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91章】守护者
    又过了十分钟,郝俊听到了对方挪动身体的声音,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像是调整个姿势继续潜伏。

    郝俊可不想继续观察下去了,谁知道对方在等什么呢?现在离工艺品厂下班还早着呢,大冷天的,总窝在这里可不舒服。

    郝俊开启了双向解波仪,开始搜索周边的蓝牙设备。

    内视可见的窗口里跳出了几个选项,分别是二十米内、五十米内、一百米内、三百米内、一千米内!

    郝俊不由得骇然!竟然还有一千米的选项!蓝牙有这么远的传输距离么?

    但他转念一想,这么牛掰的双向解波仪,当然不是只针对当前时空的,或许那些发展超前的时空确实拥有长距离传输的技术。

    因为目标还不到六十米,他就选择了一百米内的选项。

    一眨眼的工夫,窗口里出现了三个蓝牙设备的名字及型号。

    毫无疑问,这是那三个监视者的手机。

    郝俊随意点击了排在最上面的一个设备进行链接,又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链接成功!

    郝俊立刻在搜索条内输入了“设置”,跳转到对方手机的设置页面后,粗粗浏览了一遍,点开了sim卡信息,记下了机主默认拨号的那个手机号码,然后迅速退出。

    他马上链接了排在第二个的设备,在联系人信息中搜索刚刚记下的手机号码,联系人的名字显示为:时科长。

    郝俊的眉毛一挑!

    虽然刚才探查的区域有限,但已经确认了有一个随身配枪的,另两个是否有手枪不确定,只能从姿势推测不会持有枪身较长的武器。

    既然现在有人被冠以科长,莫非真是正规单位的?

    但也不能排除有团伙内分派代号或者调侃的可能。

    于是,郝俊把这个人的联系人快速浏览了一遍,越看越感觉真是某个正规单位的。

    紧接着,郝俊又进入了相册,看着看着,身不由己的严肃起来,一个让许多人都能严肃起来的词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缉毒!

    郝俊已经交换穿越多次了,也和许多会员深入交谈过,加上身为安检员的经验,这样的图片让人不得不和缉毒联系在一起!

    郝俊马上退了出去,再次进入了“时科长”的手机,以最快的速度浏览着联系人,翻看着图片,眉头皱了起来,绝对是公安系统的!

    郝俊不由得看向了工艺品厂,厂里到底有什么猫腻?竟然劳烦缉毒人员三番五次的来这里潜伏?

    冬天的夜幕垂得快,郝俊可不想一直在这里耗着了。

    双向解波仪作为可以同时接收和发射信息的高精尖蓝牙设备,蓝牙设备应该具有的功能当然是应有尽有,而且更为完美、更为高端。比如,蓝牙耳机的通话功能。

    郝俊用意念拨打时科长的电话。

    为了避免暴露自己,那三个人的手机都调到了震动模式,时宾觉察到了手机震动,马上掏出了手机来,却不由得愣在那里!

    如果是早就储存的号码,通常是显示自己为来电者设置的名字。如果是陌生来电,通常是显示电话号码和归属地。

    但他的手机屏幕上,却显示着“守护者”三个字。

    他完全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设置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但这又不是陌生来电的格式!

    胖子觉察到他的神情不对,连忙把脑袋挪移了过去,也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片刻之后,胖子轻声说道:“时科,是网络来电玩的花招吧?”

    时宾点了点头,“有道理,可能是网络诈骗撞大运的,那就不用理他了。”

    他话音一落,就滑了一下挂断键。

    郝俊没想到他挂断的那么直接,再次拨打了过去。

    这一次,时宾更痛快,一看到是守护者的来电就直接挂断。

    还没等他收起手机来,第三次来电又过来了,他有些纳闷了。

    通常情况下,没有哪个骗子会接二连三的拨打同一个电话,难道是恶意骚扰?但现在有任务在身,没心情和骚扰者较真,干脆,加入黑名单,让你骚扰不成!

    然而,他的目光和动作一起停滞了!

    因为,来电被接通了!

    但他根本没打算要接通,甚至手指都没靠近过那个接听的图标!

    郝俊没给他多考虑的机会,直接把他手机的听筒音量由低调到了中,“时科长,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可以尝试着挂断、关机、抠下电池。”

    突然响起的声音不但吓了时宾和胖子一跳,还把正在举着望远镜观察工艺品厂的那位惊了一下!

    举着望远镜的下意识的扭头问道:“时科,怎么回事?”

    时宾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的来电,突然就接通了,我还眼睁睁地看着音量调节条滑到了中间!”

    “应该是,被黑了吧?”

    “听他的语气,应该是。你做好本职工作,不要走神。”

    举着望远镜的连忙转回头去,继续观察工艺品厂。

    时宾先把声音调低,然后把手机举在了耳边,“你想达到什么目的?”

    “你可以把我当做工艺品厂的守护者,已故的老厂长和我有莫逆之交,我有责任、有义务守护好他留下的产业。你们三番五次地在这里监视工艺品厂,能告诉我一个可信的理由么?”

    “工艺品厂的守护者?对不起,我不能轻易相信你的说辞。而且,我不可能因为你黑了我的手机,就要对你知无不言。你也不可能对我的任务一无所知,就黑入我的手机!所以,还是你先说点可信的吧?”

    郝俊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来我们很难取得互相信任,我先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吧,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具体职务么?”

    时宾有些愕然,“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那为什么叫我时科长?为什么黑入我的手机?”

    “我是从你部下的手机里看到了时科长的联系人名称。”

    胖子和举着望远镜的都赶紧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却发现手机屏幕已经亮了起来,上面都是一个正在爆燃导火索的地雷图案,不由得大惊失色!

    时宾探头一看,急忙喝问郝俊:“你对他们的手机做了什么?”

    “我不需要和三个人通话,如果你再不回答我的问题,他们的手机电池就会beng的一声爆炸!是不带特效的beng!你现在还有三十秒!”

    时宾咬了几下嘴唇,“好,我回答你,回答你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你一定早就知道我是谁,所以,我不是在你的胁迫下才说的!我是省公安厅禁毒处缉毒科的科长时宾。”

    虽然郝俊早就考虑到了这一方面,但还是有些吃惊,因为对方是省公安厅派下来的,还是缉毒科的科长亲自带队,可见事情不小!

    郝俊下意识地问道:“据我所知,树脂固化时的味道是不好闻,但和毒品牵扯在一起就太勉强了,你们确定没搞错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