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96章】探查仓库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对这一幕感到诧异。

    凡泰有从凡萍手里夺权的意图,这一点厂子里的许多员工都看出来了,难免就有悄悄议论这些事的,仓库里的这些人也不会例外。

    但此刻的情形有点和传闻不太一样啊,似乎姐弟之间的关系很亲密啊,好像凡萍在很认真地教凡泰啊,难道她不知道凡泰的心思么?

    仓库里的人都一边忙着手头的活儿,一边不断地用余光瞄着凡萍和郝俊。

    凡萍和郝俊的感知都比普通人敏锐的多,但他们没心思理会那些人在想什么,彻查这些原材料才是当前的第一要务,这可是省公安厅禁毒处缉毒科的科长亲自侦办的案子啊!

    时宾已经把多次路上抽检的过程和郝俊大体上说过了,怎样快速发现毒品藏匿的方法也说过了,但郝俊认为那只是个参考,如果有效的话,他们早就找到毒品了!

    郝俊所认为的参考,是指贩毒者不会在容易出问题的环节上大意,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贩毒本来就是是玩命的活,不到逼不得已,不会再玩冒险赌一把的把戏,不会觉得可能被对方疏忽的地方就是灯下黑的安全空间。要知道,时宾安排的抽检者从没说明是专门搜查毒品,总是要象征性的检查点普通货物和车体部位,贩毒者如果冒险赌一把是极其愚蠢的。

    所以,郝俊完全可以断定,毒品藏匿的空间必然是隐蔽至极,以至于富有经验的缉毒警和搜毒犬也无功而返。

    但现在郝俊和凡萍有极为有利的检查条件,只要想进一步检查,借口想进一步了解原材料就是了,不必像时宾的人顾忌万一查不到毒品就打草惊蛇。

    然而,直到快下班的时候,二人也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郝俊只好开启了手眼观天,还是从没使用过的五指触摸!

    当前他三指触摸的极限为九十平米到一百平米,可以持续三分钟。

    自从穿越过来以后,他的脑力劳动比较繁重,所以一直没尝试四指触摸、五指触摸的极限,甚至连二指触摸的极限也没有尝试,现在还真是无法确定探测的范围和时间,万一晕厥、脱力、造成体内失衡可就麻烦了!

    从二指触摸到四指触摸,等于是用手触摸到眼睛可以看得到的场景。五指触摸,却等于看到了物体被除去包装后、甚至被拆解后的场景!

    用于触摸探测的手指越多,所需要的时空波也就越多,对于自身的体能潜力要求也就越高。

    随便想想也应该知道,五指触摸对于生物波的需求肯定是一个吓人的数字!

    乔坤对郝俊说过,五指触摸一秒钟,自身的感觉相当于紧张的思考+劳动一小时!

    通常情况下,触摸五秒钟以上就会有头痛欲裂、全身酸胀的感觉。

    当然,具体情况是需要自己慢慢体会的,因为各自的身体条件不一样。

    但郝俊不会在从没实验过的情况下轻易涉险,那不叫勇敢,那叫傻子。

    为了尽量不出意外,他决定小范围的多区域、短时间尝试,就算有了不适感,从理论上说也应该不太严重。

    他和凡萍悄声打了个招呼,以免她不知情而干扰自己,或者自己出了意外导致她手足无措。当然,他是不会说明具体要做什么的,因为这不是来自于俱乐部的手段,泄露不得!

    郝俊首先选定的是固化剂之类的异味大、包装又不透明的原材料,搜毒犬对这些东西是敬而远之的,缉毒警只凭肉眼和手持工具是难以辨别的,特别是那些配置了密封盖的,伪装成抽检者的缉毒警不便于强行打开,只能凭经验判断。

    郝俊把右手放在了一个装着固化剂的蓝色大桶上,开启了记忆节点文件夹,点开那个手掌图标后,用意念把五个手指的图标全部点了一遍,手指图标的下方空白处瞬间显现出大桶的形象。

    郝俊不敢迟疑,马上把“视线”延伸进去。

    果然如同乔坤所说,物体被除去包装后的影像,只是不纤毫毕现的轮廓,但郝俊可以辨别出介质否相同。

    如果探测区域内出现了和大桶、固化剂明显不同的物体,那就值得怀疑了。

    略一探测,郝俊就确定这只是大桶+固化剂,没有介质不同的任何物体,也就说明没有夹藏、隐匿毒品。

    他立刻扩大了探测范围,把“视线”延伸到另一个大桶里。

    探测的结果依然是没有不应该出现的物体。

    出于自身的安全考虑,郝俊马上关闭了手眼通天,休息片刻,感受着体内是否有不适或其它异常。

    他有些庆幸,第一次使用五指触摸就接近两秒钟的时间,竟然毫无不适的感觉。

    同时他也有点佩服自己,果然体能潜力超人,看来延长到三秒肯定没有问题!

    既然没有问题,就没有必要休息太长的时间了,他说干就干,重新开启了手眼观天,开始探测下一个目标……

    五分钟内,他断断续续地开启了十五次,终于觉得难以承受了,虽然还没到头痛欲裂、全身酸胀的程度,但那种紧张的思考+劳动了好几个小时的感觉真够他受的!

    他是从最为可疑的原材料开始探测的,现在已经把可疑物探测了一大半,感觉其它东西有问题的话,时宾的人也应该发现,所以想撤回去好好休息了。

    凡萍也觉得难以有结果了,两个人便离开了仓库。

    郝俊一进办公室就疲乏地坐进了沙发里,双手揉搓着太阳穴。

    凡萍赶紧给他倒了一杯温水,他咕咚咕咚地一口气灌了下去,觉得舒服了一些。

    两个人稍微交流了一下,郝俊就联系了时宾,把这边的情形告诉了他。

    时宾也很是无奈,鉴于郝俊的手段,他觉得探测结果肯定没有问题。

    话题转到了那辆厢货车上。

    时宾说那辆车被怀疑的部位都被“研究”过了,车门的夹层、保险杠、音箱、空调、座椅、顶棚、轮毂、备胎、水箱等等都没有问题,甚至还怀疑油箱加装隔层、气缸被改装过,隐晦的检查结果是都没有发现毒品。

    但现在郝俊也只能把希望放在那辆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