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3章】我把话撂在这儿
    冉梓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差点忘了,为了凑这150万,员工的年终福利都还没发呢,老员工的上个月工资都还欠着呢。”

    冉梓有些抱歉的看着郝俊,“你看看,小俊,真是凑巧了,现在冉姐这里有特殊情况,那就再缓个十天八天的吧,反正你也不是急等着钱用。”

    郝俊嘴巴张了张,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怎么感觉刚才那句“我也不是急等着钱用”是给自己挖了个坑呢?冉梓竟然这么快就把这句话用上了。

    不过十天八天的也不是不能接受,上别的店里面还不一定交易顺利,等等就等等吧。只不过还有半个月就是春节了,原打算过年前给老爸老妈送回个大礼包的梦想不能实现了。

    郝俊刚点了头,宫梨却说道:“嫂子,反正这位大哥也不是急等着钱用,正好情人节前需要大量资金周转,不如过了情人节再结账吧。”

    郝俊顿时有一种自己挖了个坑太深的感觉,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结算时间就从现款结算一步步地挪到了一个月以后。

    冉梓双掌一拍,“也是哦,小俊,你看这样好不好,一个月以后结账的时候,每卖出一个,我都按照成交价返还给你百分之一,就当做占用你资金的利息好了。”

    郝俊觉得这个返还百分之一的做法还比较靠谱,至少让自己的心里舒服一些。

    冉梓见郝俊没有拒绝的意思,马上坐下开了收据,写好后递给郝俊签字。

    收据上除了商品名称、单价、总额等等必须的内容,只有百多个字的简单条款,所以郝俊一字不落地看了一遍,然后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郝俊在和吴幻交换穿越之前,没怎么接触合同这类东西,但现在也算是多多少少的学了些,特别是获得了项锋的记忆后,对于合同当中的猫腻几乎可以一眼看透!

    虽然这收据上只写着简单的条款,但却处处透着对他的不利之处。

    联想到冉梓和宫梨姑嫂俩的一唱一和,他闻到了对方算计自己的味道。

    他不动声色地开启了无限聚焦,果不其然,在自己回家带货的时间段里,宫梨进来过!

    刚才宫梨说因为早就定下的钱一凑够就转款,所以一个小时前转款时没再请示冉梓,郝俊觉得有可能。

    但宫梨在半个小时前进来过,且不论是为什么进来的,总应该顺带着提一下吧?冉梓怎么可能到现在都一无所知?

    郝俊不得不怀疑冉梓的诚意了,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现款结算吧?

    他把其它问题先放在一边,指着结算日期说:“冉姐,不是我挑刺哈,既然白底黑字了,还需要我签字认可,用词就得严谨些。你这样只写个情人节后结算,这个‘后’字的含义太模糊了,刚过完情人节算是情人节后,两个月后也算是情人节后,半年后也算是情人节后。而且,还没标明是按照今年的的情人节还是明年、后年的情人节,容易产生歧义啊。这就等于没限定结算日期啊。”

    冉梓微微一愣,和宫梨对看了一眼,惊疑之色一闪而过,随后眉毛一挑。

    郝俊的眼睛盯着收据,余光却在关注着冉梓的神情变化,捕捉到了她和宫梨的表情交流。

    宫梨马上开了口:“一张收据而已,又不是正式合同,我们这么大的店,还能骗你?”

    郝俊心中冷笑,果然是有名堂,冉梓这是发了个暗号吧?两个人还真是配合的不错,一个一直唱着红脸,另一个泛着白脸。

    为什么说泛着白脸,不是唱着白脸呢?因为她们怕白过了头黄了生意!宫梨只是露出唱白脸的意境即可,适时地敲边鼓,冉梓的红脸更容易见功!

    郝俊指着收据上的一句话重复说:“冉姐,你靠近末尾的地方写着‘每卖出一个,结账时按照成交价的百分之一加以返还’,好像包含着没卖出去的都不结算的意思,这不成了代销了吗?我们之前谈的可是全部结算,你这转折也太大了吧?”

    冉梓的笑容有点难以维持了,她确实没想结算全款,确实是打算代销,确实是想什么时候钱富裕什么时候再结算。现在被郝俊点了出来,场面就难免尴尬了。

    郝俊又指着收据的中间位置说:“冉姐,这个点算是标点吗?如果不是笔尖无意中戳了一下,真的是你点了一个标点的话,这句话的意思就变了,只要我签了字,这1440个意念投影灯我想拿也拿不走了,只能等着你一个个的结算了。”

    冉梓还没完全消失的笑容已经僵硬在脸上了,她没想到郝俊的目光这么锐利,只看了一遍就发现了条款中隐藏的所有陷阱!你不是说就是个安检员吗?你这些专业知识从哪里来的?

    宫梨的脸上也是精彩万分,嫂子一向的精明呢?想当初不花一分钱就能忽悠来满满一车鲜花的本事哪里去了?之前的自信呢?不是说有把握拿得住郝俊吗?怎么败在了看上去完全不像生意人的郝俊手中?

    郝俊看着冉梓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呢?亏的先前还把冉梓当做一个豪爽可交的大老板,却没想到只有百多个字的简单条款,就设置了三个陷阱!

    郝俊再看看宫梨的表情,完全证实了刚才无限聚焦后的猜测,她们姑嫂两个真的早就商量好了,就没打算今天和自己结账。

    郝俊面无表情地把收据丢在了老板台上,紧接着把老板台上的五板意念投影灯收到了箱子里,用刚才被冉梓抽查的四个意念投影灯的三个替换出之前没了电的三个样品,把五套样品都装进了早先提来的袋子里。

    冉梓强作笑容,“小俊,你这是做什么?”

    “冉老板,我最讨厌被人算计,所以,这生意没法谈了。”

    “怎么会没法谈呢?我又没说不给你钱。”

    “那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不可能!电子产品都有一定的故障率,万一出了问题你不认账怎么办?只有代销这种方式比较保险,因为压了你一部分货,你才不会无视售后保障。”

    郝俊微微一怔,这个问题他确实忽略了,但这不是冉梓欺骗、设计自己的理由。

    “冉老板,一切都是可以商谈的,你却毫不在乎客户的利益,这是不可能把生意做长久的,真不知道你这个店是怎么壮大起来的。现在,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再也不见,不用送了!”

    冉梓见郝俊连称呼都换了,还准备搬起箱子来了,显然不是开玩笑,也就懒得装笑脸了,“郝俊,你重新整理了样品,是准备去其它店里推销吧?”

    “那当然,你没有诚意和我做生意,我找其它的鲜花店合作不是很正常么?”

    “除了我香思鸟,昌阳的任何一家鲜花店都不敢卖你的产品,因为你这是典型的三无产品,一查一个准!哪个鲜花店吃饱了撑的敢在销售旺季前找不自在?你要清楚,如果情人节运作的好,顶的上小半年的利润呢,哪个店会冒着被查处的危险,为了你这点玩意儿影响自己的旺季销售?”

    郝俊刚要搬起箱子,却身不由己的直起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们香思鸟不怕?”

    冉梓以为自己的威吓奏效了,得意地看了宫梨一眼,宫梨把胸脯一挺,“我哥哥是质量技术监督局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的科长。”

    郝俊忍不住笑了,“你可真逗,说的这么热闹,我还以为掌多大权呢!我这点小东西又不会出什么影响国计民生的大问题,类似的东西多了去了,质监局的人手有限,对这类东西的态度向来就是民不告官不究,这又不是食品什么的可以强制检验,质监局以什么理由查处?”

    宫梨被噎了一下,冉梓接口说:“质监局当然有质监局的权利,可以受理工商局移交的在流通领域查出的属于生产环节引起的产品质量问题。等你的产品一摆上哪家鲜花店的柜台,我就找个人去买你一个,然后让他去工商局以假冒伪劣的名义进行投诉,只要我老公一运作,质监局就将依法组织查处!”

    郝俊更是冷笑连连,“假冒伪劣?你倒是说说看,我模仿了谁?我冒充了谁?产品无法正常使用吗?质量低劣的理由是什么?”

    冉梓无言以对,慢慢眯起了眼睛,以充满威胁的口吻说:“年轻人,不要嘴硬逞英雄,想整你的办法多的是,等事到临头了,有你跪着来求”

    郝俊打断了她的话:“闭上你的鸟嘴!如果我的意念投影灯在哪个地方上市都会被查处,我也就认了,可你想用卑劣的手段胁迫我、打击我,我送你两个字——做梦!”

    郝俊俯身搬起了纸箱子,“如果你以为我好说话就好欺负,如果你以为我容易对你产生信任就是好糊弄,那你就错的太离谱了!我把话撂在这儿,只要有去查处我这款产品的,不论是不是和你有关,我都会把账记在你的头上!打断你们的鸟腿!折断你们的鸟翅膀!拔光你们的鸟毛!让香思鸟变成没脸见人的再也飞不起来的铁拐鸟!不信你就试试!”

    郝俊抱着纸箱子出了门,右脚往后一勾,把门重重地带上了,震得冉梓和宫梨心神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