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01章】先划在圈子里再说
    十二点半的时候,放了年假的员工们已经全部离厂了,需要加班的都在食堂吃饭。

    凡萍和郝俊去六车间查看了一下,觉得一切还在掌握之中,便迅速退出,以免引起沙沉汐等人的怀疑。

    他们紧接着去了也有加班任务的八车间,待了片刻就走了出来。

    沙沉汐那边已经接近尾声了,八车间那边至少也得一个半小时才能完工,他们的货都是装同一辆车出发的,所以当前不用紧盯着。

    既然时间还富裕,他们两个也没有必要饿着,干脆去食堂优哉游哉地吃顿午饭,让沙沉汐他们更放心一些。

    吃饱了的员工们陆续离去,食堂的大厅里只剩下凡萍和郝俊了。

    郝俊见凡萍目送着沙沉汐他们远去的神色有些落寞,下意识的低声问道:“是不是因为嫡系里面出了鬼,心里面不舒服?”

    凡萍微叹了一口气,“那是我最信任的一个车间,却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糟心事。”

    之前郝俊给她分析情况时,就已经圈定了包括沙沉汐在内的三个组长,然后根据领料时的明细来分析,他们又圈定了沙沉汐的两个组员,就等于六车间里可能五个人有问题。

    按照常理来分析,贩毒者不可能每次都把半成品状态的东西运进来,然后组装为成品分流出去,肯定有的时候需要拆分和分装,如果生产组那边只有沙沉汐一个人,是很容易触纰漏的。

    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把毒品分装到环氧树脂制作的各种大中型工艺品里面去,比如说雾化盆景里面的假山,比如说传统的风车摆件。

    质检组的组长负责把内有乾坤的工艺品归拢在一边,包装组的组长负责把这些工艺品集中包装……

    凡萍没想到最信任的队伍里,竟然一下子出了五只披着羊皮的狼,怎么可能不失落?

    另外七个人除了厢货车的两个司机以外,还有业务科的科长嵇誉和四个业务员。

    他们分析两个司机最多只有一个有问题,也就是说可能都没有问题,但由于不清楚出差时的具体情形,只能先把两个司机都圈定在嫌疑人里面。

    嵇誉等五人也不可能都有问题,极有可能只有两个有问题,但凡萍和郝俊也是抱着千万不能放过嫌疑人的心理,先划在圈子里再说……

    下午三点整,厢货车离厂,除了值班的,都离开了厂子。

    郝俊马上联系了时宾,把实时动态通告了他,特别说明了那些夜光美人鱼在车厢里的位置。

    这几天郝俊忙着习练各种技艺,凡萍则是把父亲的原办公室和卧室都彻底翻找了一遍,却没找到任何与自己的身世相关的东西。

    但她觉得父亲不可能对凡泰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藏在很隐秘的地方,她想让郝俊帮她找一下,如果郝俊也找不到的话,就只能当做这件事是父亲的酒后戏言了。

    当然,她并不知道郝俊有手眼观天的手段,只是觉得郝俊身上的光环太盛,常有奇思妙想,再加上多重手段,相比之下,肯定比她找得到的可能性大一些。

    这种事郝俊也不好推辞,便和她一起搜索了她父亲原来的办公室,一无所获。

    然后,凡萍和他一起回了家,让他进入父亲原来的卧室搜索。

    卧室不过十几个平米,郝俊很快就发现了夹层。

    夹层是在博古架的寿星摆件里,说起来这也是因为郝俊和凡萍在厂子里分析了沙沉汐之前拆分和分装毒品的手段,郝俊才下意识地对这个寿星摆件开启了五指触摸的模式,果然整件作品不是同一种介质!

    凡萍给他找了一把剪刀,他小心翼翼地把这件环氧树脂制作的工艺品底部旋出了一个洞,先抽出了几条细海绵,接着把一个粗粗的纸卷抽了出来。

    郝俊把纸卷交给了凡萍,凡萍把纸卷展开一看,是三张十六开的纸。

    最上面的一张纸,竟然是凡萍的父亲写给她的话!

    大意是自己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因为老婆身体的原因,怀孕极其困难,多方求治无果,便领养了凡萍。没想到两年后老婆竟然怀孕了,而且通过熟人检查出是个男孩。

    他老婆因为要有自己的亲生骨肉了,欣喜若狂,却也因为来之不易而有点神经质了……

    这张纸的最后写到了凡泰难堪大任,凡萍不必把实情告诉凡泰,只是看在自己把凡萍养育大的恩情上,每年把工艺品厂的收益交给凡泰十分之一就可以了。

    第二张纸,是凡萍的亲身父母写下的因生活困难,把三个月大的凡萍转给凡萍养父的协议书,并得到了凡萍养父的五万块钱。

    第三张纸,是凡萍老家的地址,也就是她生身父母所在的地方。

    凡萍看后默然不语。

    虽然早就知道困难会找到这些东西,但真的找到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她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

    郝俊仔细探测了夹层里面的额东西,剩下的也都是海绵了。也就是说,除了这几张纸,没别的了。

    郝俊也有些纳闷,“你说你父亲也真是的,这么大的秘密藏在这里面,这是想让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今天我在这里,你肯定会把他的遗物小心保管,一时半会儿打不碎,你也就永远不知道这些秘密了。”

    凡萍突然想了起来,“难怪我父亲在凡泰最后一次出走后,一直在说算命的说他肯定长寿,是个老寿星,但他呛算命的说,他如果死了,是不是就等于寿星没了?”

    郝俊下意识的问道:“这个寿星是在凡泰最后一次出走后才做起来的?”

    凡萍点点头:“对,走后大概半个月做的,从摆上博古架的那天起,我父亲和我念叨了好几遍,其中一次还是在客厅喝着酒,他特意让我把这个寿星拿出去,又念叨了一遍,这就是在一遍遍的提醒我啊!是让我在他死后就砸开这个寿星啊!”

    晚饭是郝俊做的,伤感不已的凡萍不住地喝酒,郝俊也不好太拦着,只好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往酒里掺些水。

    因为气氛有些压抑,这顿饭的时间就长了些,郝俊去热了三次菜。

    凌晨一点的时候,凡萍终于醉倒了。

    凡泰觉得而把她抱进二楼的卧室不是太合适,就把她扶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让她躺了个舒服的姿势,再给他盖上外套。

    郝俊洗漱过后,没去凡泰的卧室,就在另一侧的沙发上躺下了,就当着守卫凡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