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30章】消除你的后顾之忧
    郝俊知道墨岛火车站的客流绝对很大,但旅客就是旅客,能转化成顾客的比例不会太大。尤其是近些年出门旅行的人,消费越来越理性了,除了吃的喝的等旅途必需品,很少掏钱了,更不用说价值较大还从没接触过的东西了。

    而且,郝俊的工作地点就是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深知赶火车的大部分人时间没那么富余,对于需要演示后再销售的产品没那么多耐心。下了火车的人又极少在车站周围逗留。

    七彩恋歌虽然实体店的客流量不是太大,但网上销售还算说得过去,还有160多家联营互动的实体店。

    然而在七彩恋歌的网上销售平台浏览的人,在她们的实体店和联营互动的实体店浏览的人,几乎都是顾客,大多数就是奔着买东西来的。

    因此,单论顾客的数量,还真不一定是墨岛火车站占优势还是七彩恋歌占优势,反正意念投影灯一共才有1440个,郝俊觉得没必要把销售场地扩大到墨岛火车站了,他就谢绝了倪辰北的好意。

    倪辰北顺势转了话题,问起郝俊的近况,又聊起了郝俊春节及元宵节的时间安排。

    舒怡婷她们放下心来,但觉得郝俊不像是马上挂断电话的样子,在这里听着人家打电话不太好,现在又不好把郝俊这个大供货商请出去,就互相使了使眼色,从办公室退了出去。

    丛蓓大概是刚在网上没谈妥生意,一边往外走一边和薛艳灵轻声说:“真得多准备点儿仿真花了,品种太少了。有些岁数大一些的总觉得鲜切花的寿命太短暂。”

    薛艳灵微微叹了一口气,“现在要全力备战情人节,过了情人节再说吧。”

    从一月十三号也就是今天开始,铁路部门正式进入了春运期,郝俊身为火车站的安检员,就要开始忙碌起来了。

    特别是二十号小年过后,其忙碌程度远非平日可比,春节、元宵节前后也都是极为忙碌的,可以说没有特殊的情况请假都困难,有时像今天这样的正常休班也有可能被要求加班。

    郝俊离老家比较远,所以想照顾一下关系不错的本地同事,春节及元宵节就不回老家过了,能正常休班的前提下,帮那些本地同事代代班,让他们家人团圆的时间多一些。

    倪辰北心中有数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到元宵节前后,你那边没有任何特殊情况是吧?”

    “对啊。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又想让我去帮你审案子吧?噢,说起来也不是一点儿事都没有,我不正在鲜花店里推销产品嘛,我要时刻关注销路啊,现在还得一起想办法先把鲜花店的知名度和业绩往上提一提。”

    倪辰北先忽略了郝俊的问话,“怎么,你去的那家鲜花店声名不显?怎么不找一家更出色的?”

    “我倒是想!可他们一个一个的心怀鬼胎,没有合作的诚意,老是想算计我。这家店是几个女大学生合资创业的,挺有诚意的,也挺有想法的,而且还有一个我原先的熟人,她们想让我……扶持一下,我就答应了。哎,老倪,你还没说问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嗯,让你猜着了,是准备把你借调来一段时间,不过听你话里的意思,对你父亲那位朋友研发的东西好像很上心。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把你借调来之后,如果那些东西销路不畅,可能成为你的后顾之忧。”

    郝俊本来就想靠着意念投影灯大赚一笔,当然希望销路大开的好,但也不能表现的太那个了,“后顾之忧不至于,但一点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现在那家鲜花店的知名度和业绩都不怎么样吗?”

    “其实,这家鲜花店在昌阳排名第四,哦,是我排的第四,如果按照经营面积算,绝对是第一。奈何其他三家都各有门道,还都声称是南云省天丽花业的总经销,再加上其它一些原因,这家店就稍显逊色了。”

    倪辰北笑了,“都是天丽花业的总经销?哎,你说的那家店经营面积在昌阳最大是么?”

    “绝对最大,三百平米呢。”

    “你刚才说她们想让你扶持一下,是资金有困难吗?你是怎么扶持的?”

    郝俊看了看大厅里的舒怡婷她们,“资金?目前可能真的不宽裕,销售大厅里显得有些空,估计也是一边进货一边卖,有些生意就错过去了。其实我也算不上扶持,只是同意给她们代销而已。怎么?你想找个地方投资?”

    “我可没钱给她们投资,但她们资金困难的话,我可以帮忙解决一下货源,比如说代销。既然你觉得她们挺有诚意的,也挺有想法的,我就帮忙解决一下,消除你的后顾之忧。这样啊,我马上联系一下,估计问题不大。顺便问一句,你放给她们的货价值多少?”

    “大约六十万吧。”

    “嚯嚯,看不出来啊!六十万都轻描淡写的。”

    郝俊下意识地解释道:“也不是我能赚那么多钱,是我父亲的朋友,我只是帮帮忙,赚个辛苦费。”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我也不跟你借钱。我这就联系那边,先挂了哈。”

    郝俊连忙跟上一句:“实话实说啊,我和她们不是特别熟,万一代销过程中出了什么岔子,可别赖我,你要不要亲自来考察一下?”

    “用不着,人家一天赔进一个店去都不带心疼的。行了,等我信儿。”

    郝俊挂了电话后,把手机装进了口袋里,走到了舒怡婷她们的旁边。

    一个店员正稍显失落地问薛艳灵:“老板,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省钱,这样的话他可能再也不来了。”

    薛艳灵的态度很坚决:“那也没办法,不能每次都这样迁就他,他的嘴又那么碎,传出去会被其它花店戳脊梁骨。”

    待到那个店员离开后,郝俊好奇地问:“怎么了?”

    舒怡婷解释说:“一个老客户,每次包花束都拼命压价,我们只能在适当的范围内打折,然后通过多加配花或者加赠玩偶、彩带、花瓶的方式降低他的消费成本。但他非得让我们直接落价不可,一次两次的还行,次数多了会破坏整个鲜切花市场的价格和秩序,导致大家竞相压价,最后的结果就是都不赚钱。他刚才又借口说带的钱不够了,但他下一次是不会补上的,所以我们宁肯不再赚他的钱了。”

    郝俊想起了荀望芝也说过类似的话,不由得暗暗点头。

    或许有的人会觉得舒怡婷她们的做法很傻,有钱不赚,但郝俊不这么认为,不论哪个行业,要想长远发展,都不能自毁前程。那些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不是被行业所唾弃,就是悲天怨地的黯然退场。

    所以,想发展壮大的,都会自觉维护游戏规则,不计较一时的利弊得失,才能保证自己所在的行业长盛不衰,才能保证自己永远有钱赚。那些石油输出国就是这样掌控油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