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09章】责任算谁的?
    冯绍伦和宝马男回来了,看着他们满脸的喜悦之色,大家就知道已经出来的结果肯定没问题。

    果不其然,冯绍伦马上就宣布十之*不会有什么意外情况了,但要到明天下午才能下定论。不仅是因为有些检查结果现在出不来,还因为要对宝马男做二十四小时的连续监测。

    边卉向宝马男发出了邀请。

    宝马男当然要询问妹妹的意见。

    平心而论,就算没有郝俊的计划,郝梦琪也希望久睡初醒的哥哥去环境优美宜人的鲲羽山疗养一段时间,所以她很希望哥哥答应。

    宝马男也希望郝梦琪能一起去散散心。

    郝梦琪指了指轮椅,说自己太不方便了,虽然鲲羽山的部分疗养和养生区域有特殊通道,但大部分区域轮椅无法直达,自己不想给大家多增添麻烦。而且,好多地方不能畅玩的话,心里也会留下遗憾。

    宝马男觉得是这么个道理,有些无奈,却忽然想到了冯绍伦方药的神奇,立刻请求冯绍伦为妹妹诊治一下。

    冯绍伦早就听郝俊介绍过郝梦琪的病情,不觉有些为难。

    今天虽然唤醒了宝马男的浅昏迷,但他越来越觉得误打误撞的成分居多。

    渐冻人症可是世纪顽症,目前国内连有确切疗效的药物都生产不出来,用中药治疗更是闻所未闻,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使不上劲,连误打误撞的可能性都没有。

    边卉和郝俊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郝俊可没在宝马男的记忆中添加这个问题,原计划是由边卉提出来,现在从宝马男的口中说出来,绝对比边卉说出来合适,绝对绝对地没人胡乱联系和猜疑。

    但边卉是可以敲敲边鼓的。

    于是,边卉也赞成冯绍伦再次展示神奇的医术,帮郝梦琪解除病痛。

    冯绍伦真的是不敢应承,只好解释说唤醒宝马男可能是由于药物的相加作用或者协同作用,但这需要进一步的论证和实践,如果单独用药的话,实在是不敢保证效果,更不用说是自己从来没有研究过的渐冻人症了。

    郝梦琪希望冯绍伦大胆地尝试一下,毕竟给哥哥连用了半年多的药不也没出现副作用吗?说明冯绍伦配药还是很有讲究的,自己与其慢慢地等死,倒不如大着胆子承受一下。

    记者们觉得郝梦琪不仅是让人生出怜惜之意,还让人对她一直无惧病魔的勇敢心生敬意,也纷纷劝冯绍伦试一下。

    冯绍伦可不敢轻易答应。

    渐冻人症随时有急剧恶化的可能,如果恰好在自己治疗期间出了岔子,责任算谁的?

    这可不是冯绍伦胆小,现在医患矛盾日益突出,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医生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他可不想给自己和医院造成无法洗清的冤屈。

    他看了看院长,再看看书记,发现他们两个也是犹豫不定。

    很显然,他们也考虑到了冯绍伦考虑到的问题。虽然由于种种原因,救死扶伤的心已经不像多年前那么坚定了,但他们也不想扼杀郝梦琪希望的小火苗,却也担心她的症状急剧恶化后讲不清,毕竟冯绍伦用的是前无古人的新疗法啊!

    郝梦琪暗道:郝俊哥哥算的还真准,果然他们不敢尝试,还好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

    郝梦琪语气平静地看着冯绍伦,“我现在距离医学专家们预判的死期还不到两年了,就算我再怎么小心,也活不过两年,而且要时刻处在担惊受怕的环境中。如果冯副院长能让我远离死神的威胁,我想,活个二三十年甚至五六十年都是有可能的吧?那当然就是我的幸运了。如果我变成了短命鬼,也只不过是比等死少活了一两年而已。有什么好可惜的?几十年pk一两年,我觉得没什么好犹豫的。冯副院长觉得我应该放弃这个希望吗?”

    冯绍伦默然不语。

    道理他也明白,怕的是万一出了问题,不好向公众解释啊。就连正常手术时毫无违规和错误的情况下死了人,都得招惹一大堆的麻烦,更何况他这有别于常规药物的治疗方法呢。

    郝梦琪看向了宝马男,“哥哥也应该把我放心的交给冯副院长来诊治吧?”

    宝马男当然不希望妹妹变成短命鬼,他也希望妹妹长命百岁,本来他就四处寻找治疗妹妹的药物和手段,既然现在有这个可能,他又怎能放弃?

    况且,他还从妹妹的目光中读出了妹妹的意思,那是让他明确家属的态度啊!

    宝马男用手环指了一下记者们,对冯绍伦说:“冯副院长,当着这么多记者朋友的面,我作为郝梦琪的哥哥说句话。我们相信冯副院长的医德和医术,在诊治郝梦琪期间,任何意外,都与冯副院长的医术无关,我们都会坦然面对。”

    话说到了这份上,冯绍伦再不答应就不好了,他看了看院长和书记,院长和书记也微微点头。

    三个人的眼神碰撞中,常年的默契让他们读懂了彼此的意思,那就是这件事已经有利无弊了。失败了,家属不会找麻烦。成功了,冯绍伦个人和医院的声誉都将再上一层楼。

    确定了郝梦琪要留下住院了,郝俊觉得该他说话了。

    “冯叔,你曾经和我说过,郝梦琪是运动神经元出了问题,她哥哥有神经元退行性改变的症状。既然都是神经元有问题,你何不用治好她哥哥的方子试一下?”

    冯绍伦摇了摇头,“虽然都是神经元有问题,但药物的配伍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决定的。不过你不提我还真忘了这个问题了,我稍后就研究一下,在那个配方的基础上做一些调整,让郝梦琪今天就能吃上第一副药。”

    为了确保自己配的药不会与其它药物有冲突,避免产生毒副作用,冯绍伦询问并查看了郝梦琪近期服用的药物。

    他安排郝梦琪住下后,饭也顾不得吃就调配方子去了。没办法,压力太大!

    现在正是饭点儿,院长表示要请客,边卉坚持她请,要请在场的所有人,有钱,心情好!

    宝马男刚刚醒转,不能去吃大鱼大肉,只能咽着口水、按着肚子谢绝了边卉的邀请。

    郝梦琪马上就要开始治疗了,中药的忌讳多,也不能去大快朵颐了。

    爱萃儿当然要陪伴郝梦琪了。

    郝俊也想留在这里说说话。

    罗建觉得自己只是宝马男的护工,既然宝马男不去,他去的什么劲儿?

    罗建的老婆和女儿当然要和他一起行动了。

    护送郝梦琪来的医生,原本还做了把郝梦琪兄妹俩拉回去的打算,既然郝梦琪在这里住了院,他就没有滞留的必要了,也谢绝了边卉的邀请,决定简单地吃一点儿就赶回去。

    恰好在这时,筛选去鲲羽山疗养人选的工作人员打来了电话,汇报说工作已完成,边卉就让他们去一楼大厅里等着一起走。

    边卉说今天下午去墨岛,明天下午去齐南,后天下午会经过这里返回鲲羽山,她会过来探望郝梦琪。

    如果郝梦琪的身上发生了奇迹,至少是行走没有大碍了,她就会给郝梦琪兄妹两个留下两张邀请函,他们可以有两人随行。

    互相道别后,边卉和记者们、领导们转身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