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69章】终于触电了!
    郝俊再次拨打了老妈的手机,这次老妈瞬间就接了起来。

    “儿子,怎么这个点打过电话来了,不会是突然到家了,想给我个惊喜吧?”

    “老妈,惊喜是有的,不过我正在鲲羽山呢,你现在方便吗?”

    “今天上午有同事突发急病,我陪着到了医院,刚刚做完了检查。刚才我听到铃声响了,但两只手都腾不出来,现在没什么事了,就是等结果呢。”

    “嗯,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我要转摄像头了,看看你能不能一下子认出来。”

    郝俊把摄像头对准了张法异。

    老妈果然给力,一下子就认了出来,佐证了郝俊说他们把张法异当做偶像的说法。

    张法异也立刻打了招呼。

    郝俊把脑袋凑了过去,和张法异同框。

    张法异也极为配合,表现出和郝俊很热络的感觉。

    郝俊却没想到因此引起了老妈的怀疑,张法异那么大牌的导演,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儿子这么热络呢?严重怀疑张法异是某个模仿秀出来的赝品!

    郝俊一听老妈的推论,差点儿闪了个趔趄,马上解释自己帮张法异解决了一点儿特效设计方面的问题,张法异才高看了自己一眼。

    张法异举起了几个意念投影灯,诙谐地表示郝俊太会做生意了,就这么几个小东西,就赚了他八十万。

    郝俊没等他老妈从八十万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借口张法异有事等待处理,结束了视频通话,以免现在就解释一大堆,那是有可能让张法异小瞧自己的。

    张法异给郝俊转了账,收起了意念投影灯,要去片场。

    郝俊从来没到过片场,想过去看看热闹,边卉便陪着郝俊随同张法异前往。

    张法异一边走,一边赞叹鲲羽山的美景和植被的多样化,身处寒冬却依然让人心旷神怡。

    边卉趁机再次提起制作片花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仙山之祖最美丽的一面呈现出来。

    张法异连说忘不了,在仙山之祖拍摄,也算是一个噱头,有利于提升影片的宣传力度,这是双赢啊。

    郝俊心中一动,马上提到郝梦琪兄妹两个在此地休养的事,并特地强调郝梦琪到了这里之后,有世纪顽症之称的渐冻人症才得以痊愈,仙山之祖还真是名不虚传。

    张法异猛然停下了脚步,连忙追问边卉。

    边卉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向张法异提起这件事,原打算等郝梦琪进一步的检测结果出来再说,既然话赶话的说起来了,便顺着郝俊的意思叙说了事情的经过。

    张法异两眼放光,这绝对是制造噱头的好素材啊!如果真能证明渐冻人症在这里痊愈了,必然吸引全世界的视线,自己正在拍摄的影片可以搭一下顺风车,让宣传效果事半功倍!

    郝俊不失时机地说到郝梦琪的哥哥,说他一直想通过各种方式出名,不如让他参与影片拍摄,演个有点台词的路人甲,就可以通过他说服郝梦琪也参演,到时候两个医学奇迹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在片花中绽放光芒,绝对赚足眼球。

    张法异连声喊好,并请和他们关系特殊的郝俊先试探一下他们的意思,郝俊借机要来了张法异的手机号码。

    他们到了片场后,张法异马上处理事情去了。

    郝俊和边卉会心的一笑,真是计划不如变化,但越变越有意思,事情正朝着更有利的方向发展。

    边卉毕竟是鲲羽山的老大,事情也是繁杂的很,她也接到了催她亲自去处理事情的电话。

    郝俊向片场外送了她几步,在没人的地方和她说,从明天晚上开始,他将受墨岛铁路公安处的委派,去办一些特殊的事情,得暂时断绝和外界的联系。早的话年前就结束了,晚的话可能要过了年,这里就只能拜托她全力周旋了。

    边卉知道郝梦琪既是计划的关键,也是自己人,但她是要倍受世人瞩目的,对外的事情确实只能靠自己来完成,所以满口应承下来。

    边卉走了没几步,回头开起玩笑来,问郝俊是不是要打入贩毒团伙内部了?那可得保护好自己,要不然自己就没人分钱了。

    郝俊笑了笑,告诉边卉可以把钱烧给自己,不能便宜了她。

    郝俊刚目送边卉走远,老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人家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让郝俊把和张导的照片发过来震震他们。

    郝俊不由得暗笑,刚才老妈一定在嘚瑟!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子女给自己脸上贴金?

    还好郝俊早有准备,已经把刚才的视频文件录制了下来,马上发给了老妈。

    挂断电话后,他索性对着片场拍了起来,并一直拍到了刚刚处理完事情的张法异面前。

    张法异随口问他是不是他老妈想见识见识?

    郝俊毫不迟疑的点头称是。

    张法异因为郝梦琪兄妹俩的工作还得麻烦郝俊去做,而且还收下了价值四十八万的三只投影灯,所以很是大度地指着镜头强调,他的片场是从来不允许有人未经允许乱拍偷拍的,但郝俊是个特例!

    这句话是极有力度的,加上之前的两人同框,已经说明两人关系非同一般了。

    郝俊停止了摄录,立刻把视频文件给老妈发了过去。

    抱着浓浓的好奇,郝俊在片场待了四五十分钟,然后才辞别了张法异,去找郝梦琪他们了。

    郝梦琪他们都考虑到郝俊有可能返回来,所以一直没有出去。

    郝俊把让他们参演影片的事情说了一下,宝马男郝俊举双手赞成。

    郝梦琪略显犹豫,毕竟自己因为这个渐冻人症,难以恢复之前的开朗和活泼了,现在虽然努力改变着自己,但突然要以电影人物的形象展现在公众面前,心里面还是有点忐忑。

    其实说起来近日里她的形象扩散的程度不亚于一部大片,但新闻和焦点都是有时效期的,过了就过了,不像电影经常被翻看。

    郝俊不会逼着郝梦琪做什么事,但她哥哥是真的想在电影中露一小脸,使出了浑身解数游说她,还大肆夸张张法异在国外的知名度,他拍的片子都有在国外公映的机会,如果父母看到他们兄妹俩联袂出演,肯定会感到很幸福的。郝梦琪的那些久未谋面的同学和朋友们,也肯定要羡慕嫉妒死一大批的!

    果然当哥哥的很了解妹妹,郝梦琪被说动了。

    宝马男立刻欢呼起来,终于触电了!

    这可把对汉语没研究透彻的爱萃儿吓坏了!

    老实巴交的罗建一家也吓坏了!

    他们都以为宝马男真的触电了,忙不迭的举凳子、挥拖把,要把宝马男砸到安全地带再说。

    悲催的是,极度兴奋的宝马男没反应过来。

    郝俊连忙站到双方中间做解释,宝马男所说的触电是指第一次参演电影,这才让宝马男免了一场冤枉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