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34章】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
    丛蓓和舒怡婷连忙抽出大把纸巾沾薛艳灵身上的水,小小的空间里忙乱一片。

    郝俊正好借机退出了办公室,让她们在里面忙去,也免得被她们听见什么秘密。

    电话那头的邝伟宣沉默了一会儿,再度出声:“其实我和大倪的绰号,都是在我退伍那天诞生的,当时都哭得像泪人似的,我说他咧着大嘴像娃娃鱼,他说我哭得像个女人……说起来也真怪,有的时候吧,一听到这绰号,就想揍人。有的时候吧,听到这绰号,就有一种亲切感,就像现在听你说出来,简直就有一种被大倪当面叫宣宣的感觉。大倪说过几天会借调你一段时间,我也正好去墨岛办点事情,说不定咱们有把酒言欢的机会呢。”

    郝俊知道他现在不想回答自己的问题,想想也没有必要现在就弄个清楚明白,就随口说道:“邝老板是业内翘楚,是青年创业者的楷模,能和邝老板把酒言欢,肯定会受益匪浅。”

    “你怎么一下子又把距离拉开了呢?你和大倪算得上老铁,咱就不是外人了,你可别邝老板邝老板的叫,既然你叫他老倪,就叫我老邝好了……等一下,怎么觉得我一下子变老了?干脆这样吧,你也就比我们小个十来岁,就跟着我叫他大倪,跟着他叫我大伟,这样统一了称呼,听着就舒服,要不然还得耗费半秒钟琢磨你说的老某某是谁。对了,以后业内翘楚、青年创业者楷模之类的别当着我的面说了,从朋友的嘴里说出来,像是笑话我似的。”

    对于邝伟宣有意示好的行为,郝俊当然不会拒绝,“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对你来说,业内翘楚、青年创业者楷模等等都是实至名归,我看到过你们的宣传画册,你有一大堆国字号的荣誉和头衔呢,就算和你再熟,也是羡慕的紧呢,谁会笑话你?”

    “国字号的荣誉和头衔?那只是当初为了更好地推销自己做的包装而已,大多都是某某协会、某某联合会、某某中心等等,都是民间组织啊老弟!你心里有数了吧?官方色彩的没几个,而且即便是官方授予的,也往往都是往好里说、往大里吹,亲戚朋友有几个信的?”

    虽然这些道理郝俊多少知道些,但还是对邝伟宣的性情更添好感,由衷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事业有目共睹,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我到时候一定要多多请教经商之道,你可不要藏私哦。”

    邝伟宣的语气变得兴奋起来,“你要学经商?咱别的不敢夸口,脑子里这方面的学问可是塞得满满的,要不然怎么会被人称为业内翘楚、青年创业者楷模呢!”

    郝俊忍住笑意,“我已经不信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都是往好里说、往大里吹。”

    邝伟宣马上反应过来郝俊这是用他自己的话打趣,“也不是都往好里说、都往大里吹,总得有点事实吧?不管怎么说,我现在的事业有目共睹,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邝伟宣反过来用郝俊的话回了他,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邝伟宣告诉郝俊,他要去陪着客户吃饭了,今天下午两点到四点之间没有什么安排,如果郝俊有兴趣,可以接着聊。

    郝俊当然不会放过向他讨教的机会,马上就约定了,免得他临时有事。

    郝俊刚挂了电话,就觉得两边肩头都被捏住了!

    他下意识的刚要向侧前方闪躲,却突然被一片黑影挡住了!

    如果不是对方接着发声,他说不定就一掌推了过去,那可就尴尬了!

    原来是人高马大的丛蓓正把双手伸向他的脑袋两侧,按摩着他的太阳穴,还细着嗓子轻声柔气的说:“郝俊大哥,据说通话时间长了,会长皱纹的哦,我来帮你舒缓一下。”

    右后方的舒怡婷也嗲声嗲气的说道:“举了这么长时间的手机,大哥的胳膊一定又酸又胀了,我捏完了肩就给你捏胳膊。”

    郝俊哭笑不得,不用说,在左后方捏肩的那位,一定就是薛艳灵了。

    郝俊把丛蓓的两只手向两边分开,“行了,我不酸不胀也不怕长皱纹,你这像堵墙似的一下子移过来,我还以为天气预报又不准了,转眼间就乌云遮日了呢!”

    舒怡婷马上接口说:“我就说嘛,应该我在大哥的前面,你这么一大坨移过去,把大哥吓了一跳吧?”

    丛蓓花容绽放,“没办法,谁让咱是七彩恋歌的颜值担当呢!”

    舒怡婷“嘁”了一声,“头儿才是咱的颜值担当呢,你又臭美了!”

    丛蓓不慌不忙地说道:“就头儿那移动不便的腿脚,把大哥绊倒了怎么办?”

    郝俊把脸转向了左后方,“行了,你和舒怡婷也别捏了,你这还是伤号呢,快停手吧。”

    薛艳灵把脸往前凑了凑,笑颜如花,“大哥,邝总怎么说?”

    郝俊仰脸看着天花板,学着舒怡婷的口吻说:“我就说嘛,你们没那么好心,果然是为了套我话的,才这么一会儿就装不下去了。”

    薛艳灵立刻收了笑容,呲着牙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闭紧嘴,目不斜视,专心致志地捏着郝俊的肩膀。

    舒怡婷则是立刻和丛蓓展开了郝俊正面的“争夺”。

    郝俊一看有顾客往这边看,连忙喊停,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看你们俩,刚才都温柔似水,现在又疾言厉色的,你们都是在盘丝洞里修炼的得道妖精,能不能注意点儿形象?吓跑了唐僧哥哥怎么办?”

    舒怡婷和丛蓓愣了一会儿,才琢磨过什么意思来,敢情是把她们比喻成了对唐僧先魅惑后施威的蜘蛛精,她们差点儿笑岔了气。

    郝俊盯着舒怡婷问道:“这是你的主意吧?”

    舒怡婷瞪大了眼珠子,做出了一副卖萌乖宝宝的样子,“唐僧哥哥咋知道涅?”

    “这还用费脑子?你们都和我不熟,刚才还对我有一丝敬畏,怎么可能突然玩这手?你这家伙,本来就是个自来熟,一定刚从路纤纤那里套了点什么,是吧?”

    “嘻嘻,唐僧哥哥真厉害,一猜就中。刚才吧,我打电话问了问纤纤,纤纤说你平时挺喜欢和同事们玩闹的,我们这不是想和你快点打成一片么。嘻嘻,看来,效果还不错哦!咱们以后可就是一家人喽!走走走,赶紧吃饭去。”

    丛蓓从后门到院子里开车出来,薛艳灵吩咐了店员们几句,就和舒怡婷、郝俊从前门上了车,直奔薛艳灵预订的饭店。

    七彩恋歌的南边不远处就是十字路口,从十字路口一直往西就到了香思鸟,两家店遥遥相望。

    当郝俊他们上车的时候,站在香思鸟橱窗后面的宫梨叫了一声冉梓,冉梓也到了橱窗边张望。

    宫梨说:“嫂子,看样子是谈成了,箱子没再搬出来,现在又一起上了车,肯定是喝酒庆祝去了。”

    “今天中午得和你哥好好商量商量,可不能让那几个小姑娘借此机会飞咱们头上。”

    “嫂子,我就说千万别把那生意黄了嘛,你偏说没事,就算是借钱,也应该留下那批货。”

    “行了,别说没用的了,多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郝俊他们回到了花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钟了。

    郝俊让舒怡婷她们清点了意念投影灯,郝俊假说是随便弄了个包装,但包装上的说明等等是有用的。

    郝俊让她们把耗光了电的都拿到有阳光的地方充电。

    因为说明上明确写着待机一年,郝俊没有带出来的外包装大纸箱上的生产日期表明,出厂还不到一年,之前随意抽查的结果表明电源状态极佳,性能也很棒,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该交流的东西,吃饭的时候都交流过了,丛蓓忙活着网上的信息,薛艳灵开始研究展示意念投影灯的橱柜和宣传用语,舒怡婷开始设计意念投影灯的相关网页。

    郝俊觉得应该考虑江乐津的助力问题了,毕竟意念投影灯一上市,香思鸟那边就有可能制造人为的麻烦,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他给江凌雪打了个电话,想要一下江乐津的电话号码,被告知江乐津去外地的产业视察了,大约五六点钟才能回墨岛。

    等江乐津回来后,江凌雪确定他没有事情缠身,会即时通知郝俊打过电话去。

    郝俊挂了电话后,觉得闲来无事,想看一下江乐津名下产业的情况,就上网查阅起来。

    看着看着,他的眼睛都顾不得眨了,怎么觉得意念投影灯更适合江乐津呢?

    而且,有秒变土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