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42章】好歹也算是自家人
    郝俊刚才体验了几种比较有代表性的vr和ar设备,相应的价格都是公开透明的不需要特别去打听,他觉得现有的了解足以应对接下来的“谈判”了。

    当然,在这之前还有个事情要做。

    他去了卫生间,但体验馆的人气挺旺,卫生间也人来人往的挺“热闹”,他只好临时改变了直接录制语音的策略。

    他占据了一个小隔间,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实时新闻,编辑了一段文字,转换成拟人化程度较高的语音后,分享在了自己的微信上,然后定了个闹铃。

    他回到了体验馆的多功能休息区。

    江乐津早已给他备好了饮料、水果和小点心。

    江凌雪和米倩已经吃了好几份了,江乐津心里有事,也吃不下,他们都看着郝俊自己又吃又喝的。

    坐在郝俊对面的江凌雪让他抬起头来,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又看,“你真的没事啊?玩了这么长时间,眼睛竟然不怎么红,脑袋也不晕吗?”

    郝俊也觉得现在挺抗造的,或许是身体经过了多次改造的缘故,眼睛还得益于无限聚焦的功劳。

    他很夸张地晃了几下脑袋,“我本来就是运动型的,一点儿也不觉得晕,大概是你们的体格太差吧?”

    米倩嘁了一声,“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不就多玩了一会儿游戏么?有什么好嘚瑟的。”

    郝俊哈哈一笑,“有本事你也嘚瑟俩小时,没本事就把嘴闭上,老老实实地看别人嘚瑟。”

    十分钟后,郝俊把盘子往前面一推,拿出纸巾擦了擦手,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九点多了,我得走了,还得排队买票呢。”

    江乐津马上问道:“你还没买票?”

    “没呢,墨岛是始发站,现在的票也不紧张,百分百的买得到。”

    “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齐南。”

    “和你订购那些意念投影灯的是做什么的?”

    “二哥,这个没必要和你汇报了吧?”

    江乐津并不觉得尴尬,反而满脸的笑意,“二哥是想买下你的意念投影灯,所以才想知道同样感兴趣的是什么人。”

    “你放心好了,不是你的同行。”

    江乐津见郝俊不想继续说下去,就转了个话题:“你们是正式达成了购买意向吗?”

    “没有,但也算是熟人了,十之*可以完成交易。”

    江乐津搓了一下手,“既然没有正式达成购买意向,也就不存在背信违约的问题。而且,你也说十之*可以完成交易,也就是说你可能会失望而归。不如这样,你直接把这批意念投影灯卖给我,我直接付你现款,怎么样?”

    郝俊很果断的摇摇头,“不行,既然答应了人家,当然就得把货送过去,不能让人家觉得我说话不算话。好了,我要走了,等下一批货到了的时候,我先给你打电话。”

    郝俊要走,江乐津想竭力留住他,“你不是说下一批货时间不定吗?万一你拿不到手怎么办?这358个,我也能一口吃下,你又何必舍近求远呢?好歹咱也算是自家人,有好处的事不要便宜外人啊!而且,我不需要你送赠品。”

    之前在郝俊更换体验设备的时候,江乐津故意找话和他说,他为了更好地达成和江乐津的交易,的确说过下一批货时间不定,但没说过有可能拿不到手之类的话。

    所以,郝俊“安抚”他说:“你放心,下批货也肯定由我出手,我保证货一到就先联系你。好了,不多说了,你们谁送我去火车站?”

    郝俊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时间,站起身来调转了一下角度,静等着闹铃响起,这个角度可以避免其他人看到他的手机屏幕。

    江乐津正做着最后的努力游说着,郝俊的闹铃响了起来。

    郝俊做了个嘘的手势,立刻打开微信,点开了那个语音文件,做出了正在通话的模样。

    话筒里传出了一个沙哑着嗓子的男人的声音:“郝俊老弟啊,真是对不住,我今晚是回不了齐南了。这雪下的,滨城机场全员出动,清理都来不及,一个多小时前就宣布关闭跑道了。刚刚有了准信,不过也不能说是准信,说是预计明天中午才能重新开放。这样的话,咱们很可能得下午才能见面,如果天气预报不准的话,可也就难说了。真是对不住!这样吧,你尽管找个豪华宾馆住着,食宿都算我的。”

    郝俊婉言谢绝了,“不用那么麻烦,我还没到齐南,正打算买票上车呢,既然这样,我就先不去了吧。你明天确定了几点能回到齐南再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时间充足的话就赶过去,如果时间紧张的话,咱就再约个时间。”

    “也行,也行,对不住了老弟,等见了面,老哥给你正儿八经的赔不是。”

    “没关系,这是天气惹的祸,你别太当回事,安心休息好了。”

    郝俊挂了电话,坐在他旁边的江乐津喜笑颜开,“真是天助我也!郝俊,这可不是咱如何如何,是他的时运不济,不是,是由于他的原因使交易发生了变化,你可以毫无顾忌的把这批货卖给我了。”

    郝俊略显迟疑,“这不太好吧?是客观原因,又不是他的本意。”

    “做生意有的时候就像打麻将,经常要大满贯了遇到个截胡的!有的时候像下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有的时候像画画,点错了一笔就得从头画起。得了便宜的可以欣喜若狂,但吃了亏的也用不着怨天尤人,胜败乃兵家常事嘛,世界这么大,有的是生意做,更何况是由于他的原因导致交易出了变数,他也没有记恨你的理由。如果他真的因为这次变故记恨你,正好让你认清了他的为人,这种人不交也罢,对吧?”

    郝俊还真的有些佩服江乐津的口才,愣是把一件意外造成的小插曲上纲上线,翻过来覆过去都是可以取消交易的正当理由,即便自己真的有那么一个客户,自己也不会觉得放弃交易有一丁半点儿的不合适了。

    郝俊坐了下来,“今天晚上没有回昌阳的车了,我就只能住在墨岛了,等明天先看看官方的报道吧,如果滨城的大雪继续影响交通,咱们再谈这批货的事。”

    江乐津掏出了手机,“还是现在就查查吧,起码心里有个底。是滨城吧?我没听错吧?”

    郝俊点点头,因为这里比较嘈杂,他故意把手机的声音调大了,江乐津近在咫尺,当然不会听错。

    江乐津输入关键词一查,喊了一声:“我的个乖乖!真的是老天助我!”

    他接着就念了出来:“民航资源网1月13日消息:从14点30分至20点,滨城机场共有32架次航班取消,5架次航班备降周边机场,1架次航班返航,大量乘客滞留航站楼。今日滨城遭遇新一轮雨雪大风恶劣天气,民航资源网从滨城机场了解到,今日晚间20点起跑道达不到起降标准而关闭。滨城机场全员出动,开展除冰雪作业,但由于持续降雪中,飞机起降仍不能恢复正常,预计明天中午才能重新开放机场。”

    江乐津很快又找到了另一条官方消息:“由于冰冻天气原因,滨城辖区所有高速公路全线封闭,快客也全部停运。”

    江乐津笑得眯起了眼,“看来这次的天气情况确实挺恶劣的,机场关闭了,高速也封闭了,而且还是持续降雪中,只怕明天中午也不能恢复正常呢。郝俊,你还是直接和我交易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