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4章】缘海百花心
    郝俊把纸箱子绑在了后车座上,把装着样品的袋子放进了前车筐里,然后打开了车锁,推着到了马路对面,骑上车子朝西面去了。

    大约骑行了150米,他在一个丁字路口的人行道上停下了车子。

    这里原本是他确定的第二合作伙伴,既然香思鸟那边没得谈了,这个鲜花店就上升为他的第一选择。

    他在网上见过这个鲜花店的图片,熟记了它的地理位置,对于它的门头印象也非常深,那是层层叠叠的鲜艳缤纷的各色花瓣,组成了两个大字:缘海。

    但网上的图片太小,他没注意到门旁边的铜牌上写着什么,此刻却看的清清楚楚,竟然是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

    他扭头看向香思鸟,香思鸟门前的铜牌像是在示威似的熠熠生辉。

    他有些糊涂了,这两家都是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究竟哪个是真的?

    他之所以先选择香思鸟鲜花店洽谈,是因为香思鸟属于昌阳市规模最大的鲜花店,也算得上历史比较久的鲜花店了,而且出售的无论是盆花还是鲜切花,品质都还不错,与情人节、母亲节等等节日相关的产品也比较齐全,还承担着政府会议、年节庆典的鲜花装饰和出租业务,所以郝俊觉得他们做生意肯定有一套,却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陷阱连环套!

    缘海鲜花店以批发为主,出货量绝对算是昌阳市的头一份,但利润与零售和团购为主的香思鸟是没法比的。

    冉梓说过,昌阳的鲜花店有资格从南云省直接进货的没有几家,因为订单都太小,人家懒得搭理!昌阳的鲜花店不想从香思鸟拿货的,只能从省城或者墨岛发货,而省城和墨岛也都是从南云省发货。

    她说的是真假掺半,郝俊并没有全信,也就是姑妄听之,因为昌阳本地的网友们都“调查”的很清楚了,昌阳规模较小的鲜花店确实有一些从香思鸟拿货的,但也有不少从缘海拿货的,特别是私企门口、学校门口和乡镇的花店,基本上都是从缘海拿货。

    缘海以批发为主,鲜切花的周转比较快,可以说绝大部分鲜切花都是近日的新货,不像零售店经常要把鲜切花卖到接近枯萎时或者花瓣快揪光了才丢掉。

    所以就有许多买花的男男女女前来缘海购买,主要不是图便宜,因为缘海的零售价比其它鲜花店便宜不了多少,但绝对新鲜的多!消费了差不多的钱,当然买回去多存活几天划算,而且买的时候鲜艳欲滴,心情也好得多。

    还有一点也比较重要,那就是缘海的老板是退伍兵,和本地驻军建立了共建关系。缘海鲜花店负责扮靓军营,作为回报,每到节假日花店忙碌的时候,都有一大批“友军”来帮忙,更给人一种特别可信任的感觉,缘海的生意也就蒸蒸日上了。

    郝俊之所以没把缘海作为第一合作伙伴,最主要的原因是缘海以花为主产业,与花密切相关的产品不少,但周边产品不多,只从这一点来说,意念投影灯在这里售卖并不是很合适。

    但私企门口、学校门口的花店有不少在他们这里拿货的,还有不少时尚男女喜欢光顾这里,意念投影灯应该大有市场的。

    郝俊锁上了车子,先没解下纸箱子,只提着样品进了缘海鲜花店。

    刚一进店门,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从窗边转过了头来,看着郝俊微微一笑,“推销小饰品的?”

    郝俊看着他笔挺的身姿和棱角分明的平头,意识到这可能就是那位退伍兵老板,而且不是老板的话,谁闲着没事手里端着一杯茶看风景?看到有人进门还问这么一句?

    所以郝俊的脸上也浮动着笑容回答:“是一种高科技的电子产品,很适合表达情侣间的浪漫。”

    老板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茶几,“请坐。”

    郝俊谢过后坐了下来。

    他刚要把意念投影灯拿出来展示一下,老板抬手做了个虚压的动作,“不用急着拿出来。香思鸟的老板不在店里吗?”

    郝俊下意识地扫了一眼退伍兵老板刚才站立的位置。

    缘海鲜花店处在丁字路口的拐角位置,正门朝西,但南面有橱窗,退伍兵老板站在橱窗前,正好可以看到香思鸟的大门。

    郝俊猜测他刚才可能是看到自己离开香思鸟的场景了,也就不好遮掩什么了,便直言不讳地说:“冉老板在店里,但生意没谈妥。”

    退伍兵老板给郝俊倒了一杯茶,“我们两家店一直在竞争,我能看得到你从他们那边过来,他们一定也会看到你到我店里来。他们不要的东西,我也不要,免得传了出去,别人说我们捡他们不要的东西。所以,你的东西不用拿出来了。”

    郝俊刚做了个谢谢老板斟茶的动作,听完了他的这番话,有点哭笑不得,就这么被拒绝了?你好歹看一眼东西啊?

    郝俊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我老爸喜欢喝红茶,我老妈喜欢铁观音,可我觉得这毛峰的味道更适合我。我没和香思鸟谈妥,这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因为大家的喜好不同,所以你不存在什么捡他们不要的东西。老板,我来都来了,你现在也不忙,就让我演示几分钟吧,我也算没白来一趟,你也不会错过好东西。”

    退伍兵老板抚摸了几下下巴,“你说的道理没毛病,但我觉得适合表达情侣间浪漫的高科技电子产品,更适合他们店里的市场格局,我的店里面还是想以花为主。如果你觉得我这里真的适合的话,代销的话可以商量。如果想让我现款结算的话,你就不用拿出来了,咱们都不用耽误工夫了。”

    郝俊琢磨了一小会儿,觉得这里的可信度应该比冉梓高得多,网上的口碑也不错,而且驻军不会选择一个不守信誉的私营花店作为共建单位。

    郝俊便追问了一句:“老板刚才说的可以商量,包含着几层意思?”

    “如果我不觉得你的产品很亮眼,你需要交一定的入场费。喏,就像中间的那些形状怪异的玻璃花瓶,厂家给了我三万块钱的入场费,承担着两个导购的工资和奖金,商品售出后,隔月结算。但我不负责那些花瓶的广告宣传,说白了,要么供货商自己宣传,要么等到顾客看好了主动询问。”

    郝俊不用仔细想就摇了摇头。

    退伍兵老板说到了第二个方案。

    “如果我觉得你的产品还不错,你就不需要交入场费了,但每占地两平米就需要承担着一个导购的工资和奖金。为了安排好作息时间,你至少也要承担两个导购的费用,也是在商品售出后,隔月结算。如果需要我在户外广告上统一宣传,你需要缴纳一定数额的费用。另外,每到年节和店庆的时间都要拿出一款产品赔本赚吆喝,协助本店搞好促销活动。”

    郝俊觉得这一条还可以考虑,刚要开口,退伍兵老板却接着说道:“不论哪一种方式,我都得重新调整布局,所以都需要签订至少一年的合同。如果你的产品销量太差的话,会影响顾客的购物体验,我有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并扣除一部分销售额作为补偿。”

    郝俊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可是只打算情人节期间赚上一笔,一共只有1440个意念投影灯,签一年的合同有意思吗?两个导购一年的工资和奖金也得好几万吧?而且前段时间卖的差不多了,后面的日子就等于没多少货卖了,绝对算得上销量太差,不又得赔上一笔?

    郝俊想用意念投影灯的神奇来打动他,至少可以助力缘海鲜花店的情人节吧?

    然而,退伍兵老板的态度很坚决,必须同意了他的条件再看货,否则的话没有必要耽误时间。

    郝俊觉得这里的生意还是谈不成,也就不啰嗦了,起身告辞。

    他顺着来时的路向回走,到了十字路口左拐,骑行到了他计划中排在第三位的合作伙伴——百花心鲜花店。

    连续两次交易失败,他的信心有点动摇了,甚至怀疑把鲜花店作为合作伙伴是不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