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18章】这事有点儿诡异
    对于跨区域交易的会员来说,都希望多结交几个其它分区的会员,熟人多了好办事嘛。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所以这位售卖者尽量让郝俊觉得自己比较豪爽、可交,但是话多了就容易出纰漏,就像是老话说的言多必失。

    他是从心里面不想开罪郝俊的,反正自己照着一万云钛币卖出去也不会亏本,只是赚的少一些而已。但真的按照一万云钛币给了郝俊的话,显得自己有点气短,有可能被瞧不起的。

    因此,他按照一万一和郝俊结了账,既充分照顾了郝俊的面子,也让自己保持了一定的气场。

    郝俊真诚地道谢之后,带着整箱的意念投影灯到一边坐下休息。

    每次交易大厅开放时,每个会员都只有一次成功交易的机会,所以他没兴趣细看其它东西了。与其看到更好的东西眼馋、后悔,还不如不看的好……

    到了会员自由活动的时间了,郝俊在第一时间到了院子里,然后直奔乔坤的别墅。

    他并不避讳任何人的目光,有些事情遮遮掩掩的反而更加惹人怀疑,还不如大大方方的像是心中没鬼的样子。

    让他没想到的是,乔坤竟然没在花园里,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

    自从郝俊结识了乔坤之后,每次自由活动时都能看到乔坤的身影,乔坤或者在烹茶,或者坐在那里品茶,或者吃着鲜花饼,或者修剪花草。

    然而今天早上,整个花园里都没有乔坤的影子。

    郝俊扶了扶衣领,猜测是不是天气太冷的原因,毕竟乔坤上了岁数,出来的太早怕伤风感冒了。

    但再一想不太可能,乔坤急于获得自己所掌握的信息,怎么可能因为怕冷就不露面了。

    郝俊围着别墅转着圈儿的往室内张望着。

    奈何除了一楼的客厅,都被厚厚的窗帘所遮挡,加上冬日里天亮的晚,外面的路灯和景观灯照不到室内,他连客厅里的鱼缸都看不清楚。

    他有些郁闷了。

    他这次来参加聚会之前,担心因为时间的调整,恰好错失一次自由活动的机会。却没想到自由活动的机会还在,乔坤却不在花园里。

    而且他感觉乔坤和那个唐宋版的小二不只是不在花园里,很可能是根本不在家,这事有点儿诡异啊。

    他看了看上次去过的超市,既然乔坤不在家,就等于省下了大把的交流时间,而自己这一次极有可能达不成交换穿越的意向了,不如去那个超市买点儿超前的东西回去。

    他刚朝着超市的方向走了二三十米,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心中一喜,以为是乔坤家出来人了,连忙回转了身去。

    一位面容瘦削的老大爷快步走来,郝俊虽然不认识他,但担心他走快了跌倒,就急忙迎了过去。

    到了近前时,郝俊先开口问道:“大爷,刚才是你叫我的名字吧?”

    老大爷平稳了一下呼吸才反问道:“你一听郝俊两个字就回头,应该是你的名字就叫郝俊吧?”

    郝俊点点头。

    “那就好,我老眼昏花的差点儿把你错过去。那个老乔啊,就是你要来找的乔坤出去旅游了,可能要明天才回来。他临走的时候把两袋鲜花饼交给了我,让我一定要交给你,还和我说了你可能来的时间,没想到你晚了好几天。来,你跟我去家里拿吧。”

    郝俊一愣,“乔大爷出去旅游了?他说好了等我来玩的,这是和什么人旅游去了?”

    “说是以前的几个老伙计一起包了个车,去缅怀什么东西,他带着小二一起去的。”

    郝俊可不相信乔坤是去旅游了,可能性几乎为零,只是下意识地问:“什么时候走的?”

    “四号早上,鲜花饼是他四号早上现做的。”

    郝俊猛地联想到了俱乐部发消息的日期,一月三号晚上发的消息,照理说会员活动的时间应该是六号左右,但消息里显示的时间是九号。

    而乔坤外出的时间是四号早上,明天也就是十一号才回来。这二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呢?

    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俱乐部连会员活动的规律都不考虑了,乔坤连急需得到的消息都顾不得了,究竟是什么样的特殊事件,能让他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那位老大爷带着郝俊去了自己家,打开冰箱拿出了两袋鲜花饼。

    “郝俊啊,这鲜花饼做到色香味俱佳真是不容易,老乔绝对是拔尖的头一份,以前有不少跟着他学着做的,都做不到好处,现在都不好意思做了。没想到老乔平时对我们挺抠的,对你还真是大方,我一年也吃不到他一袋鲜花饼。”

    郝俊马上分出了一袋,“大爷,麻烦你天天盯着那边看,这一袋你留着吃吧。”

    “那可不行!老乔说的明明白白的,这两袋都是你的,我必须把两袋鲜花饼都亲自交到你的手里。你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我要是收下这一袋,他能堵着门口骂我三天三夜!”

    郝俊刚要再客气两句,来个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之类的客气话,转而一想乔坤交代的那么肯定,这鲜花饼里不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吧?

    这么一想,他就不敢客气了,万一客气得多了,对方真的“勉为其难”的收下怎么办?

    就在这时,楼上有人问道:“爸,家里来客人了?”

    老大爷赶紧冲楼上回道:“就是你乔大爷交代的那个事,你们睡你们的,不用下来了。”

    郝俊已经认定这位老大爷不清楚自己和乔坤之间的任何事情,甚至不可能知道乔坤的什么秘密,所以没有在这里逗留的必要了,因为任何形式的旁敲侧击都不会得到有价值的信息,万一乔坤和这位老大爷闲聊时得知自己问过了什么不该问的,反而会让自己和乔坤之间产生隔阂。

    所以,郝俊借口不再影响老大爷的家人休息为由,告辞离去了。

    走到俱乐部的楼前时,他忽然停住了脚步,他反复咀嚼着必须把两袋鲜花饼都亲自交到自己的手里那句话,如果鲜花饼里真的隐藏了什么秘密,就这样拿进去是不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