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31章】娃娃鱼?
    郝俊带着她们去门外搬箱子,舒怡婷才知道抽纸箱子里是价值约六十万的货物!

    三个女孩咋舌不已!郝俊的心得有多大!竟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自行车后座上这么长时间!

    在她们讶然的目光中,郝俊淡然自若的一边解绳子一边说:“我赞成婷婷的说法,谁闲着没事偷一个绑着大纸箱的上着锁的不值钱的自行车?而且,有你们的店员在门里面看着,刚才那间办公室还有监控,我一直瞅着呢。”

    他解开了绳子,搬着纸箱子进了大厅往办公室那边走,舒怡婷要去推一个手推搬运车过来。

    郝俊摇了摇头,“很轻的,不用了。”

    丛蓓侧耳一听,“大哥,好像你的手机在响,把箱子给我吧。”

    郝俊回了句:“没事,进了办公室再接。这箱子对我来说很轻,对你们女孩子来说还是有些分量的。”

    他一直把纸箱搬进了办公室,放下后,出去洗了洗手。

    洗手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他因为手湿湿的又没接。

    他回到办公室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手,摸出了手机,刚要看一下未接电话是谁的,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虽然来电号码不认识,但郝俊考虑到可能是连打了三遍,可能不是打错的,先接了再说。

    听筒里传出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我是邝伟宣,娃娃鱼和你叫唤过了吧?”

    娃娃鱼?叫唤过了?什么鬼?

    邝伟宣是谁?

    郝俊没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听声音大约三四十岁,就回道:“大哥,你打错了吧?”

    “错了?等一下?”

    只是一小会儿,他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没错啊,我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对过了,你不是郝俊吗?”

    “我是郝俊,可我没养过娃娃鱼,最近也没见过娃娃鱼。”

    对方哈哈大笑起来,“我就知道,被大倪摆了一道!不过也没关系,我告诉你个小秘密,倪辰北的绰号叫大倪,娃娃鱼的学名是大鲵,明白了吗?”

    郝俊恍然大悟:“就是说和他关系铁的都叫他娃娃鱼!”

    “对喽!那你叫他什么?”

    “他比我的岁数大了一轮还挂零呢,我都是叫他老倪。”

    “嗯,说起来他也混得算个人物了,他能同意你叫他老倪,说明你们关系也挺铁。那咱也就不用瞎客气了,你和娃娃鱼说的那个花店叫什么名字?”

    “七彩恋歌。”

    “等一下,我查一下。”

    郝俊刚一接起电话来的时候,舒怡婷她们自动“屏蔽”了自己的耳朵,都在电脑前查看信息。此刻一听郝俊提到了自己花店的名字,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三双晶亮的眼睛都盯在了郝俊的脸上,耳朵也都支楞了起来。

    邝伟宣的声音从听筒里再度传了出来:“哦,我找到了。上个月的报表上显示,三号进过一次货,十二号进过一次货,十九号进过一次货,总计2.1万的货。嗯,在一个县级市也算是不错了,如果还同时进着别家的货,效益就更不错了。”

    郝俊下意识地扫了薛艳灵一眼,薛艳灵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感觉,很显然,她不但听到了对方的话,还全被对方说对了!

    刚才郝俊因为事情有些突兀,心中还存了一点儿疑虑,那么现在是完全相信了,要不然不可能同时掌握三方原本不相干的信息。

    就在这时,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郝俊从耳朵边移开手机一瞥,是倪辰北的来电。

    郝俊对邝伟宣说了句:“邝大哥,是老倪的电话,我先接一下,你不要挂电话,我马上就转回来。”

    “你不用理他了。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肯定是没接着他的电话。我们刚才通话结束的时候,说好了他先和你说个大概,然后我过个三分钟再给你打电话。现在他一听你正在通话中,就知道咱们已经通上话了,你就不用理他了。”

    “我刚才不方便接听电话,错过了两次来电,这么说都是他打的?”

    “应该是吧,反正我一打就通。好了咱们接着聊,七彩恋歌的流动资金有多少?要说实话。”

    显然薛艳灵也听到了,连忙用手指了一下郝俊的手机,紧接着拿起纸笔写了两个大大的字加一个问号:是谁?

    郝俊快步走了过去,一边接过纸笔来写着字,一边慢悠悠地拖着时间问着:“你们的流动资金有多少?”

    舒怡婷和丛蓓因为离得稍微远点儿,没听清邝伟宣说了些什么,都疑惑不解地看看郝俊,再看看薛艳灵,再看看郝俊,再看看薛艳灵。

    郝俊把邝伟宣三个字写好了,推到了薛艳灵的面前。

    薛艳灵定睛一看,上半身猛地一挺,像是要站起来似的,却因为起的太急,姿势又不对,一下子没站起来,反而“噗嗵”一声坐翻了椅子!

    郝俊被吓了一大跳!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大的声音,邝伟宣也听到了,马上问了句:“什么声音?”

    郝俊随口说道:“打蚊子,碰翻了椅子。”

    “都快过年了,你们那边还有蚊子打?”

    郝俊只好继续圆谎:“越冬的蚊子,瘦的像针尖似的。”

    薛艳灵挣扎着爬了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呲牙咧嘴的对郝俊说:“因为刚交了房租不久,现在只有四万五。”

    郝俊如实转告给邝伟宣。

    邝伟宣沉吟了一下,“才四万五啊,难怪娃娃鱼说她们资金困难,这还真是资金困难啊!还有一个月就是情人节了,作为一个效益还不错的店来说,这点钱好干啥?那个平时和我们客服联系的QQ‘婷婷羽丽’管事吗?”

    郝俊看了看三个人,定格在舒怡婷的身上,“婷婷羽丽是你的QQ吧?”

    舒怡婷点了点头,又疑惑地看了看薛艳灵。

    郝俊马上回了邝伟宣,“算是这里的老三,不过老大、老二也在。”

    “她现在QQ在线上吧?不在线就赶紧上线,我稍后就加她一下,问她们点事儿,通过你转来转去的太麻烦。”

    郝俊马上转告了邝伟宣的意思。

    薛艳灵双手支着沙发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那张写着邝伟宣名字的纸,扶着桌子,瘸着腿,小心翼翼地一步步挪到了舒怡婷和丛蓓的桌子中间,像是怕声音大了再惊着手机那头的邝伟宣似的。

    她把纸举了起来,指着邝伟宣的名字,压低了嗓音像要靠着口型表达意思一样,“邝伟宣,南云省天丽花业的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