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04章】拍到了门外!
    瞄着凡萍的那家伙,目光刚往门口一滑,凡萍的右手猛地一甩!

    只见一条银灰色的绳索奔向那家伙的手枪,另有四条银灰色的绳索扑向那家伙的面门!

    还没等郝俊看清那究竟是什么东西,那条奔向手枪的银灰色绳索已经缠住了手枪和那只持枪的手,并把枪口压向了侧后方!

    与此同时,那四条银灰色的绳索像章鱼的触须一样包住了那家伙的面门!

    很明显,四条银灰色的绳索携带着向前推的力量,那家伙“噔噔噔”地连退了三大步,却仍然缓解不了诡异绳索前推的力量,仰面倒地!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那四条银灰色的绳索竟然把那家伙的脑袋“揪”了起来,然后重重地落下!

    “嗵”的一声!

    那家伙的后脑勺磕在了地板上!

    他想喊,却因为整张脸都被包的紧紧的,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他的右手使不上劲,只能用左手去拉扯那四条银灰色的绳索,却好像力度不够,紧接着脑袋又被“揪”了起来,然后又重重地落下!

    “嗵”“嗵”“嗵”,连续三声!

    那家伙的左手一下子垂了下来,那四条银灰色的绳索迅速从他的面门移开。

    果然,那家伙已经昏死过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只不过半分钟!

    郝俊在那家伙倒地的同时,就翻身滚下了沙发。

    他距离持枪瞄准他的小子差不多一米远,他因为躺在沙发上,不好借力,难以稳准狠地进行突袭,所以只好滚下沙发,像一个石碾子一样撞在了那小子的小腿上!

    郝俊就势单腿一曲,双手抓住了那小子持枪的右手,挤压他的手背,掰开他的手指,夺下他的手枪,曲肘捣向那小子的腹部!

    那小子腹痛难忍,把腰弯成了虾米,郝俊抬腿就是一脚,踢的他鼻血横溢,晕头转向!

    这一切,只不过十几秒钟,以至于那小子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只不过是听到同伙那边声音不对,刚扫了一眼就立刻转了回来,却还是被郝俊打了个措手不及,收拾了个七荤八素。

    沙克和两个同伙正在门前一边关注着外面的情况,一边计划着安全撤离的路线,因为凡萍突袭的声响,一下子转回头来。

    当他们刚要用枪瞄准凡萍的时候,郝俊开始发难了!

    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可能淡定自若的分工处置凡萍和郝俊两边的事情,自然而然地注意力被暂时引到了郝俊这边。

    没想到凡萍把那家伙“嗵”“嗵”“嗵”地连续三下给撞得昏死过去了,他们意识到两边都是劲敌,沙克马上瞄向郝俊,却因为郝俊利用那小子做掩护而没敢扣下扳机。

    他不是顾念同伙的性命,而是怕身边的同伙对他生出嫌隙。

    所以他学着郝俊利用同伙的身体做掩护调换射击的角度,却没想到郝俊的枪响了!

    郝俊可是和精通各类武器的狙击专家交换穿越过,玩手枪就和玩玩具似的。

    “啪、啪”两声枪响!

    被击中的不是沙克,而是沙克那个已经瞄向凡萍的同伙,右手腕被打断了,直接耷拉下来了!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忽然!

    门开了!

    门是向里面开的,这一开,恰好撞在了沙克和那个没受伤的同伙身上。

    两个人猝不及防,闪了个趔趄,下意识地转身向外看去。

    郝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担心外面闯进来的人是瞅准了机会打算里应外合的缉毒警,万一开枪的时候沙克他们恰好向一边闪,打着门外的缉毒警就不好了。

    却没想到凡萍那五条银灰色的绳索神出鬼没的再度发威,像一只巨掌一样把沙克他们拍到了门外!

    紧接着,绳索向两边一分,分别兜住两扇门向中间一对,就把沙克他们关在了门外。

    郝俊眼睁睁地看着凡萍把五条银灰色的绳索收到了身边,忽然就不见了。

    他觉得刚才门也是她开的!

    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冲着用来做人形掩体的那小子来了一记手刀,把他砍翻在地,那小子昏厥了过去。

    凡萍一看到郝俊皱眉,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她赶紧对郝俊解释自己不擅长徒手搏斗,担心郝俊难以对阵三支手枪,才想出了拒之门外的法子,至少能保证拥有一个对方看不到全貌的安全空间。但她却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郝俊已经营造了一个虚拟包围圈,所以沙克他们才会这么紧张,她和郝俊才能这么容易抓住反击的机会。但现在沙克被赶到了外面,很快就会醒悟过来外面跟本就没人埋伏!而且他们两个人身上都有冲锋枪、手雷之类的武器,还有可能抓住晨练的当人质!接下来的形势将更加棘手!

    郝俊见她已经认识到了错误,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不过对于她能这么快意识到是自己伪装了时宾和沙克通话,还是比较赞赏的。看来她的分析判断能力还说得过去,刚才只是因为没充分认识到自己有多大本事。

    郝俊的两只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个手腕被打断的家伙,不得不佩服他的忍耐力,竟然一声没吭!够能忍的!

    断手腕的见郝俊看向了他,禁不住哆嗦了一下,但马上又平静下来,继续咬牙忍痛。

    郝俊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关了灯,接着走到了窗边,借着窗帘的掩护向外查看。

    太阳还没出来,室外还是有点灰蒙蒙的,他确定不了沙克躲在什么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还没有跑远,但也不可能距离这个客厅太近,因为他们也需要一个安全距离,同时还得防备时宾的狙击手一枪爆头,所以躲得很是小心。

    郝俊觉得没了解对方的大概位置前,不能开启手眼观天,以免因为连续探测对方的位置导致身体疲乏时,对方恰好发难。

    不论沙克和他身边的那个同伙携带了什么武器,郝俊都不在乎,他早在和马克西姆交换穿越期间,就历经了枪林弹雨,那时面对的可是训练有素的极端分子,远非沙克这种毒贩可比。

    郝俊唯一担心的是,沙克他们会劫持人质,毒贩虽说战斗力不正规,但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家伙,用穷凶极恶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郝俊此刻有枪在手,完全有把握不出客厅就能阻止沙克和他身边的同伙出院子,但却无法阻止他外面的同伙劫持了人质进行要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