?怎么可能一炮而红?怎么可能在几天内就把后续话题炒热?

    所以,李济川调配的药里面,还包含着锤炼宝马男血脉筋骨皮的成分,仅需十五分钟,就可以把宝马男的身体调整到半年前充分睡眠的状态。

    接下来的两分钟,是释放记忆和加深植入记忆的环节。

    最后一分钟,是让他像正常的起床一样,所不同的是从脑海深处唤醒他。

    但现在才只是过了十分钟,就有人沉不住气了,郝俊和边卉都觉得这样对竭力营造的气氛不利。

    不过,这也怪不得这些记者们,早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时,他们就听到了那些老病号的议论声,都知道这位冯副院长每个月调配的方药都没有一丁半点儿的效果。寄希望于这一次的方药,和求神拜佛没什么两样。

    当他们深入打听宝马男的情况时,得到的信息都很明确,宝马男半年多来从没有过任何自主的能被人注意到的动作。

    他们觉得冯副院长的药如果管用的话,半年多的时间应该多多少少的有所反应才对。

    那么,之前护工罗建所说的手指头动了一下,很可能就像睡梦中抽筋一样,根本就不是即将苏醒的预告。

    郝俊觉得需要缓和一下气氛了,他突然指着宝马男说道:“动了!他的喉结在动!一直在动!”

    偶尔动一下没什么,一直在动就有戏了!

    现场立刻忙乱起来,那些把目光挪开的记者连忙又把眼睛凑到了摄录设备上,但他们悲哀的发现,竟然看不到喉结!就算是回放也没用啊!

    现在的季节当然都要盖被子,病房里的空调也不可能把温度调的太高,要不然来探望病人的家属一进门就得脱衣服。所以宝马男的身上盖了一床薄被,稍微隆起的被头没盖住喉结,却遮住了喉结。

    此刻,能看到喉结的只有四个人,就是距离床头最近的冯绍伦、郝梦琪、郝俊、边卉。

    郝俊一说话,郝梦琪和边卉立刻心领神会的配合着惊呼出声。

    走了神的冯绍伦定睛细看时,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懊悔自己刚才走神了。

    但他又不能让别人看出自己没一直关注着病人,既然有三个人看到了,想必不会错的,就做出了一副激动的表情,“终于有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