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74章】背靠俱乐部
    此刻的郝俊,全然不知自己所引发的“热闹”,正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等待着李济川所描述的那位水晶会员。

    因为郝俊向李济川提供了自己到来的时间,所以他不觉得对方会沉得住气。

    果不其然,他刚到了十分钟,就听到了有人下楼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楼梯口出现了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

    俱乐部的会员活动是从上午九点开始的,该下楼的早就下楼了,所以郝俊的直觉告诉他,不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一定就是要来找自己的那位水晶会员。

    李济川没说明对方是男是女,只和郝俊提到当事会员是水晶会员,水晶会员拥有一项特权,可以和等级低一些的铁卡、铜卡、银卡会员协商,穿越为自己所在时空的非会员但关系密切的交换对象,帮自己完成一些特殊事情。

    郝俊的眉头一挑!关系密切?和她关系密切的人是谁?老爸?自己也太年轻了吧!老公?这也有点太……所谓的特殊事情不会是……

    郝俊看到那女子一边走向娱乐中心的副主任尚悦恒,一边朝着铜卡会员区扫视着,他就站起身来招手示意。

    那女子一愣,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立刻转了一个弯,走到了郝俊的坐席旁。

    郝俊微微一笑,“你好,我是郝俊。”

    那女子也绽放出笑容,“我叫凡萍,你我从没见过面,你是怎么一眼看出我是来找你的?”

    “直觉,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凡萍捂嘴轻笑,“不会是医务中心的李主任透露过什么吧?”

    “实话实说,李主任连你是男是女都没说过。请坐。”

    凡萍一边落座,一边连连点头,“难怪李主任把你作为第一人选,还真有过人之处。”

    郝俊又叫了两份水果,和凡萍一边吃着一边交流着必要信息。

    凡萍并没有小家子气的抢着请客,因为她已经打听过了,郝俊的会员积分多得是,堪称一楼的大土豪,和他谦让这么点东西没意思,而且事成后自己还得多送他两倍会员积分呢!他还有跳级的机会呢!

    凡萍所属的时空比郝俊所属的时空超前不了几年,郝俊可以较快地融入状况,但也让他有一些遗憾,至少无法获得竞争力强劲的电子技术了。

    虽然电子产品的技术日新月异,几年的时间就有可能造成两三代的差别,但各个平行时空的发展状况不可能完全一致,比如说2017年的某时空和2020年的某时空的手机配置可能相差无几!甚至2017年的某时空在某单项技术上还能超前2020年的某时空!

    郝俊不想过于劳心费力的去调研比较两个时空电子市场的差异,即便弄回来的技术真的领先了几年,也有可能被举一反三、蓄意模仿,优势的差距会迅速缩短。

    所以郝俊要么不弄,要弄就得弄十年二十年以后甚至相差三十年的电子技术,这样才会让自己掌权后的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毫无悬念的立于不败之地!

    至于三十年以后的电子技术,郝俊是不会考虑的,一是俱乐部现在不允许了,因为那会扰乱平行时空的运行秩序。二是跨度太大的设计难以实现,比如说制作元器件的原材料不好获得。

    所以,他此行注定和竞争力强劲的电子技术无缘了。

    凡萍今年二十九岁,半年前父亲死于脑溢血,她就接手了父亲留下的工艺品厂。

    因为她从小就在工艺品厂里面玩耍,四年前就正式进入厂子帮父亲打理,所以父亲死后,她很快就让厂子继续运转起来。

    虽然也遭遇到一些前所未有的难题,但都被她化解了,背靠俱乐部嘛,而且已经是水晶会员了,哪能没点儿手段?

    但是三个月前,她的弟弟凡泰回来了,凡泰对谁都挺客气,凡萍却隐隐觉察到了不对劲儿。

    首先,凡泰有在厂子里拉帮结伙的嫌疑,有点想执掌工艺品厂的味道。

    其次,凡萍父亲生前的卧室和她的办公室、卧室都被人偷偷潜入过好几次,似乎只是为了翻找什么东西。她报了警,但没有结果。但从她掌握的信息来看,凡泰的可能性比较大。

    另外,近一个月来,她总觉得厂子有被监视的感觉,却茫然没有头绪,只是也隐隐约约的觉得和凡泰有关系。只是隐隐约约而已,因为每次她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强烈时,凡泰就会很消停。

    所以,凡萍想请其他会员化身为凡泰,让自己从该会员得到的凡泰记忆中了解凡泰入厂的真实目的,为什么拉帮结伙?为什么想执掌工艺品厂?

    她也想弄清楚乱入后翻找东西的是不是凡泰,如果是,他想找什么?如果不是,就要请穿越过去的会员协助自己查清楚。

    凡萍还想知道厂子被监视的感觉是不是和凡泰有关,如果是,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是,也要请穿越过去的会员协助自己查清楚。

    凡萍的第一目的是要了解凡泰的真实想法,就可以决定接下来用什么态度与凡泰相处了。第二目的是要消除让自己觉得心绪不安的所有因素。

    因此,她对于要商谈的会员有一定的要求,比如天赋、比如手段、比如特长。

    郝俊下意识的追问道:“你们姐弟俩是不是之前有过什么不愉快?”

    凡萍轻叹了一口气,把必要的信息叙述给郝俊听。

    在凡萍看来,主要不是他们姐弟俩不愉快,起因是在她的父亲身上。

    她母亲怀着凡泰八个半月的时候,有一个雷雨夜突然觉得胎动剧烈,她父亲正好在厂子里加班,因为排气扇的噪音太大,没接到她母亲的电话,她母亲就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急救医生赶到后,认定没什么问题,是她母亲独自在家紧张所导致的偶然事件,没必要去做专门检查。

    但急救医生就要离去时,她母亲又觉得胎动剧烈。急救医生和护士觉得在正常范围内,但她母亲坚持去医院做检查,最后也只好上了车朝医院驶去。

    没想到雨天路滑,救护车在一个丁字路口为了闪避乱闯的电动车而侧翻。

    最终,她的母亲没有抢救过来,凡泰被剖腹取了出来。

    她父亲是个比较迷信的人,一直认为是凡泰作怪害死了她的母亲,是上一辈子的冤孽来讨债。所以对凡泰除了尽抚养的义务外,关爱非常少,他们父子的关系一直很紧张。

    相比较之下,凡萍得到的父爱就很多了。

    尽管凡萍很想照顾好弟弟,但凡泰总觉得凡萍是父亲的小间谍,而且觉得凡萍在母亲需要她陪伴的时候不在身边,才导致母亲雷雨夜独自在家而紧张,最终因意外而死亡,所以有时对凡萍也冷言冷语的。

    凡萍觉得冤死了,她那年只有三岁,父亲担心她不懂事给母亲添麻烦,才把她送到了寄宿幼儿园,她倒是想在家和母亲肚子里伸胳膊、踢腿的弟弟互动呢!因为她一直认为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凡泰唯一觉得亲近的,是从没见过面的母亲,一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就会到母亲的墓碑前哭泣。有了什么高兴的事,也是第一时间去墓碑前告诉母亲。

    他上大学那年,不让任何人陪他去学校,却是为了带着父亲给他上大学的费用北上创业。他到了目的地后才给凡萍发了个短信,说要独立打拼,自己闯出一番天地,不想再回到这个让他伤感的家了。

    直到第二年的清明节,一家三口才在凡萍母亲的墓前相遇,却是不欢而散。

    之后他们又见过几次,关系缓和了一些,凡泰主动提出来要到厂子里学技术,凡萍和她父亲都认为他在外面没有混好,所以想回家了,当然是大力欢迎。

    但没想到,一年半以后,也就是去年母亲节的时候,他和父亲都喝多了,凡萍先睡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吵了起来,凡泰再一次离家出走。

    而凡萍的父亲不想告诉她争吵的原因,她原打算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清楚,却没想到父亲在一个月后就突发脑溢血而死。

    又过了三个月,也就是三个月前,凡泰突然就回来了。

    其实凡萍并不想争这个厂长的位置,因为她一直觉得弟弟从小过的不幸福,如果他真能把厂子管理好,而且没有什么不良企图,就让他当这个厂长也无所谓,就算是代父亲给他一些补偿了。

    而且,凡萍背靠俱乐部,想闯出一番天地容易得很,没必要贪恋这个厂长的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