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397章】犒劳犒劳
    【对不起,正在修改,请稍后再看】

    郝俊间歇式开启五指触摸的时候,因为没马上感觉到严重不适,所有开启了多次,却没想到“后遗症”来了,竟然越来越感到疲乏至极,脑袋也很不舒服,别说喝温开水了,喝浓咖啡都不顶事了。

    没办法,只好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凡萍给他“护法”,呼呼睡去。

    下班的音乐声响了起来,值班的员工到位了,加班的和住单身宿舍的员工都去食堂打饭了,大部分员工陆续离去了。

    凡萍索性坐到了窗前,做出了连夜批阅“奏章”的感觉。

    明天就要放年假了,她的这个举动没什么奇怪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仓库里的“大嘴巴”已经通过卫生间、车棚、食堂、门卫室等多个渠道,把凡萍认真教凡泰学习原材料知识的事情传播开来。

    世间从来不缺八卦爱好者,有了大嘴巴的首播,就有了重播,还有了改编后的版本。

    被凡泰说动的那些人信心大增,觉得可能工艺品厂真的要大权移交了,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后自己肯定会受到凡泰的重用。

    一直拥护凡萍的犹疑不决,担心凡萍真的大权移交后,凡泰会因为自己的坚持而打击报复。

    中立派倒是想看透了一样,给自己没有表明阵营而暗暗点赞,谁也不得罪啊。

    郝俊一觉睡到了九点半,扫了一眼窗外,夜空上寒星闪烁。

    他坐直了身子,凡萍闻声转过头来,微微一笑,“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肚子饿了吧?我这就叫食堂安排点吃的。”

    郝俊晃了几下脑袋,又屈伸了几下胳膊,“感觉好多了,肚子还真的有点饿了,你也没吃吧?”

    “我不是得看着你么?万一你也有个意外,我可就在俱乐部臭了名了,只怕以后再也没人敢和我交换了。”

    郝俊笑了笑,“我的命硬着呢!你放一万个心吧!”

    他下意识的问道:“食堂里这个点儿还有人?”

    “今天有加班赶货的,十一点才能下班,所以食堂里得有人等着做夜宵。”

    郝俊笑了笑,“你这当老板的还真是照顾员工。”

    “应该的,说起来都大年二十九了还让人加班不太像话,谁家里没点事呢?但客户急着要货,没办法。你想吃什么?我让食堂做好了送过来。”

    郝俊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做点好吃的犒劳犒劳咱们两个吧。”

    凡萍上下打量着郝俊,有些诧异,“你几个小时前还那么难受,现在真的可以去做饭吗?”

    “没问题,适当地活动一下,可能恢复的更快。”

    郝俊推门去食堂了。

    寒风阵阵,快进食堂的时候,郝俊的脑袋已经完全清醒了,他才反应过来,凡泰的厨艺怎么样?凡萍为什么没有阻止自己?

    他连忙在凡泰的脑海里搜寻相关记忆。

    凡泰因为早早地离家出走,一个人在外拼搏,照顾自己的能力很强,竟然还练就了可圈可点的厨艺。

    当然,和郝俊当前的厨艺是绝对没法比的。

    既然凡泰的厨艺还说的过去,郝俊觉得就无需太顾忌了,凡萍是真心想与凡泰和好,自己临走时把烹饪的记忆留给凡泰就是了,就当做一份小礼物吧。

    郝俊进了食堂,说明了来意,大师傅就把他领到了冰箱和冰柜那边,让他自己挑选食材。

    一个小时后,郝俊端着一个大木盘,上面放着油爆鱼芹、一品豆腐、锅烧鸭、九转大肠和米饭,快步走向了办公楼。

    不一会儿,加班的工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食堂,都被郝俊遗留的香气所吸引,急忙扑到了打饭的地方,一个个的又把口水吞了回去,感觉有点色香味不符啊!

    食堂的大师傅有些无奈地解释说,那是凡泰给姐姐和自己开的小灶,自己可没那手艺,只能对不起大家了,就凑合着吃吧。

    其实,大师傅的厨艺也说得过去,只不过没法和郝俊想比而已,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厨师长的厨艺!

    八卦爱好者们窃窃私语起来,看来傍晚时的传言不虚,凡萍有意传位,所以凡泰也表现出诚意来了,如果姐弟同更新管理倒是好事,如果凡萍传位后离开了,原本那些嫡系和老人儿就不知道前途如何了。

    还有人猜测,很没可能今天晚上这顿酒就是交班酒,明天佛站下最后一班岗,年后就不来了,改由凡泰掌权了。

    凡萍和凡泰万万想不到,两个人去了一趟仓库,郝俊来吵了人几个菜,就被八卦爱好者们解读出了这么多内容!脑洞也算可以了!

    郝俊把菜端到了凡萍的办公室,凡萍开了一瓶红酒,也算是帮郝俊解解乏。

    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商议着下一步怎么办。

    【以上1571】

    他们列出了好几个可能,决定一个个的去试试,奏效更好,如果还是没有结果,就只有放假后请时宾介入了,但愿那时毒品还没有转移走。

    他们酒足饭饱了,加班的员工们也陆续离厂了。

    郝俊看着远处的夜色,微微叹了一口气,“时宾他们也真是不同意,这么大冷的冬夜,还要在丘陵上潜伏着。”

    凡萍也深以为然:“是啊,缉毒警都很苦的,还要常常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看来,离厂的员工们没有行迹可疑的,所以一直没有打过电话来。”

    加班的工人们走干净了,厂区的大部分灯就熄灭了,只留下了部分照明灯,以便于值班人员监控和巡视。

    郝俊走到窗前向下看了看,从办公室出去,经过工人俱乐部,就可以走到那辆厢货车停留的位置。

    凡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你是在看那辆车吧?我时常留意着,没发现有人接近。”

    郝俊缓缓说道:“我要过去看看。你放心,不会”

    凡萍有些犹豫,“这么晚了,你贸然过去,会不会引起值班人员的注意?”

    “凡泰经常去门卫室,所以我知道哪里是监控的死角,我不会别他们发现的。也长梦多,早看完了早了心思。如果车有问题更好,如果车没有问题,就等于还在那批新进的原材料上了,怎么就不必盯着车了。”

    凡萍点头同意,“也好,我在这里给你望风,有事情及时告知你。你的手机还是在震动上吧?”

    “对,我还没调过来呢。”

    郝俊出了办公楼,在夜色的掩护下,接近了那辆厢货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