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59章】他的级别也不够!
    寒风阵阵,天色也很快就暗了下来。

    花店暂时恢复了正常。

    冬天的夜晚,通常来说不会太繁忙,但今天晚上情况特殊,郝俊让薛艳灵传达下去,没有急事、要事去办的,可以在店里等着来请客吃饭的。

    原本下午那帮家伙来闹事时,店员们大都看出了来者不善,都有人心惶惶的感觉。当郝俊暴露出对方的身份时,他们都猜测老板们惹到了麻烦,只怕从此这里就不安宁了,没想到郝俊接连逆转局面!

    此刻,他们都没有了忐忑的感觉,潜意识里认定了郝俊今晚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怎能错过了看好戏的机会呢?毕竟这也是和他们的“钱”途有关啊!

    所以,薛艳灵一传达,他们都表示要留在这里,应该下班回家的也给家里电话通知了。

    花店门口突然一亮,像是有汽车的大灯照射进来。

    紧接着,传来了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开上人行道的声音,像是有三辆汽车停在了七彩恋歌的门外,而且故意轰着发动机,像是要制造紧张气氛似的。

    花店的大门一开,一个瘦的能看到骨头的高个子走了进来,一边四处打量着,一边走进了大厅。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很快,他的目光就和杏黄夹克交织在了一起。

    杏黄夹克早已缓过了劲来,此刻当然就不装了,惊喜之余,连忙用眼神向他示意。

    骨感男就把目光定在了郝俊的身上,脸上堆上了笑容,像江湖人似的抱拳施礼,“谢过兄弟手下留情,侯哥让我把人领回去。”

    在骨感男刚进门的时候,郝俊就问过毛寸头,毛寸头虽然不认识骨感男,但可以确定骨感男的地位不会在七爪鳄之上,因为管得到七爪鳄的,他大体上都有印象。

    当骨感男和杏黄夹克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时,郝俊就在心中认可了毛寸头的话,因为杏黄夹克的目光中没有尊敬的意思,这就说明骨感男的地位和他差不多。

    但郝俊和他无冤无仇的,也没必要太难为他,就客气的说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你的级别不够,我的面子你接不住。我不管门外是猴哥还是沙师弟,你给他带回话去,他的级别也不够!因为他不是七爪鳄的老大。”

    骨感男神色一变,“兄弟,侯哥说了,今天的事儿暂不计较,等七爪鳄身体康复了再谈,还望兄弟不要穷追猛打。”

    郝俊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已经给过你面子了!也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你的级别不够,门外的猴哥级别也不够!再敢和我称兄道弟,我就把你一脚踹出去!别以为来了三辆车就可以耀武扬威了!滚出去!”

    骨感男的脸色铁青,颧骨上的那点儿肌肉抖个不停,恨恨地转身离去。

    舒怡婷抱着笔记本电脑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端着给郝俊看,稍显紧张,“老大,真的是来了满满的三车人,一辆越野,两辆面包,二三十个人呢。”

    薛艳灵也跟了过来,“大哥,他们应该只是来吓唬人的吧?”

    郝俊定睛细看着实时监控,看到越野车的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熟人,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侯八来了。”

    毛寸头接口说:“我刚才就想和大哥说来着,被叫做侯哥的应该只有一个,地位和七爪鳄差不多,只是不知道怎么把他叫来了。侯八好像比七爪鳄还能打,很擅长技击,阴人也很有一套,可得小心了。”

    杏黄夹克插嘴了:“这种事怎么敢劳烦大老板呢!侯哥和七爪鳄的关系好着呢,而且侯哥平事很有一套,名气也大多了!当然先让他”

    郝俊怒斥道:“当然个屁!你小子不装死了是吧?滚过去告诉侯八,把门给我让开,把大老板给我提溜过来!”

    杏黄夹克一下子憋住了嗓子眼里的话,尼玛!要不要这么霸气!

    郝俊站起身来,“怎么?你听不懂我的话?”

    杏黄夹克噌的一下蹦了起来,有离开的机会了还装什么装?既然他给自己找台阶下,就给他个台阶呗!

    杏黄夹克对着郝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好像真的猜中了郝俊的想法似的。

    郝俊也懒得理他,只是低头看着监控画面。

    薛艳灵的心中一紧,不会是被那个什么侯八吓着了吧?这是变相的放人了吗?

    舒怡婷、丛蓓对视了一眼,产生了差不多的想法。

    毛寸头更是担心,他今天可是打定了要抱郝俊大腿的主意,表现的很是积极,还都被杏黄夹克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这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明天就收拾收拾回老家吧。

    杏黄夹克把他们此刻的神情尽收眼底,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脸上显出了嘚瑟的神色。

    店员们面面相觑,看样子今天晚上不是被留下来看好戏,是留下来站脚助威的!可问题是力量不对等啊,人家可是专业搞事的!靠!悲催的夜晚!

    他们只觉得此刻的心情像是被寒风撩拨着。

    郝俊抬起了头,盯着杏黄夹克问道:“你怎么还不走?等着我敲断你的腿,你再真的滚出去?”

    杏黄夹克的嘴角一抽,现在靠山远着呢,他可不敢惹恼了郝俊,自己的腿还没七爪鳄结实呢!

    他急忙连窜带蹦地出去了十几米,才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看郝俊。

    当然注意到周边店员们复杂的目光时,竟然又升起了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昂首挺胸地走出了大门口。

    店员们更是感到深深的无奈,心里面像是寒冰一样,等一下会不会挨揍啊?会不会被揍的爹妈都不认识啊?

    骨感男站在越野车的副驾驶门外,刚刚向侯八详细汇报了里面的情形,他们就注意到杏黄夹克出来了,侯八赶紧一招手,杏黄夹克忙不迭的跑了过去。

    还没等他开口,侯八就迫不及待的问:“知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来路?”

    “不知道,但我听到里面的人叫他郝俊大哥?”

    侯八的声音陡然升高,“谁?”

    杏黄夹克被吓了一大跳,“郝、郝俊。”

    侯八急忙回忆一下黑夹克他们和骨感男的描述,面如死灰,“要死了!要死了!大老板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