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93章】人皮面具啊?
    时宾下意识地扫视着郝俊的脑袋、耳朵和嘴巴,郝俊知道他在找什么,不客气地用意念说道:“怎么,用意念通话,一定得在脑袋上贴满了电极才行么?”

    时宾愕然不已!

    他确定声音不是从郝俊那边传过来的,而是从自己的手机里传出来的!

    时宾知道郝俊心中不爽,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一边点头致意,一边急步向郝俊走来。

    郝俊也不好在原地站着,但也不必像时宾走得那么急,因为自己是掌握话语权的一方!

    他便以正常的行进速度迎向了时宾。

    两个人快要走到一起时,时宾突然停下了,惊讶地问道:“你是凡泰?”

    郝俊心念急转,竟然忽略了自己这次不是交换穿越的了,凡泰真的就是凡人一个,现在可不能承认自己是凡泰啊!要不然以后无法解释!势必要用一个又一个的慌来圆这一个慌。

    所以,他波澜不惊地说道:“你认错人了,我的名字叫郝俊。”

    时宾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和郝俊握了握手,看看周围,还就是他之前潜伏的地方便于隐蔽,便向郝俊做了请去那边详谈的手势。

    郝俊随同他走了过去,胖子见到他也脱口而出:“凡泰!”

    时宾连忙代郝俊作解释,“这位守护者的名字是郝俊,不是凡泰。”

    时宾又转向了郝俊,“实话实说,听你之前的话语,我还以为你的岁数和凡泰已故的父亲差不多大呢,没想到这么年轻。”

    胖子已经打开了旁边的平板电脑,很快就找出了凡泰的照片,很是笃定地指着对时宾说:“时科,你看看,这不就是凡泰嘛!他为什么不承认呢?”

    时宾本来对凡泰的照片是熟记于心的,所以刚才也是第一眼就认为郝俊是凡泰,但郝俊不承认,他还以为是自己连日工作繁忙,脑子不好使了呢,此刻再听胖子一说,赶紧对比了两眼。

    结果是越看越像,连一些细节都完全相同。

    出现这样的结果当然是必然的,因为郝俊此刻就是取代的凡泰,细胞、组织、器官等等都是朝着凡泰的形体相貌改变的,哪有不像的道理?

    郝俊没想到他们这里还有凡泰的照片,就不好拒不承认了,便信口开河:“作为工艺品厂的守护者,为了不同的需要,当然得变换不同的身份。目前我只是以凡泰的形象出现而已,这样办起事来容易一些。”

    胖子难以置信地摇摇头,“怎么可能这么像?人皮面具啊?换脸啊?”

    他马上就听到了时宾斥责他的话:“哪来那么多废话!就是人皮面具了!啰嗦完了没?”

    胖子没想到时宾会斥责他,连忙陪着笑转向时宾解释:“时科,我这不是”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时宾正以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郝俊。

    胖子也下意识地马上看向了郝俊。

    郝俊再次以时宾的声音说道:“看什么看?”

    胖子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郝俊,一手抱着平板电脑,一手挠了挠头,喃喃自语道:“穿越?”

    这下子轮到郝俊瞪着大眼珠子了!

    他上下打量着胖子,猜测他是随嘴一说还是真的想到了什么。

    胖子捏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不对,这不叫穿越,应该叫做交换!”

    郝俊的眼珠子直接瞪圆了!这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胖子看看郝俊,看看时宾,再看看郝俊,再看看时宾,伸出一根食指来回晃了一下,“你们二位,灵魂互换?”

    郝俊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胖子知道些什么呢,或者说本身就和俱乐部有关呢。

    郝俊马上转换成了胖子的声音:“都说了我是郝俊!你怎么没完没了了呢?”

    胖子差一点儿把平板吓掉了!

    时宾也惊诧莫名!

    模仿一个人的声音惟妙惟肖还好说些,但时宾的的沙哑音,胖子确实低沉的沙哑音,能把这两个听上去差别很大的声音都模仿到惟妙惟肖的程度,哪有那么容易?见鬼了吧?

    时宾联想到之前和郝俊通话时,郝俊就像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看到了这边的一切,禁不住脊梁骨窜凉气!不会真的见鬼了吧?天还没黑呢!

    他们哪里知道,郝俊还会声纹模仿!

    人类的语言是语言中枢和发音器官之间复杂的生理物理过程。

    人在说话的时候,声带、软颚、舌头、牙齿、唇等负责发声控制,咽腔、口腔、鼻腔等负责发声共鸣,每个人的器官在尺寸和形态方面都有差异,发声的习惯有快有慢,用力有大有小,导致发声气流的改变,造成音高、音强、音长、音色的差别。

    这些特征表现出了不同的波长、频率、强度、节奏,电子仪器把这些变化转换成电讯号,并绘制成波谱图形,就形成了可与指纹媲美的各不相同的声纹图。

    每个人的声纹既有相对稳定性,又有变异性,生理、病理、心理、情绪的变化和模拟、伪装、环境干扰等因素都可能造成变异,但声纹的特定性基本不变。

    郝俊要要模仿别人时,只需要选择被模仿者正常而清晰的字、词、句作为参照,用意念拖入dna序列附带的加密文件夹里,点击开启声纹模仿即可,随时可以关闭退出。

    郝俊见再一次镇住了时宾他们,便趁热打铁,“我能把声音模仿的这么像,把面容模仿的像一些又有什么?难道临时改变一个人的外表,比改变声带、软颚、舌头、牙齿、唇的发声,比改变咽腔、口腔、鼻腔的共鸣还麻烦?你们还有没有诚意?说好的知无不言呢?”

    时宾像是被惊醒一般,连忙道歉:“实在对不起,郝俊先生,我们的确是被你的非凡手段惊着了!”

    郝俊摆了摆手,“好了,说正题吧。你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到这里来?”

    “郝俊先生,我们三个都是第一次来。”

    郝俊的眉毛一挑,都是第一次来?那之前凡萍的异常感知是怎么回事?明天就是年三十了,可别在这时候出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