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49章】不用交代了!
    因为江乐津的人找准了可代替阳光进行充电的光源,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了,参与体验的人是一批接着一批,一直到了凌晨两点还势头不减。

    因为明天是周末,来体验的人都不在乎晚睡晚起,但游乐场的周末可不能晚开门啊,江乐津只好把几个主事的都叫了来,紧急安排今晚加班和明天轮休的方方面面。

    江凌雪和米倩早上没必要早起,便各自拿着郝俊送的两个意念投影灯边玩边轮番充电,玩了个不亦乐乎。

    郝俊考虑到这个营销方式会大赚特赚,却没想到这样火,即便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他也险些按捺不住打电话给薛艳灵、舒怡婷她们的冲动,还玩什么“把爱说出来”?在鲜花店里怎么可能卖出几万块钱?

    虽然郝俊在上火车来墨岛之前就和同事打过了招呼,周六换班休息,但他也不想熬夜熬得太晚,等天亮了还打算去拜访一下倪辰北呢。

    于是,他让江乐津给安排一个睡觉的地方。

    江乐津的精神状态有些奇怪,郝俊忍不住问怎么回事。

    江乐津哭笑不得,原来他是被纷至沓来的酒友、死党、生意伙伴快折腾死了,电话也是一个接一个,都是责怪他有了新项目不让他们先过一把瘾的。

    这个问题,郝俊可就帮不上忙了,既然帮不上忙了,索性安心睡去,嘿嘿,眼不见心不烦……

    江凌雪和米倩一直玩到了天蒙蒙亮,得知郝俊已经睡下了,就叫醒了司机,回家安睡了。

    可怜的江乐津,一直没捞着合眼,直到郝俊醒的时候才打发走了最后一个死党,送走了最后一批享受最优惠价格的体验者。

    这是自游乐场建立以来,除了开业庆典外,唯一的一次通宵营业,而且业绩不菲。

    接下来的体验价格将是每十分钟二百了,下午二百三,晚上二百六。

    事情早都安排好了,不用他多操心了,但他也没精力洗漱了,得抓紧时间睡两个小时,等睡起来还得继续应付来“找他麻烦的”,谁让他交游广阔呢……

    郝俊吃了点点心,给倪辰北打了个电话,得知他连夜审案子,一夜没回家,正在办公室里喝豆浆吃油条呢。

    郝俊想了想,去体验馆的经理办公室看了一下,只有两只意念投影灯还没有拆过封。

    他和体验馆经理打了个招呼,把两只意念投影灯装进口袋里拿走了,打的去了墨岛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

    倪辰北正用双肘支着脑袋猛揉太阳穴,让郝俊先坐一会儿。

    等到倪辰北直起了身子,郝俊关切地问道:“很棘手啊?我能不能帮上忙?”

    倪辰北颇显无奈地摇着头,“那家伙简直是个滚刀肉,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最重要的事情还没交代出来。我们能用的方法都尝试过了,前天还请了两位心理专家,昨天上午还用了测谎仪。那家伙的心理素质不一般,两位心理专家无功而返,还能让测谎仪失效!那可不是通过监测心跳、呼吸什么的异常波动下结论的便宜测谎仪,操作测谎仪也是位心理专家,却也无奈地离开了。唉,头疼死了!”

    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儿就有人敲门。

    倪辰北喊了声进来,一个中年刑警应声而入,“倪支队,嫌犯又开始狂躁了,你看是继续呢?还是先让他镇定下。”

    “继续!把他耗个昏昏沉沉的,我就不信一点儿话掏不出来!”

    等到你那刑警离开后,倪辰北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审讯真操蛋!要求全程监控不说,还不准打不准骂,有反侦察经验的嫌犯简直是有恃无恐,这个滚刀肉更是让人难办,现在是没别的法子了,只好让他不能好好睡觉、休息了,希望可以让他在脑袋昏昏沉沉的时候暴露点什么吧。”

    郝俊笑了。

    倪辰北瞪着大眼嘟哝道:“你小子有病吧?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没说有什么好笑的,只是觉得我今天是歪打正着,可能又要帮上你的忙了,可你这态度,让我据地不太爽啊。”

    倪辰北三大步跨到了郝俊的身前,双掌抱住了郝俊的肩膀,“啥玩意?你能帮上我的忙?可别忽悠我!我已经被那家伙弄得交谈了了额,经不起你忽悠了。”

    郝俊一呲牙,“哎呦哎呦!你轻着点儿!”

    倪辰北连忙松开了手,一屁股坐在了郝俊的身边,“别娘娘妈妈的,我知道你抗造着呢!赶紧说办法!”

    郝俊揉了揉肩膀,“你是脑子不清醒了,下手没轻没重的,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先给你演示一下,你不要太惊讶,吓坏了我可是概不负责。”

    倪辰北的脑门一皱,“什么东西?让你说的怪吓人的!”

    郝俊摸出了一个意念投影灯,把包装剥掉塞进了口袋里,把背胶撕掉也塞进了口袋里,然后把意念投影灯粘贴到倪辰北的脑门正中间,直接捏开了开关。

    倪辰北的两只眼睛像斗鸡眼一样看向脑门中间,“你这是玩什么?”

    “我告诉你啊,你现在随便想点什么,你会见证奇迹的发生。友情提醒,不要想什么少儿不宜多画面,会让我降低对你的好感度。开始!”

    “还能想什么?这两天满脑子都是那块滚刀肉!”

    倪辰北虽然不明白郝俊究竟想做什么,但知道郝俊不可能在他焦躁的时候搞什么无厘头的东西,就点了点头。

    郝俊伸手捏开了意念投影灯的开关。

    这一次倪辰北只是眼珠子上翻瞥了一眼,就开始回忆审讯过程中让他挠头的事了。

    立体投影浮现在半空中,那块滚刀肉正慵懒地靠在审讯椅上,乜斜着双眼看着倪辰北。

    倪辰北被吓了一大跳,脑袋瞬间静止了,投影也就像暂停了一样。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投影自然也随着升高,保持着和他视线一平。

    这可把他惊着了,下意识的向侧后方一错步,挥手就是一掌!

    那投影又跟近了一步,还因为他的手掌一挡,投影不完整了,他才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