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17章】他早就学坏了!
    刚才因为有一位会员正在做实验,所以售卖者在针对性的作介绍,实际上意念投影灯还有存储后反复播放的功能,只不过时间没有十分钟那么长,只有三分钟。

    这三分钟已经可以记录很多事了。

    比如说临终遗言,比如说逢年过节的不能回家就把这个小东西寄回去,绝对比干巴巴的平面视频亮眼得多。

    但围观者大都觉得花这么多钱有点不值,比如说逢年过节的不能回家,视频一下还有互动的乐趣,投影再立体,也只能看看。

    售卖者列举出了最大的好处。

    比如说很喜欢某部风景片里的画面,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把里面的人物换成自己和家人,足不出户就能畅游名山大川。

    如果喜欢某部武打片里的主角,可以凭借想象用自己和朋友的形象替换出里面的人物,如同真刀真枪的大干一场。

    如果把游戏画面投影出来,绝对更带感!

    然而,售卖者的忽悠,依然因为价格的问题让大家败退了。

    看着交易台前面原本二三十人的热闹场面只剩五个人了,售卖者有些纠结。

    其实他也觉得这个定价有些高,但他又觉得奇货可居,所谓的货卖识家,总能等到想买的人。

    郝俊问了一句:“这东西有使用寿命吧?”

    售卖者马上来了精神,问的问题越多越详细,说明越有购买的*,他马上回答:“按照每次投影十分钟计算的话,理论上可以使用五百次。”

    马上就有人接话了:“才五百次啊?也太不经用了。”

    然后就转身走开了。

    售卖者并不是很在乎又走了一位,刚才一下子走了二十多位呢,只要想买东西的还在就行。

    他满怀希望地看着郝俊。

    但郝俊并没谈到实际性的问题,只是不紧不慢地问道:“这么简陋的包装,不会是高科技时空的小孩玩具吧?”

    又有人接话了:“还真是哎!小学和初中门口那些一板一板的小东西,和这模样差不多,这东西肯定不值钱啊!”

    然后,他也转身走了,走了。

    眼看着又走了一位,售卖者一点儿不心急是不可能的,他的嗓子眼里咕噜了一声,刚要辩解,另一位会员说道:“我记得那些一板一板的小东西大多是三无产品,质量很难保证,竟然还卖这么贵!”

    那会员摇摇头刚要走,售卖者喊住了他,从交易台下面搬上了一个纸箱,指着纸箱上的字体解释说绝对是正规产品,那个时空的产权和版权可严着呢,假冒伪劣根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郝俊嘀咕了一句:“外包装也有点糙啊。”

    那个会员随声附和道:“就是,怎么看都不值钱。”

    这一次,他是真的走了。

    郝俊扒开纸箱看了看,里面满满当当的,“这么多!物以稀为贵,你这么多东西一起搬出来,怎么还卖的那么贵?谁能一下子全吃掉?”

    售卖者赶紧说道:“这一箱都买去肯定要便宜的,买一板的话,一千云钛币不讲价。”

    留下围观的最后一位会员也伸头看了一眼,“还以为是稀罕玩意呢,这也太多了!这么多还卖那么贵,想发财想疯了吧?算了算了,我还是找点稀罕玩意买吧,可不能浪费了唯一的一次成交机会。”

    售卖者的嘴巴张了张,打消了挽留他的念头,因为他说的很清楚,东西多了就不稀罕了。

    现在,他面前只剩下郝俊一个了,如果郝俊也不要,他今天基本上就算白来了。

    郝俊的心里面早就乐开了花,他成功地“赶”走了其他竞买者,现在就随便他压价了,现在就要看看谁能抻得住了。

    他面无表情地拍了拍纸箱,“这里面还有多少啊?”

    售卖者指了指交易台上的那一板意念投影灯,“一共四十板,你如果能都要了,我就痛痛快快地大方一回,抹掉你四板的钱,给我三万六千云钛币就成!够意思吧?”

    郝俊的嘴角浮起了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你的交易台上显示的分区号可和我们这里隔得挺远的,虽然你选择的是跨区交易,可也不可能一步跨到我们这里来,想必前几次会员活动你在其它分区连一板都没卖出去,足以说明你这些东西真的没市场,你理应来个挥泪跳楼大甩卖,总扛着价有意思么?”

    售卖者的眼睛一亮,“听你的意思,是能一口吃下?”

    “对!一口吃下!一口价!一万五!”

    售卖者的嘴角一抽,“一万五?你可真敢还价!”

    “一万四!”

    “我没听错吧?你不但不往上加价,还往下落?”

    “一万三!”

    售卖者连忙做了一个停的手势,“停、停、停!再少了就没得谈了!”

    郝俊绽放出了笑容,“再少了就没得谈了?那就一万三成交吧。”

    售卖者怔怔地看了郝俊一会儿,突然想明白了,“原来你刚才的那些问话都看似随口说出来,实际上都在明里暗里的贬低着意念投影灯,让其他人产生共鸣,为的就是没人和你竞价,对吧?”

    “我又没说什么不该说的,也没有夸大其词,说的都是事实吧?”

    售卖者有些无奈,但他确实把这个价格挺了两三个月了,真的是一板都没卖出去,甚至没有正经还价的。

    他原本打算再扛个两三次,再卖不出去的话,直接来个半价销售。反正这一箱意念投影灯的进价折合成云钛币还不到六千,既然有全部接手的,干脆就少赚些吧,腾出资金来捣鼓点儿别的。

    他表示接受郝俊的出价。

    郝俊刚准备付款,下意识地问道:“你下次不会再拿三箱两箱的过来吧?这东西肯定不值钱,如果你当初觉得这东西能产生大利润,一下子带回来十箱八箱的也有可能啊,但东西多了在这里也就不值钱了。”

    “以前,或许有可能,自从出了个郝俊,傻乎乎的买入了以吨计的摇珠棉,全俱乐部的商务中心都做出了新规定,像这种小东西,只能带一箱了。”

    郝俊的嘴角再次浮起了一丝难以捉摸的微笑,“你说郝俊傻乎乎的?”

    “那当然了,一下子玩的那么惊世骇俗,不会悠着点儿?这下子不但进了俱乐部的黑名单,还把我们捎带着……对了,哪一个是郝俊?”

    “郝俊可是本区的红人,可以说是一呼百应,而且手段多多,你竟然说他傻乎乎的?真想知道他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还敢不敢这样说话?除非你以后不打算来这里卖东西了。”

    售卖者尴尬地笑着,“你不说,我不说,他又不知道。”

    “要我不说可以,一万二。”

    “你这,你这有点儿太那个了,可别拿着郝俊的名头吓唬我,我知道他颇受高层重视,可他的心眼没那么小吧?总不至于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就记我的黑账吧?”

    “谁说他的心眼没那么小?他早就学坏了!想让他不记黑账?也行,一万一!”

    售卖者干咳了一声,“你又不是郝俊,你代他说话不合适吧?”

    “要不然,我让他亲自和你对话如何?一万!”

    “你不能总给我往下落价呀,再过一会儿,我是不是还要欠着你的了?”

    “谁让你刚才一万三接受的那么痛快呢,我不得不怀疑腰斩的还不够,真是买家不如卖家精啊,我应该多砍下一些才对。不过呢,我郝俊向来说话算话,既然出了一万三的价,就不会做那种无赖事,逗你玩儿呢。来,转账吧。”

    会员的虚拟账户都是和身份证绑定在一起。

    售卖者听到郝俊的话后就有点傻眼,再仔细一看郝俊递到面前的身份证,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

    他可不觉得郝俊在逗自己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