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29章】不知道算不算得罪
    自从爪哇国的杀手事件之后,倪辰北就和郝俊成了好朋友,每一次到昌阳公干都会找到郝俊闲扯几句,不过,有两次他面对的并不是郝俊。

    但那两次和郝俊交换穿越的会员,并没在倪辰北面前露出什么破绽,其中马克西姆还机缘巧合地教了他几句俄语和地方的方言土语,让他大感震惊,赞誉有加。

    当时马克西姆是考虑到郝俊已经掌握了这些国家的语言,所以在倪辰北和几个当事人交流困难时,不忍心看他急的抓耳挠腮的,就做了关键性的提醒。

    墨岛是副省级城市,虽然算不上国际大都会,但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华国名城,不但华国各地的人络绎不绝地去墨岛淘金,还有数以万计的老外常年居留在墨岛。

    圣诞节和元旦期间,墨岛更是人满为患,治安形势更为严峻,涉及到各种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的老外也迅速递增。

    这个老外,既包括货真价实的外国人,也包括那些操着晦涩难懂的方言土语的华国人。

    墨岛从事翻译工作的也不少,但现在的人们都有功利性,能够产生较大收益的语种,熟练使用的人满为患。

    那些稍微冷门一点的语种,别说熟练使用了,就连能不能完全听懂还是个事,更不用说方言土语了,也不用说使用本国方言土语的本国老外了。

    所以倪辰北就想起了郝俊,想当初那令一众专业人士汗颜的精准翻译,让他记忆犹新。

    “郝俊”机缘巧合地教给他的那几句俄语和方言土语,让他有一种随手拈来不费功夫的感觉,他当时就感到郝俊熟练的不可能只是那几句。

    眼看着春节就要临近,前往墨岛凑热闹的老外有增无减,倪辰北感到了一种浓浓的压力,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郝俊。

    他猜测郝俊应该能熟练地使用几种语言,是当前急需的专业人才,就想打电话证实一下,如果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就征询一下郝俊的意见,如果郝俊在春节和元宵节期间没有什么特殊安排的话,就打个报告借调郝俊一段时间。

    因为两个人已经成了好朋友,所以倪辰北肯定不能一通上话就谈工作,就得先扯点别的,第一句话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在忙什么呢?”

    郝俊和他也觉得比较熟了,而且休息日出来挣钱也不丢人,以前也是一到休息日就去好友成帅那里修理家用电器,所以他就像平时聊天一样随意开着玩笑:“我老爸的朋友研究了一点小玩意儿,我转悠着推销一下,等你下次来了,就有钱请你吃大餐了。”

    “噢?看样子利润挺丰厚的,随便卖卖就能请我吃大餐,是什么东西那么值钱?”

    “一款浪漫传情的高科技电子小产品。”

    倪辰北露出了会意的笑声,“噢,难怪利润丰厚,原来是情趣用品,说得那么文雅干吗?是为了显得有情调吗?话说回来,现在玩那玩意儿的,好像还真舍得花钱。对了,这些东西也不能乱卖吧,没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还是伤了关键部位,你又拿不出相关的资质”

    郝俊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喂喂喂,别想歪了!我在鲜花店里推销呢,和你说的什么用品毛关系也没有。不过你这一说资质什么的,我还真有个事问你一下,你认不认识昌阳质监局的上一级或者再上一级的领导,我可能得罪昌阳质监局的小人了,这款产品一摆上柜台,可能就会有点小麻烦。”

    倪辰北收起了笑声,“郝俊,你知道我有的时候嘴上跑火车,可我不是眼睛里揉沙子的人,乱七八糟、违法乱纪的事儿我是从不姑息。如果你的产品属于假冒伪劣,这事儿别找我。”

    “哎呀你就放心吧!我的倪支队!如果我这款产品真的不能上市,我绝没二话,但如果某些小人假公济私,那我就不能答应了。我让你帮我找一个上一级的领导,一是为了咨询一下,二是为了在某些小人假公济私的时候亮出来尚方宝剑,免得使用暴力破坏和谐社会不是!”

    倪辰北松了一口气,“这样啊,我想想啊……”

    大约一分钟后,倪辰北笑了,“郝俊呢,这事儿我这里帮不上忙,但你还真的不用去找外人,直接找你的二舅子,绝对摆得平!”

    郝俊一愣,“谁?”

    “你的二舅子!你女朋友江凌雪的二伯家的大公子——江乐津!他和墨岛质监局的领导们好着呢!虽说墨岛质监局和昌阳质监局不是从属关系,但说话肯定好使。”

    郝俊沉默了一小会儿,喃喃问道:“你再不认识其他人了?”

    “你说我这个职业吧,基本上都是绕着铁路打转转,和这些地方上的头头脑脑们打交道的机会真的不多。怎么?你把江乐津也得罪了?”

    “不知道算不算得罪,上一次和我拼酒,想让我难堪,结果是拼的他好几天以后还不能听那个酒字,一听就吐。”

    这下子轮到倪辰北沉默了,“你还真是人才啊!江乐津号称酒坛子,不是说喝遍墨岛无敌手吗?不是说经常喝到对方爬着走吗?竟然被你喝到一听到酒字就吐!”

    “呃,意外,纯属意外。”

    “那你就请江老爷子出面吧,就江家的产业规模来说,质监局绝对要给老爷子面子的。”

    郝俊想了想,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就不麻烦他老人家了。”

    “那你还是找江乐津吧,你没听说过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你就说直接说要找他喝酒,他立马就会服软!对了,你的那个浪漫传情的什么科技,要不要在墨岛火车站这边帮你推销一下,这里的客流远非昌阳可比。”

    郝俊下意识的看了看舒怡婷她们,如果没和她们交流过,倪辰北的提议还是很诱人的。

    但他现在觉得,这款产品交给舒怡婷她们运作,效果也不会太差,而且还可以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

    他的手机音量并不大,但办公室的空间太小,舒怡婷她们断断续续的能听到一些内容,估计她们听到倪辰北的提议了,都在用希冀的目光看着郝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