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6章】你别无选择了
    郝俊没弄明白,“荀老板,把开花店当做一项很时尚、很美好的职业不好吗?那一定会投入很高的热情,为什么说她们扰乱了整个鲜花市场的价格和秩序?”

    “开店的多了,但买花的没多多少,她们开店时的冲动和热情过后,就不得不面临各种费用的问题了,碰到精于算计或者会讲价的、有购买潜力的顾客,经常是不赔本就卖,你说市场能不乱套吗?买到过价格便宜质量也说得过去的鲜切花的顾客,就会把那个价格记在心里,多花钱就觉得自己吃亏了,如果再买不到那个价格,就有可能转到其它消费上。”

    荀望芝稍微一停顿,“你还别不信,我以前有个客户每周六都送女朋友一束三五十块钱的花,多给他一点儿免费的配花他都挺高兴。有一次下大雨,他就没到我这边来,而是到就近新开的花店去买花,没想到那个花店的小姑娘一听他每周都送花,为了拉生意,市场价五十块钱的花只收了他二十,你能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吗?”

    郝俊点点头,“估计他来抱怨过吧?”

    “抱怨了可不止一次呢,但那个小姑娘也不可能总做微利生意,发现他每周只能给自己带来一包方便面的利润后,也就没那么热情了。但他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了,奈何接连去了十几家花店,都没碰到让他满意的便宜价格,心里面就疙疙瘩瘩的不想买花了,于是第一次把送花改成了陪着女朋友去快餐店,之后是每周一次小聚餐,很少买花了。其实,他是始终不理解我们这些插花、包花的就像是饭店的厨师那样,一块钱的土豆做到了盘子里也能卖八块钱。你说那些卖花的小姑娘是不是挺讨厌的?等于是让鲜花市场少了一个忠实的消费者,损人不利己啊!”

    荀望芝这番话非常有道理,郝俊庆幸自己没先去七彩恋歌花店,据说那是几个大学毕业后的女生没找到让自己满意的工作,凑钱接手了一个昌阳市面积最大的花店,但鲜切花生意一直不是很兴旺,很可能就是荀望芝说到的这个情况。

    郝俊之所以把七彩恋歌作为备选之一,是据说店里的新奇东西不少,还进行网络销售,还和其它地市的花店联营互动,充分拓宽了销售渠道。

    但综合考虑之下,七彩恋歌只能被列在四个备选花店的最后一位,如果在百花心这里谈成了,也就不用去七彩恋歌了。

    他忽然想起了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的铜牌,有些不解的问荀望芝:“荀老板,香思鸟和缘海也号称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你们哪一个是真的?”

    荀望芝差点儿笑喷了,“总经销?别逗了!这就是个县级市!天丽花业才不丢那个人呢!整个东鲁省只有一个总经销,远在省城呢。我们三家都有天丽花业的货倒是真的,但号称总经销就是给自己贴金罢了!人家天丽花业懒得和你计较!你有空的时候顺着南边那条街从东到西走一趟,你就会发现除了香思鸟和缘海,还有四个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

    荀望芝话锋一转,“不过你选择了香思鸟、缘海和我们百花心三家谈生意,也算你的眼力不错,我们三家都算是昌阳鲜花店的翘楚。香思鸟、缘海都把你拒之门外了,七彩恋歌的小姑娘不靠谱,你也别无选择了,直接给我们铺货得了。”

    刚才荀望芝提到铺货这个词的时候,郝俊没想太多,还以为就是把货放到店里销售的意思呢。

    但此刻荀望芝以这种口气说出来,他觉得有点先放货后收款的意思。

    于是,他就试探着问道:“荀老板,我不太懂你们的专业名词,铺货是不是等于代销?”

    “只能说约等于。新产品开拓市场的时候才能叫铺货,像你这种从来没有在市场上出现过的意念投影灯,应该拿出大约十分之一的数量来进行试用和赠送,还需要几万块钱的广告投入做宣传。正式上柜销售后,我会给你配上两名专职的导购,当然,这两名专职导购的工资和奖金是由你来负责的。如果你的东西销路不好,专职导购的奖金低于其他店员的平均工资,我要扣除你的部分利润给他们补齐。”

    郝俊的心慢慢地往下沉着,这条件够苛刻的,看着是为我着想,实际上很明显是利用我的广告投入给花店打广告,还利用我的试用和赠送为花店聚拢人气,是吃定了我没有其它大店可以推销了么?

    郝俊看了看店里的人,挤出了一丝笑容,“荀老板只有五个店员,如果给我配上两名专职导购,其他人忙得过来吗?可别专职不专啊。”

    荀望芝有些不快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以为我这里就这么几个人吗?有两个去接货的,还有两个按照预定时间去送花的,还有一些学生打短工的,我养着这么多人,会差你两个导购的钱?今天能不能铺上货?”

    其实郝俊也就是随口一说,因为之前和荀望芝的交谈气氛一直不错,才开了一下玩笑,也等于调整一下刚觉得不愉快的心情,以免在进一步的谈判环节干巴巴的只谈钱。

    但他没想到荀望芝的态度马上就变了,是开不起玩笑?还是这才是她失去耐心后的本性流露?

    不论是哪一种原因,郝俊都觉得和这样的人合作不会太愉快,就不对合作抱太大希望了,只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了句:“怎么结算?”

    荀望芝面露得意之色,估计是认定郝俊只有把货铺在她这里一条路了,所以把腰杆挺得笔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模样俯视着郝俊。

    “因为电子产品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必须预留售后服务的保障。所以,卖二结一。按照国家的电子产品的售后相关规定,意念投影灯的售后服务应该至少一年,为了确保售后服务的正常进行,暂缓结算的部分货款一年后再结算。”

    郝俊的眉头一皱,1440个意念投影灯,拿出十分之一的数量试用和赠送,剩下的1296个就算是情人节期间全卖了,也只能先结算648个的钱,再去掉几万块钱的广告投入,再去掉两名专职导购的工资和奖金,余款还指不定再出什么幺蛾子呢!

    比冉梓的出价还黑!

    郝俊忽然意识到荀望芝的态度为什么反差巨大了!

    荀望芝的花花肠子扯出来能绕地球一圈!

    她看似和蔼可亲的商讨问题、闲聊瞎扯,实际上一直在试探郝俊对于鲜花行业和供货环节的熟知程度,而郝俊确实对这些方面不怎么擅长,也就不可能表现的游刃有余,她认定了郝俊是菜鸟,终于不想藏着狐狸尾巴了。

    郝俊顿时觉得鲜艳亮丽的花朵不再那么缤纷绚烂了,难道真像尚悦恒、裴满台他们所说,商场如战场,无所不用其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