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50章】蚂蚁的世界
    郝俊马上教给倪辰北怎么使用意念投影灯,倪辰北觉得第一次用这种手段对付心理素质特强的犯罪嫌疑人,还是让郝俊亲自上场稳妥一些,或许机会只有这一次。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倪辰北把该准备的东西准备齐了,带着郝俊进了审讯室。

    正在审讯室里的两个刑警都认识郝俊,上一次郝俊协助审讯爪哇国杀手的过程让他们记忆犹新。

    那个滚刀肉嫌犯大约三四十岁,原本没瞧得起看上去比他还年轻的郝俊,因为他这些日子打交道的不是刑警就是心理专家,但无论是刑警还是心理专家,通常是年纪越大越有经验。

    但当他发现那两个刑警对郝俊都比较尊重时,下意识的多看了郝俊两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为了防止投影出现的时候嫌犯发现不对劲儿,倪辰北先用黑布给他蒙上了眼睛,然后给他戴上了特制的蓝牙耳机,把两只耳朵扣的严严实实的有效隔绝了外界的声音,并固定了耳机,以防他甩脱。

    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心理素质还真是过硬,自始至终没开过口,也没做出抗拒和挣扎的动作,好像是真的一切都不在乎。

    倪辰北把待会儿要出现的情形和两个刑警做了个简短的说明,以免到时候他们一惊一乍的。

    然后让他们两个一起聚拢到嫌犯跟前,等一下要共同辨别任何投影出来的细节,以免错失了良机,因为只靠监控回放可能要受制于角度问题。

    按照提前商量好的步骤,郝俊在衣领别上了和那个蓝牙耳机配对的麦克风,拿出了另一个还没使用过的意念投影灯,粘贴在了黑布上端,故意使劲按了一下,顺势捏开了开关,就像是用力点了一下嫌犯的脑袋。

    嫌犯依然毫无反应。

    郝俊开口说道:“你这么固执真的有意义么?就算是他们不介绍,你也应该想到我是来做什么的吧?比你难缠的嫌犯,栽倒在我手里的每年都有近百个。所以,你不要有什么侥幸心理了,不要以为还可以蒙混过关,坦白交代可以从轻量刑。你本人罪不至死,但继续为了所谓的义气,或许就真的要和家人永别了!”

    投影出现,那是一幅告别式的场景,应该是嫌犯本人的视角。他面前是一个鬓角斑白的清瘦妇人,旁边还有一个年轻女人,身边跟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

    清瘦妇人面现担忧之色,劝嫌犯不要出远门了,钱没有赚完的时候,就在县城找点儿活干,一家人还能经常见面。

    但嫌犯很坚决,因为他觉得没钱就没有幸福,一定要找个赚大钱的活儿,好让别人都瞧得起他。

    年轻女人上前抓住了嫌犯的胳膊,满脸的不安,说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春节了,好多人都忙着返乡了,这个时候就不要出去了,过了年再说吧。

    突然,画面一变!

    很突兀地变成了在墙上乱爬的蚂蚁。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郝俊和倪辰北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嫌犯这是强行思索一个无聊无意义的场景,迫使自己不再回忆容易引起情绪波动的事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一次投影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但郝俊不想冒险暂停节省电力,那可能会让嫌犯更加警觉。

    郝俊关上了麦克风的开关,和倪辰北紧急磋商后,临时改变了计划。

    为了不被嫌犯反推出什么,就不能以他刚刚想到的场景做文章。

    郝俊让麦克风重新连接了蓝牙耳机,开口说道:“如果你老婆知道你在外面以盗窃和抢夺为主业,会不会气得离家出走?会不会抛下你的父母和孩子?”

    嫌犯的身体猛地一震!

    他想起了最后一次给老婆打电话的场景,老婆在电话里告诉他钱已经收到了,问他又是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钱?

    他避而不答,反问老妈和孩子的近况。

    但他老婆执意问钱的来源,并劝告他不要再做那种事了。

    突然,画面又是一变!

    郝俊和倪辰北等人暗说要糟!

    让他们惊喜的是,嫌犯的视线原本像是漫无目的的扫视着小旅馆似的天花板和墙面,却是转移到了从耳朵边拿下来的手机屏幕上!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正在通话中的固话号码!

    但没有联系人的有效信息。

    紧接着,嫌犯结束了通话,打开了手机后盖,却又是画风突变!

    又是很突兀地变成了在墙上乱爬的蚂蚁!

    很明显,嫌犯又在强行思索一个无聊无意义的场景,迫使自己不再回忆容易引起情绪波动的事情,让自己冷静下来。

    郝俊在纸上写出了那个没记完整的电话号码,想让倪辰北等人凑成一个完整的。

    可惜大家都习惯于从前往后边看边记,而且都没办法和目力超人的郝俊相比,没有一个记下来的数字比他多的。

    倪辰北抬手指了指监控,笑了笑。

    郝俊也就先不纠结这个号码的问题了,等一下回放监控看看吧,当时手机屏幕的那个角度,监控应该可以拍得清楚。

    有了刚才的经验,郝俊就没必要陪着嫌犯看蚂蚁了,直接进入下一个问题。

    没想到嫌犯已经进入了状态,只不过一两秒钟,就又开始想蚂蚁了。

    接下来不论郝俊问什么,他都待在蚂蚁的世界不出来了,即便强行唤醒,也会在郝俊提出新的问题后,瞬间进入蚂蚁的世界,就像与世隔绝了一样。

    不仅是郝俊,倪辰北他们也终于明白了心理专家们的无奈。

    郝俊提出第一个问题时,嫌犯用了十秒多钟使自己冷静下来。

    郝俊提出第二个问题时,嫌犯只用了五六秒钟。

    但现在……

    郝俊觉得暂时难以进行下去了,便先关了麦克风,然后关闭并取下了黑布上的意念投影灯,和倪辰北去看监控记录。

    至于那块黑布和耳机,先留在嫌犯头上吧,让他在黑暗和无声的世界里自己吓唬自己吧。

    果不其然,电话号码清晰地呈现在监控画面里。

    倪辰北马上联系了那个区号所在地的刑警协查。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那边来了消息,果然是嫌犯家中的固定电话。他们已经做通了家属的工作,得知嫌犯隔几天就在atm机用无卡存款的方式往老婆的卡里存一笔钱,稍后打电话确认一下,而且每次都用新的手机号码。

    郝俊和倪辰北想起了嫌犯打开手机后盖的那一幕,应该是卸掉通过话的手机卡。

    嫌犯就像倪辰北他们推测的那样,属于大案不犯、小案不断,经常被抓起来“进修”,然后以为又学到了搞钱的新办法,继续作案,可以说是屡教不改,却因此学会了反侦察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