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5章】鲜切花的利润
    郝俊提上样品,迈步走上台阶,却不由得哑然失笑。

    百花心鲜花店的门口,竟然也有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的铜牌!

    当他推门进店后,发现这家店的面积和香思鸟、缘海真的没有可比性,最多七十个平方。不过在昌阳市主卖鲜切花的店里面也算是大的了。

    店里除了一看就像是顾客的三个人和五个像是店员的年轻女子,还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高个女人。

    郝俊查阅网上信息的时候,见到过这位高个女人插花的图片,这就是店里的老板——荀望芝。

    三个顾客是三拨人,五个店员或者在做介绍,或者在包花束、做鲜花礼盒,荀望芝就自己向郝俊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打着招呼:“帅哥,欢迎光临百花心,想买什么花?想送给什么人?”

    郝俊晃了一下手中的袋子,“你好老板,我不是买花的,我是来推销一款新奇浪漫的电子产品,你看在哪里为你演示一下?”

    荀望芝向门外张望了一下,“没开车呀?你是哪里的?”

    郝俊指了一下自己的自行车,“离家近,骑着自行车就过来了。”

    荀望芝看了看自行车,又打量了一下郝俊,“离家近?听你的口音也不像本地的。”

    “我的老家离这儿挺远,可我在火车站上班,是安检员,正式职工,你如果常坐火车的话,应该见过我。”

    郝俊之所以强调自己是正式职工,是为了让对方充分信任自己。

    荀望芝一下子想了起来,“我前几天坐火车去南云省的时候,你就坐在安检机后面!你推销的是什么东西?不会是他们在火车上卖的那些乱七八糟、夸大其词的玩意儿吧?”

    郝俊指了一下墙角的像是办公室、休息室的隔间,压低了嗓音说:“老板,咱们上那里面演示一下吧,先别让顾客看见。”

    荀望芝立刻和店员们打了招呼,带着郝俊进了隔间。

    两个人正式认识了后,郝俊照着在香思鸟演示的流程,给荀望芝演示了一遍。

    荀望芝的惊讶程度不亚于冉梓,立刻上手进行实验。

    耗光了两个意念投影灯的电以后,荀望芝才意犹未尽的停止了实验。

    她认真回忆了一下,印象中绝对没见过类似产品,甚至没有听说过。

    她仔细端详着只有半个花生米大的意念投影灯,“郝俊,这是国内产的还是国外产的?”

    “国内,不过产量很有限,你在市面上肯定见不到,等于是限量珍藏版,只有1440个。”

    “都在你手里?”

    “都在。”

    “批发价是多少?市场指导价是多少?”

    “400,卖上588应该很轻松吧?”

    荀望芝摇了摇头,“利润空间有点小,你知道我们鲜切花的利润吗?”

    “大体上知道一些。”

    荀望芝拉开了面朝店内的小窗帘,指着一个店员正在往礼盒里组装的玫瑰说:“像那种玫瑰,算上了运费,一朵只有六毛八,装到了盒子里、包在了花束里,可以算到五块钱一朵。他们左前方花筒里的那种小玫瑰,算上了运费只有四毛六,我通常都是卖到三块钱。架子最上面那些大个的,一朵不到一块钱,但我可以卖到七块钱。这样一对比,你的利润空间不是一般的小。”

    “但是鲜切花损耗不小,我这东西可放不坏。”

    “损耗?那是生意不好的花店,像我们这里只有极个别的鲜切花损耗过半。就拿玫瑰来说,花瓣如果焦了边,可以把焦边的地方剪掉。花瓣整片枯萎了,可以把整片花瓣扯掉。枯萎了一片扯一片,枯萎了一层扯一层,你就是转着圈儿的扯掉了十几二十片,也不耽误卖,有多少人知道花瓣少了就不新鲜了不禁放啊?你给他整束花便宜个十块八块的,明明是在处理样品或者货底子,他还以为得了大便宜连连道谢,把你当好人呢,保管下次还来!”

    郝俊觉得在这一条上无法说服她,就转了话题。

    “荀老板,如果你的店里摆上这么高大上的东西,还是限量珍藏版的,绝对拉升顾客的购物体验,会给顾客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也会提高贵店的关注度。即便是这款产品卖完了,他们也会经常来看看有没有其它新鲜玩意儿,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吧,在哪里买花也是买,你们顺带着又能多做好多生意。”

    郝俊的话让荀望芝无法反驳,便也转了话题。

    “郝俊,你给几家店铺过货了?”

    “没有,一家也没有。”

    荀望芝笑了,“你可别蒙我,昌阳的鲜花店稍微大一些的,差不多都集中在南面那条街和这条街上,我找个人一转悠就都清楚了。”

    “你放心吧,荀老板,这一点我可以打包票。”

    荀望芝把身子靠在了椅背上,用玩味的笑容看着郝俊。

    “你就在昌阳上班,在昌阳的鲜花店推销东西,不可能不先打听打听。我这个店论数量和品种不如香思鸟,论销量和人脉不如缘海,论面积和新奇不如七彩恋歌,论地理位置也不占太大优势,你怎么可能先上我店里来?”

    做了多年生意的人,傻子也能变成人精,所以郝俊也不打算瞒着了。

    “不瞒荀老板,我去过香思鸟,也去过缘海,我想现款交易,他们都想代销,所以就没谈成。我只去过他们两家,你这里是第三家。”

    荀望芝奇怪起来,“缘海的老板娘不在家,老板不敢花钱进货也就罢了。这么新奇的东西,也符合香思鸟的商品定位,冉梓怎么也不掏钱?难道香思鸟真的不行了?”

    郝俊下意识的追问道:“缘海的老板不敢花钱进货?”

    “缘海的老板对花什么的不是很在行,所以他主要协调对外关系,进货的决定权在老板娘手上,听说老板娘昨天下午坐飞机去南云了,别说肯定带着能带的所有钱和卡,就算店里闲钱多,那个退伍兵也不会花现钱进你的货。”

    郝俊不由得想吐槽,那个退伍兵说的像是真事似的,好像原则性还挺强,弄了半天是没有现款进货的“权力”!

    郝俊接着问道:“你刚才说香思鸟不行了?”

    “香思鸟以前承担着政府会议、年节庆典的鲜花装饰,因为上面有了明确精神,文山会海大大减少,还得压缩开支厉行节约,所以动辄几万块钱、十几万块钱的鲜花装饰就改成了鲜花出租,甚至是仿真花出租,香思鸟的的利润大幅度减少。而香思鸟还把自己当做昌阳鲜花店的老大,对零散顾客没那么友好,他们的生意就更是越来越差了,去年国庆节刚过就裁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前几天又找理由开掉了两个。”

    郝俊点了点头,“所以说,冉梓说刚给天丽花业转去150万备战情人节肯定是假的。”

    荀望芝不屑地嗤了一声,“150万?真能吹!他们别说是现在了,就是前年、大前年花店少的时候,他们一个情人节也卖不掉150万的货!知道这两年为什么生意难做吗?一些小姑娘把开花店当做一项很时尚、很美好的职业,扰乱了整个鲜花市场的价格和秩序,搞得我们这些老店赚钱也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