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56章】不是谁想抱就能抱的上
    舒怡婷抬手指着马路对面,急切地冲着郝俊说道:“快进店里来,那边的家伙要过来了!”

    郝俊拧身看去,只见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停着一辆红色的摩托车,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慢条斯理的从后座上撩起腿来,站到了地面上,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和郝俊四目相对。

    但郝俊并没产生浓浓的危机感,就回过身来问舒怡婷:“刚才就是因为他来了,你和薛艳灵才不想让我参与?”

    舒怡婷连连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他不是刚来的,之前就在,是我忘了和你说了。听说那家伙狠着呢,一个人能打二十个,还能放倒大公牛!你赶紧进来,咱把门关上,就不信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砸门。”

    杏黄夹克刚才虽然是落在了绿化带里,还有冬青缓冲,没受什么重伤,但连惊带吓的又摔了个七荤八素,还没缓过劲儿来,郝俊估计暂时问不出什么来,就让门口的人让一下,把杏黄夹克扔了进去。

    薛艳灵急道:“郝俊大哥,你自己先进来就是了,还把他弄进来干吗?”

    小胡子也出了声:“把他都留在外边,爱往哪儿去就往哪儿去,你这一把人弄进来,就有点挑衅他们的意思了!真要是把他们惹恼了,你担得起责任吗?”

    毛寸头也随声附和:“就是啊,你别以为这等于是抓了个人质,没用的,这就是对面那人的喽啰,他们的人多的是,这店还要不要开了?”

    郝俊猜测小胡子和毛寸头是薛艳灵她们请来的帮手,所以不是太计较他们的态度,他们的能耐有限,胆量也就有限,而且也是为七彩恋歌考虑,就淡淡地问道:“你们有更好的主意么?一起出点份子钱,凑够十万块?或者,去给他们找回那个子虚乌有的嫂子?”

    小胡子和毛寸头都闭上了嘴巴,他们可做不到。

    郝俊淡淡地说道:“他们本来就是为闹事来的,你们如果真的给了他们十万块,他们不好不撤走,但下一次还会有其他同伙过来,会用其它理由继续闹事,你们做好继续掏钱的准备了吗?”

    小胡子和毛寸头对视了一眼,好像真的有这种可能啊!这浑水趟的!麻烦有点儿大!

    和他们同来的几个人也都面面相觑,身不由己的靠向他们,和他们窃窃私语着。

    郝俊淡然一笑:“你们可以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小胡子嗫嚅道:“我们不是怕事,主要是,主要是我们建筑公司基本上都靠着大盛房地产过日子,我们实在是,实在是不想砸了饭碗。”

    “你们不必解释什么,要走就趁早。”

    小胡子冲着伙伴们招了招手,半低着头出门向北边走去。

    除了毛寸头以外,来的人都跟着去了。

    舒怡婷急了:“你们还真走啊?你们这么不讲”

    郝俊打断了她的话:“做好你自己的事情!”

    “我自己的事情?”

    “你不是一直在盯着对面那家伙吗?”

    “喔,对哦,你发现了?”

    郝俊微微一笑:“那当然,要不然我会这么放心地连头都不回?他在做什么?”

    “一直在盯着你,什么都没做,连姿势都没变过,嘴里那根烟都快抽完了。”

    郝俊的心里明白了,对方一定是通过刚才的变故觉察到自己对他来说有点棘手,再加上自己已经注意到了他却没怎么在乎他,使他在没断定自己的实力之前,没敢轻举妄动,以免一着不慎毁了累积不易的声威。

    郝俊看向了方寸头,“你怎么没走?”

    方寸头挤出了一丝笑意,“他们有的混出点儿小名堂,有的获得了下个月跨国工程挣大钱的机会,都不敢让大盛房地产的人惦记着。我就不一样了,不怕被惦记,也不怕失去这份本来就不怎么满意的工作,大不了回老家。我家是山区的,说句不好听的,民风彪悍,强拆队是为大盛房地产的利益服务的,不会劳心费力的去折腾我。而且,薛姐借钱给我爸看过病,我要知恩图报。”

    郝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你就没别的意思?说实话。”

    方寸头挠了挠头,“你不怕他们,我想抱大腿!”

    “大腿你抱不上,因为我不喜欢腿上带着挂件,也不是谁想抱就能抱的上,但我喜欢说实话的,你肯定不会为现在的选择后悔的!”

    方寸头听到前面那句时略显失落,听到后面那句时不由得一震!

    丛蓓把手伸到了花架后面,拿出了一捆绳子来。

    郝俊下意识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丛蓓指了指杏黄夹克,“我看他快缓过劲来了,先把他捆起来,要不然你在前面打着,他在后面使坏怎么办?你打他那么容易,他打我们可更容易。”

    郝俊哭笑不得,“你那不成了非法拘禁么?你放心好了,他不是傻子,周围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他还意识不到发生什么事了么?恐怕他现在就已经意识到了!借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胡来!我先去把对面的家伙收拾了再说!”

    方寸头连忙提醒说:“大哥要特别小心七爪鳄的右腿和左手仅剩的两根手指头,听说他的右腿能把胳膊粗的大树扫断!左手那两根手指头,能把石头戳出洞来!”

    “他叫七爪鳄?”

    “嗯,真名我不知道,听说他年轻的时候打架被人切掉了三根手指头,以后打架就特别狠,大家都记住了他的七根手指头,他的那条右腿也和鳄鱼的尾巴一样凶猛,就把他叫做七爪鳄。”

    郝俊转过了身子去,和七爪鳄四目相对。

    七爪鳄抬起了右手,捏住了即将燃尽的烟头,猛地一甩!

    那烟头像是出膛的子弹,飞快地从马路上空掠过,“啪”的一声!

    烟头击中了花店门口那扇半掩着的门,玻璃被爆开了蛛网般的裂纹!

    舒怡婷他们都身不由己的向店内缩了一下!

    郝俊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巾,很是嫌弃地捏起了已经熄灭的烟头,像包糖块一样不慌不忙地把烟头包了起来,屈指一弹,纸团掠过了马路上空,“啪”的一声!

    七爪鳄那辆摩托车的反光镜碎了一只!

    不仅是七爪鳄,就是舒怡婷他们也是双眼环睁!

    七爪鳄示威式的举动是动用了手、臂的力量,郝俊却只是屈指一弹!

    七爪鳄击中的目标是大块玻璃,郝俊却只是巴掌大的反光镜!

    那几个留下看续集的吃瓜群众兴奋起来,纷纷让郝俊过去收拾那家伙。

    郝俊看着日渐增多的车流和行人,知道下班、放学的高峰来了,这时候先动手不太明智啊,和刚才面对那五个家伙的时候不同,没几个人看到七爪鳄的挑衅,但会有很多人看到自己先动手,预后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