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58章】照揍不误!
    七爪鳄认定郝俊是修炼了不弱于自己的硬功夫,两人硬碰硬的话,他没有把握取胜。

    但郝俊只招架不反击的话,他觉得自己的胜算就大多了。

    他唯恐郝俊后悔,立刻调整了一下方位,右腿一撩,横击郝俊的左小臂!

    这一次他是真正的全力以赴,用腰部带动了全身的力量进行攻击,他不仅想扫断郝俊的小臂,还想伤及郝俊的肋骨,那就一雪前耻了!

    郝俊已经得到了毛寸头的提醒,猜到了他必定要动用右腿横扫,因为这是他最拿手的必杀技!

    当郝俊发现他真的要攻击自己的左臂时,心中暗笑,那就连闪避也用不着了,垂手而立,双脚不丁不八,等着七爪鳄自找倒霉。

    七爪鳄的这条腿可是花了大工夫,真可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早就在混子堆里打出了名气,寻常人的胳膊腿根本就无法抗衡,只可惜他这次是栽定了!

    一声重重的闷响之后,七爪鳄呆在了那里!他没想到郝俊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站在那里!

    随后,他觉得剧痛袭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小腿骨折,横着弯成了“l”形!

    他发出了一声惨嚎,拖着右腿噔噔噔连退三大步,靠到了身后的铁栅栏上,滑坐到了矮墙上,牙关紧咬,双目紧闭,汗如雨下!

    郝俊慢悠悠地放下了左臂的袖子,拿起外套穿了上去,开口问道:“认赌服输,先回答我第一个问题,谁收买的你们,或者说谁委派你们来的?”

    郝俊却没得到回应。

    郝俊有些不屑,“想来揍人,就得有挨揍的觉悟,世间哪有常胜将军?好歹你也算有点小名头,输了赖账可不太好。”

    然而,郝俊依然没得到回应。

    郝俊皱了皱眉,上前几步,凝神一看,怎么觉得这家伙像是昏了过去呢?

    他又上前两步,用手指弹了一下七爪鳄由于痛苦而浓眉紧锁的脑门,竟然毫无反应,这可是不好装的!是真的没反应!

    郝俊看到他不停起伏的胸腹部,松了口气,看样子是疼昏过去了,也可能是好多年没吃这么大的亏了,急怒攻心昏了过去。

    郝俊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这么点本事,还敢跑来装大哥!可惜的是,自己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也得不到了。

    他转过身来,冲着那四个黑夹克和棕夹克勾了勾手指。

    那四个家伙不知道七爪鳄昏过去了,只是看到七爪鳄那么不禁揍,确切的说,是那么不禁碰,曾经牛哄哄的手指头和右小腿绝对都骨折了!

    他们顿时觉得郝俊对自己真是手下留情了!如果当时动了真格的,他们早就躺到地上动弹不得了!

    但他们万万想不到郝俊会再次把注意力投向他们,身不由己地你推我我推你,这个往后退,那个往后缩,吓得围聚在一起瑟瑟发抖,做出了逃跑的准备却不敢挪步,毕竟郝俊能一下子飞过马路,谁能跑得赢?

    郝俊没想到这些家伙折腾人的时候挺狠的,这时候竟然这么怂!

    他想把七爪鳄提溜到他们跟前,想了想自己和七爪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既然对方伤了手指断了腿,没必要给他造成二次伤害了,就让他先呆在这里吧。

    现场的危机消除,他也没必要耍酷凌空飞越了,趁着红灯再次亮起,他从容地穿过了马路。

    他在花店门前的人行道上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那四个黑夹克和棕夹克,大声问出了五个字:“你们怕我么?”

    那四个家伙猜不透郝俊什么意思,不敢说是,也不敢说不,只能点头哈腰陪着笑脸。

    郝俊指了指七爪鳄,“你们的头儿昏过去了,手指头断了,腿也断了,给他叫辆救护车吧。知道该怎么说吧?”

    那四个家伙都是一愣,头儿昏过去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得知道到时候怎么说!

    他们忙不迭的连连点头,“知道!知道!”

    郝俊也点点头,“知道就好。你们别忘了给老大打个电话。”

    他们刚一点头称是,又马上一起摇头,“不敢!不敢!”

    “少他妈装!你们的头儿成了那副惨模样,你们还敢隐匿不报?”

    四个家伙面面相觑,不敢回话。

    郝俊指了一下花店,“你们也别忘了,那个小头儿还被我扣在里面,叫你们老大来领人!如果来晚了,我就把他扒光了衣服,挂上大盛房地产强拆队的牌子丢到马路上!”

    郝俊收回目光的时候,像是无意似的从几个店铺门前扫过,又扫向了花店另一侧的店铺,那些店铺门口看热闹的老板、店员和老顾客,都身不由己的堆上笑脸点头致意,态度都是那么恭谨。

    他们恭谨的主要原因不是郝俊能打,而是郝俊敢和大盛房地产的强拆队叫板!

    而且底气十足!

    谁也不认为郝俊在狂吹大气,之前的情形已经表明,郝俊完全清楚所谓的强拆队是什么样的存在,但他照揍不误!

    他们还不至于对所谓的强拆队噤若寒蝉,但对于郝俊敢正面叫板强拆队,确实是发自骨子里的敬畏!

    郝俊向来是你给脸我就兜着,你送上笑脸我也不会横眉立目。

    于是,当他的目光扫回来时,就带着笑意了,就像是邻里之间无言的打招呼一样。

    他踏进了花店,正好看到舒怡婷冲着毛寸头使劲,“你就是个骗子!”

    郝俊随口问道:“怎么了?”

    舒怡婷指着毛寸头说:“都怪他一开始夸大其词,把那些家伙吹嘘的那么厉害,特别是那个七爪鳄,简直成了个凶煞神,弄得我们紧张兮兮的。”

    郝俊哭笑不得,“你可真是冤枉他了,不是他们太弱,是我太强!说起来还得谢谢他提前告诉了我七爪鳄的强项,我才会轻松应对。”

    舒怡婷呲牙一笑,“你说我就信。”

    毛寸头一脸的黑线,这是强者的特权么?

    郝俊看了看店里的情形,“今天的营业受了不少影响吧?”

    舒怡婷狠狠地点点头,“那可不!你来之前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了,刚才我们都堵在门口,来买花的一听有特殊情况,也不可能进店,而且我们也没有心思卖。喏,那边包好的花束、礼盒还有不少呢,好好的晚高峰没了。”

    郝俊扫了一眼,“放心吧,等一下会有人买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