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89章】变色、夜光工艺品
    因为所需物品都是常备的,所以只是一小会儿的工夫,鄢希焕就指导着郝俊正式操作了。

    郝俊面前是一个十二生肖的硅胶模具,算是比较简单的了,他主要是想体验不同于大件的细腻操作。

    十二生肖硅胶模具是半本书大的长方体,上面是两排共十二个模型腔,十二生肖各有一个,做出来就是一套。郝俊之前在夜市上和旅游区经常看到类似的产品,打眼一看很像是玉的。

    郝俊先把不饱和树脂调好,然后调入一点儿草绿色,搅拌均匀,依次倒入模型腔内。

    大批生产时,每个人都要面对几十套模具,调的料也很多,但郝俊现在是一套一套的实验,所以要计算着用料,尽量避免浪费。

    虽然每个吊坠的具体造型不同,但基本用料差不了多少,十二个模型腔共需注入四十五克树脂,再加上调料时的挂壁等损耗,实际上需要调料四十六七克。

    因为现在室温较低,为了保证在一定时间内固化,a组分的树脂就得多一点儿,和b组分差不多是1.3比1的样子。

    当郝俊把调好的料注入模型腔后,发现挂壁的还能刮下一点儿来,就用调料的小竹板刮了刮,依次注入稍有欠缺的模型腔,基本上保持这一套十二生肖的厚度一致。

    就算是现在的料稍微高出一点儿也无所谓,树脂固化的时候是要收缩一点的。

    郝俊把这套注好的模具平移到了一边,开始操作另一套。

    第一套调入一点儿草绿色,是为了模仿颜色均匀的岫玉,这一套稍微复杂一些,要体现出翡翠的感觉。

    郝俊照例先把不饱和树脂调好,然后调入一些三氧化二铝,晶莹剔透的树脂马上有了糯化种翡翠的感觉。

    搅拌均匀后,稍加放置,待到略显粘稠时,郝俊迅速把它们倒入模型腔内。

    粘稠的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如果倒早了,稍重的三氧化二铝就会沉积到最下面,等到脱模后就等于沉积在正面,看上去像翡翠的感觉就大打折扣了,说是塑料更恰当些。

    如果倒晚了,树脂的流平性降低,模型腔的一些细部可能就会出现缺料、气泡等问题,事后很少能修补的完美无瑕的,基本上就是废了。

    郝俊在搅拌杯里多剩了一些料,马上调入了翠绿色,依次倒入十二个模型腔里,紧接着用牙签勾勒,使翠绿色产生出翡翠色根蔓延的感觉,看上去更加逼真……

    两个小时的时间,郝俊在鄢希焕的指导下,用不同的方法实验了九种做法,脱模后的十二生肖,将呈现九种各不相同的感觉。

    有的像岫玉,有的像翡翠,有的像玛瑙,有的像绿松石,有的像和田玉,只要不是一眼看上去和塑料无异,就是成功了。

    树脂充分固化还得等到下午,而且固化的过程中散发的味道以及放热反应弥漫的气息不怎么好闻,即便工作台上开启着换气装置,向来不喜欢异味的郝俊,还是有想吭哧几声的感觉。

    于是,他们换到了另一张工作台。

    接下来,鄢希焕要指导郝俊做夜明珠,主要原料依然是不饱和树脂。

    如果注入后采用真空脱泡,工序简单得多,但鄢希焕要教给郝俊的是手工制作。

    他们没有采用常规模具,而是把一个乒乓球一分为二,作为两个模型腔。

    鄢希焕提醒郝俊,不是每一款乒乓球都可以用来做模具的,因为不饱和树脂在固化过程中会放出热量,有的乒乓球会被烤坏、变形,尚未固化完全的树脂当然会随之变形,成品的模样就惨不忍睹了。

    如果需要用其它物品做模具时,也要注意到这一点,还要考虑到有的模具代用品受热后脱色的问题。

    在鄢希焕的指导下,郝俊照例先把不饱和树脂调好,然后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入夜光粉和耐火土,搅拌均匀,稍微放置,再缓缓倒入两个模型腔内。

    待到两边都开始固化了,郝俊另调了一点树脂,倒在了其中一边的表面上,因为数量不多,流平缓慢,需要用牙签帮忙。

    然后,他把另一半倒扣在上面,稍加固定,随着树脂的固化,两个半球就会被天衣无缝的粘合在一起。

    郝俊接下来实验了不同比例的夜光粉和耐火土,并做了标记。

    下午做变色手环的时候可舒服多了,因为主要原料是硅橡胶,固化的时候和树脂比起来,味道是可以忽略的。

    在硅橡胶里按照一定比例调入不同的光感变色和温感变色的材料,做出来的手环就有了不同的变色效果。

    比如说,日光中的紫外线强烈时,整个手环是茄子紫的颜色。紫外线稍强时,整个手环是中规中矩的紫色。紫外线一般时,整个手环是粉紫色……

    温感变色更是划分细腻,原料的包装上都标着变换颜色的临界点,比如说体温三十七度时,手环是淡粉色,三十八度时为粉红色,三十九度时为品红色,四十度时为枣红色……

    郝俊做了十个变色手镯,赋予了不同的功能。

    用环氧树脂制作百宝树也比较有意思,有点像小孩玩橡皮泥,郝俊在环氧树脂半凝固的时候,随心所欲地捏出了一棵大树,然后像装饰圣诞树一样,在上面边制作边悬挂着夜光、变色、晶晶闪亮的小东西。

    就在郝俊拿着毛笔给大树描绘颜色时,凡萍打来了电话。

    郝俊猜测她现在找自己肯定有急事,连忙擦了擦手就接了起来。

    凡萍知道他在车间里,不好说的太细,只说了七个字:“那种感觉又来了!”

    郝俊马上就明白了。

    所谓的那种感觉,肯定是指之前和他说过的,近一个月总觉得厂子有被监视的那种感觉。凡萍一直隐隐约约的觉得和凡泰有关系,因为每次她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强烈时,凡泰就会很消停。

    但此刻凡泰已经被郝俊替换了,凡萍却依然有那种感觉,是凡萍之前怀疑的方向不对?还是因为凡泰这几天没联系,那一头沉不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