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37章】是我的错觉吗?
    当郝俊亲自端着最后一个菜上桌时,江乐津急不可耐地问郝俊有什么事求自己。

    郝俊笑着指了指桌上的菜,“二哥,今天的海鲜不少,放凉了可就影响口感了,先吃着。”

    米倩举双手赞成,“就是就是,再不吃就凉了,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江乐津一听米倩把自己比喻为太监,刚要瞪眼,米倩慢慢地握紧了小拳头,江乐津把脸扭到了一边,“就知道武力威胁,男子汉大丈夫,不跟你一般见识。正好肚子也饿了,那就先吃了饭再说。”

    江乐津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人,但郝俊的厨艺绝不是盖的,干烧大虾、炸蛎黄、香辣七彩蛤都让他大快朵颐。

    江乐津把第十块芙蓉鸡片放进了嘴里,“郝俊,你的厨艺还真的比陆大宝稍胜一筹,这软嫩滑香的味道让我舍不得放下筷子。趁着我现在心情好,你赶紧说说有什么事求我吧。”

    郝俊不慌不忙地给他舀了一小碗清汤西施舌,“不着急,先吃着,这汤趁热喝最鲜美,再来一碗吧。”

    十几分钟后,江乐津又忍不住了,“郝俊,都是自家人,没什么不好张嘴的,有事就说话,能帮的话我肯定帮,你快说说有什么事求我吧。”

    米倩扑闪着大眼睛看看郝俊,又看看江乐津,“好奇怪的说,究竟是谁求谁办事?为什么我会有二哥求郝俊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江凌雪忍不住扑哧一笑,这就是郝俊说的“他得求着我来帮我的忙”?

    郝俊猜到了她为什么发笑,暗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好戏还在后头呢!

    郝俊笑嘻嘻的把锅塌黄鱼移到了江乐津的面前,“早就说了,只是小事一桩,茶余饭后谈笑间就能办成的事儿,不忙,不忙。来,二哥,爷爷很喜欢这道锅塌黄鱼,说是香甜盈口、柔和绵软、鲜味悠长,你多吃几口。”

    江乐津有点着急了,郝俊到底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琢磨了那么多蹂躏郝俊的法子,可别用不上啊,那可消耗了一大批脑细胞呢!

    他匆忙吃了两口黄鱼,“郝俊,从科学的角度上讲,大量饮食后,大批的血液涌向胃部帮助消化,脑部供血就会大大不足,思维就没有那么敏捷了。你是第一次求我办事,就算事再小,我也得办的像模像样吧?所以,你还是先说出来的好。”

    郝俊点点头,“二哥言之有理,看来很注重养生啊。”

    江乐津也赶紧点点头,“就是嘛,所以啊,你现在就说出来吧,以免二哥吃饱喝足了脑袋不清醒,连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不是砸二哥的牌子嘛!”

    还没等郝俊回话,米倩冲着翘首期盼的江乐津补了一刀:“二哥,人家郝俊都说了,茶余饭后谈笑间就能办成的事儿,不忙,不忙。你看看,这油爆双脆的刀工真是绝了,猪肚尖的花型好漂亮,我实在是不忍心下筷子了,你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你把这盘子包了圆吧。”

    江乐津的脸耷拉下来了,“米倩,二哥谈正经事呢,你能不能别跟着掺乎?别以为我忍着你就是怕了你,我那是为了和谐知道不?”

    米倩再次捏紧了小拳头,像要示威似的。

    江乐津又把脸拧向了一边,“我不喜欢啃猪蹄,你不用晃来晃去的加餐了。”

    郝俊连忙当起了和事老:“多大点事儿?多大点事儿?你们pk了多少年了,还这么有兴趣啊?那我就说事吧。二哥,听说你和质监局的领导关系不错,好到了什么程度?”

    江乐津胸脯一挺,“二哥不是吹,他们见了二哥,几乎都是先打招呼。”

    “方便说一下这关系的有效期吗?”

    “有效期?只要二哥还在,”

    米倩抢着说道:“二哥太会玩了,二哥游乐场里的大型游乐设施、场内专用车辆、索道什么的,都是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负责监督管理。科长他女儿喜欢白鲸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二哥就把他女儿培训成了海洋世界的白鲸驯养员,高薪伺候。然后一步步渗透质监局,用各种阳谋结交了半数领导,阳谋哎,谁也不能说二哥玩歪门斜道,谁也不能说那些领导变相接受人家的好处。”

    郝俊有些惊讶,“别的不说,就说把那位科长的女儿培训成了拿高薪的海洋世界的白鲸驯养员,难道就经得住任何推敲和质疑?”

    “要不然说二哥会玩呢,人家是公开招聘的,首先是根据外国专家的建议限定了招聘范围,然后是公开选拔,五轮定胜负,谁会觉得有猫腻?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公平合理的,其实每一步都”

    江乐津打断了米倩的话:“你不多说话,也没人拿你当哑巴,你跑题跑到太平洋了。”

    郝俊便问起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是做什么的。

    江乐津说:“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负责锅炉、压力容器、压力管道、电梯、起重机械、客运索道、大型游乐设施、场内专用机动车辆等特种设备的安全监察和监督管理工作,依法查处各类违法行为。你该问的也问了,说说你有什么事儿求我吧。”

    郝俊端起了酒杯,“行,我心里有数了。来,二哥,我敬你一杯。”

    “别介,你有数,我没数,先说清楚了,我再干杯。”

    “都说了是小事,就是昌阳质监局有个特种设备安全监察科的科长可能会找点儿小麻烦,玩阴的我不怕,怕的是他玩政策、搬条文,所以我得未雨绸缪。既然二哥说得这么肯定,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也就不用忙着研究什么条文了,只要他敢蹦跶,我就立马请二哥出面,找个官大的,压死他!”

    江乐津愕然了,“真的就这么点事?”

    “那当然了,要不然我一直说是小事嘛。来,二哥,干杯!”

    江乐津顿时生出了一种一百零八拳都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自己岂不是白白耗费了那么多脑细胞!这点事对于江家来说,确实是小事一桩,而且江老爷子要插手的话,打个电话就足够了,自己没有朝郝俊发威的基础啊!

    米倩有些奇怪,“昌阳和墨岛没有从属关系,墨岛的质监局为什么能管住昌阳质监局?”

    江乐津没心情回答她。

    郝俊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只是听倪辰北说找江乐津肯定好使。

    倒是江凌雪知道一些,“这两年一直疯传昌阳要划归墨岛,到时候墨岛质监局就会成为昌阳质监局的上级了。另外,官员升迁也不是无迹可寻,墨岛质监局的进入省局领导层的几率,肯定比昌阳质监局大得多,所以昌阳质监局的领导肯定得给墨岛质监局的领导面子,以免无意间得罪未来的上司。其它的弯弯绕我就不清楚了。”

    米倩明悟似的点点头,郝俊也觉得江凌雪说的有道理。

    郝俊看着气势全无的江乐津,确定自己已经掌握了话语权,接下来的事情,会毫无悬念地沿着自己的轨道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