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7章】黑!真黑!
    郝俊念在荀望芝先前的态度不错,决定最后再努力一下,谈崩了就直接走道,没有和看着不爽的人合作的必要。

    “荀老板,我把意念投影灯的市场指导价定在588元,只是相当于你的一个大花束而已,你的花束保鲜期能达到半月二十天的就不错了,你又何必对投影灯的要求这么高?估计选择了投影灯的顾客,也只是觉得它比花束更浪漫、更带感,很少有人和什么电子产品的售后相关规定联系起来。所以,我觉得售后服务一个月就足够了。”

    荀望芝摇了摇头,“你还没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有求于我,那就是买方市场!当然就是我说了算了!如果你不同意,那你就继续出去转啊,去推销啊,昌阳就这么大,你觉得还有去其它店的必要吗?”

    郝俊彻底放弃了与她的合作,接口说道:“对啊,昌阳就这么大,既然你这里难以谈拢,我觉得应该去大城市闯一下市场。或者,我还可以去七彩恋歌碰碰运气,也可以等缘海的老板娘回来再谈谈。”

    荀望芝的脸色阴了起来,“你是来玩我的是吗?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你说不做就不做了?”

    郝俊面无表情的反问她:“你的时间是时间,我的不是么?你想把谈判建立在自己强势的基础上,我为什么必须接受?我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但你的花店……哼哼,昌阳的花店大大小小的一百多个呢,你在我这里也只排在第三而已。”

    荀望芝被噎了一下,感觉局势不可能按照她的心思发展下去了,就沉声说道:“我提醒你一点,香思鸟、缘海那条街,你想做就去做。可千万别在外面这条街上乱窜,车多,人杂,很容易出事情。”

    郝俊听到她暗含威胁的话语,心中微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过马路的时候,我会遵守交通规则的。”

    “看来你是想在这条街上碰碰运气了,我有必要再提醒你一点,你的货放在我店里,我可以为你在门口设一块广告牌。你如果去别人的店里面,基本上就只能依赖他们的老客户购买了。而老客户,转变原有的消费习惯没那么容易,不见得对你的新产品感兴趣。是让更多的人发现你的新产品呢?还是只依赖于老客户?你不是傻子,应该做出正确的选择。”

    郝俊很明显地感受到了她想挽留这单生意的意思,但联想到和她合作后不可能太愉快了,就坚定地摇了摇头,“你这话有说服力么?你能在门口为我设一块广告牌,别的店就不可以么?”

    荀望芝傲然而立,“当然不可以!只要我认为影响了我的经营,他们的广告牌就不合规矩!你是从南边那条路上过来的,你想一想,路过的那些鲜花店,有几个门口有广告牌的?”

    让她这么一说,郝俊还真觉得路过的花店没几块广告牌,特别是这个百花心外面的那条南北大街,十几个花店的门口都一块广告牌子没见到!

    但是,百花心的门口却有三块广告牌!

    然而,郝俊不会就这样被她唬住,“没广告牌有什么关系?你刚才不是也提到了广告投入吗?还有电视台,还有广播电台,还有昌阳的地方报纸,还有公交车上免费取用的商业简讯,还有路牌广告,还有护栏广告,哪个不比你店门口的宣传力度大?”

    荀望芝抱臂冷笑道:“昌阳电视台?昌阳广播电台?昌阳的地方报纸?纸片一样的商业简讯?你觉得现在还有多少人关注这些地方消息?关注它们的又有多少会关注鲜花店的广告?其中会有多少人成为你那款产品的顾客?”

    其实郝俊也不觉得这些地方媒体能对鲜花的受众产生多少影响力,比如说昌阳电视台的节目,他觉得自己租住的公寓楼里,只有几个老人和刚从农村搬上来的中年人还在看着。

    有的是感受一xc区的变化,有的是看看有没有自己认识的人上去露脸或者出了什么事,还有的只是上去看一眼天气预报。

    就像荀望芝所说,这些人转化为意念投影灯的顾客的可能性小得可怜。

    只从鲜花店的消费群体上说,在昌阳电视台打广告,还不如路牌广告、护栏广告管用呢,甚至真的不如鲜花店门口的广告看到的人多!

    郝俊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刚才说的广告投入,不会指的是你自己门口的广告牌子吧?”

    荀望芝丝毫不觉得难堪,“你现在还觉得不值吗?”

    郝俊看着她那张欠抽的脸,简直是无语了,原本还以为她是想忽悠去自己的几万块钱的广告投入给花店打广告,却没想到这几万块钱直接被她赚走了!黑!真黑!

    郝俊不想再和她啰嗦什么了,收拾收拾样品,说了声不用送了,开门出去。

    他推着车子离开时,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那块南云省天丽花业昌阳总经销的铜牌,突然觉得天丽花业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他很确定,不是因为香思鸟、缘海那里也有这块牌子的缘故,而是以前有人专门对自己提到过这个天丽花业,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当他的眼睛从那块铜牌上移开时,正好滑动到门南边的一个窗户上。

    窗户里面的荀望芝依然抱臂而立,脸色阴的能拧出水来。

    郝俊没有搭理他,调转车头向南边骑去。

    只是一小会儿,他就拐弯穿过了马路,停在了七彩恋歌的门口,还示威性地扭头看向百花心的那扇窗户。

    窗户里边的荀望芝,咬牙切齿的骂道:“该死!竟然真的去了七彩恋歌!故意和我作对!”

    郝俊在踏进七彩恋歌前,已经暗下决心,不再为了气氛融洽和老板相谈甚欢了,气氛再融洽,对方憋着的坏心思也难以改变。还不如开门见山的直接谈生意,成就成,不成就拔脚离开,回去重新琢磨销售意念投影灯的手段。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刚踏进七彩恋歌,就遇到了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