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88章】凡萍的嫡系部队
    又是新的一天。

    郝俊昨天累了一天脑子,今天就是体力劳动的日子了。

    说是体力劳动,实际上也算不得怎么累。

    他在五车间温习了凡泰经常操作的仿玛瑙浴缸和洗手盆,仿水晶的神话人物工艺品、仿大理石的屏风。

    晚上闲着也是闲着,他又在凡泰的记忆里继续翻查凡萍想要的答案,却依然没有什么收获,最终昏昏睡去……

    一月二十三号了,今天郝俊的目的地是六车间,是他最感兴趣的一个车间,只不过活儿的精细程度看上去要求挺高,而凡泰对这些小东西没什么兴趣,也就是说从他的记忆里没有什么可借鉴的经验,所以郝俊先在其它车间亲身体验过后,今天才进了这个车间。

    凡泰想和凡萍争夺权力并不是隐秘至极的事儿,只不过员工们很少有明确表态的,因为前景不明朗,贸然表明观点可能要吃亏的。所以,凡泰这个厂长候选人在大部分地方都会遇到欢迎的笑脸。

    但也有一些老员工不是太在乎凡泰的身份,因为他们是跟随老厂长一路打拼下来的,又和凡萍一起工作了四年多,老厂长也是看重凡萍的,所以他们的潜意识里只把凡萍当做厂长。

    之前凡泰也很清楚这一点,对这部分老员工就没有采取拉拢等攻势,因为他的目的是拿到厂子,是想把父亲留下来的厂子继续做大,而不是把技术熟练的老员工们逼走、气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员工都离开厂子的话,厂子就等于垮了一半,那就等于让他接手一个半空的厂子。因此凡泰对老员工们都还客气,互相看不顺眼就干脆不看,以后有了机会再慢慢解决。

    六车间就是一个和凡泰互相看不顺眼的所在地,之前凡泰是很少进来的。

    六车间的活儿不怎么耗费体力,所以一些对厂子里贡献较大的老员工,都被凡泰的父亲安置在这里,等同于养老。

    但这里的活儿大多比较精细,所以还得有年轻人在这里一起工作,但这些年轻人都知道老员工们在厂子里的地位和影响力,现在厂子里的中层和车间里的骨干,大部分都是这些老员工的徒子徒孙。而且年轻人也想多从老员工们这里学点过硬的技术活儿,对老员工们都比较尊敬。

    也就是说,六车间等于是凡萍的嫡系部队,是凡泰无法攻克的堡垒。

    换句话说,如果凡泰夺权成功,如果凡萍有需要,整个六车间可能会随同凡萍另行创业,其它车间的生产骨干也可能有近半数一起出走。

    这是凡泰最不想看到的场面,他计划着先把其它车间和办公室人员的工作做通了,然后再进入六车间。

    但此刻,郝俊却很是突兀地出现在六车间。

    顿时,六车间就静默一片,大家都停下了手头的活,疑惑地看着郝俊。

    六车间的车间主任叫做鄢希焕,明里暗里都是六车间的老大,他是少数表明了态度坚决支持凡萍的,所以看到郝俊并不怎么客气。

    “凡泰,有事么?”

    郝俊露出一丝笑意,“鄢主任,我姐让我来向你学习。”

    鄢希焕依然面无表情,“不敢当啊,我这里都是些小玩意儿,在整个工艺品厂来说,连百分之五的利润都占不上,你来这里学习可没什么意思。”

    “老主任,话不是这么说,小玩意儿是工艺品厂必不可缺的一环,就像是超市做得再大,也必须卖一些鸡蛋、白菜类的不怎么赚钱的东西,还经常搞特价,赔本赚吆喝,以积聚人气。南面的那个陶瓷厂,以高档瓷器为主,不还得生产一些不赚钱的大水缸贴近民生么?”

    “你说的鸡蛋、白菜什么的还靠点谱,毕竟除了斤斤计较又不觉得时间值钱的老太太,很少有人只排队买了特价鸡蛋、白菜就结账走路,只要顺带着买点别的,超市就有得赚了。但那个陶瓷厂不同,如果有的选,他们才不会为了贴近民生去做大水缸呢,那是上面强压下来的,基本的民生产品必须占到一定的生产比例。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姐说,如果我真能把厂子管理好,就把厂子交给我打理。但我对这个厂子并不是非常熟悉,所以我要先从熟悉每个车间的产品和工艺开始,打好坚实的基础,在与其它厂家的竞争中做到心中有数,先知己,后知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鄢希焕的神情有了明显的变化,“先知己,后知彼,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说得好!你是听了凡萍的话,才决定来打基础的么?”

    郝俊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鄢希焕的脸上有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你能认识到这一步,是打算实打实的把老厂长的事业发扬光大了,我真的为老厂长高兴!不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有责任和义务把技术传给你,希望你不要给老厂长抹黑!我提醒你一点,你得到的只是技术,并不是和你姐姐竞争的资本,人脉还是在凡萍那边,不要想太多。”

    郝俊面绽笑容,“老主任没听说这几天我都是和姐姐一起吃饭么?”

    鄢希焕本来想反问一句:我怎么知道?

    但转念一想,现在谁不关注他们姐弟俩的一举一动?自己也不例外,否认没什么意思。他们姐弟俩能够一起运作这个厂子是再好不过了,不论谁主谁次,姐弟同心,其利断金啊!

    鄢希焕不再多说什么,领着郝俊在车间里熟悉了一下,让他自己选取想重点学习的品类和款式。

    因为这厂子里的许多工艺品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工艺比较接近的,郝俊当然没有必要继续温习,穿越逗留的时间有限啊,明天下午开始还要放年假,现在当然得学点新东西。

    他在车间里转了两圈,反复做着比较,最后选定了仿玉吊坠、变色手环、夜明珠和百宝树。

    他征求鄢希焕的意见,鄢希焕表示他想学什么就教什么,绝不藏私。

    鄢希焕立刻让人准备原材料,他要亲自教郝俊做这三款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