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09章】不被他们害死就不错了
    郝俊早就做好了准备,外面那把风的一声惨嚎,必然让沙克他们惊魂不定,郝俊趁机一把拉开客厅的门,朝着东院墙冲了过去!

    一步十二米!

    两步过墙头!

    如果凡萍有所闪失,不仅他的生命将继续面对危险,也等于这一次的穿越行为不圆满!

    所以郝俊爆发出最快的速度,转眼间就飞跃到了越野车的旁边。

    此刻,把风的双眼已经血泪模糊!

    对于凡萍的灰银手来说,现在这段距离,每一个手指都能发挥出一只手的力量,肉眼凡胎的眼珠子怎么可能受得了猛戳!

    把风的已经感觉到了火箭筒的扳机和自己那只手都被束缚了,他强忍着疼痛,想用左手帮忙,以便让右手拼命扣动火箭筒的扳机,先造成混乱再说,说不定沙克可以趁乱冲出院子来解救他呢。

    但灰银手的延展性无与伦比,他的左手无论怎么撕扯都不可能奏效,就掏出了刀子。

    灰银手可抵不住刀子的切割!郝俊不敢怠慢,抬手就是一枪,正中他的眉心!

    他连吭都没吭出来,仰面跌倒!

    郝俊上前拍了拍依然束缚着火箭筒的灰银手,凡萍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收回了灰银手。

    郝俊向周围扫了一圈,现在天色大亮,把风的大喊大叫果然招了不少人来,却因为他先是受到了诡异绳索的攻击,然后郝俊又开枪射杀了他,大家都越退越远。

    看热闹是看热闹,但豁出命去看热闹就没意思了。

    郝俊不想把把风的尸体放在这里吓人,就提起来扔进了院子,还是特意从沙克他们藏身的景观石上面扔过去的,先把沙克他们吓得不敢动弹再说。

    然后,他把火箭筒提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车里和后备箱的情况,把火箭筒扔到后车座上,锁上了车门,把车钥匙装进了口袋里。

    郝俊刚要探测一下沙克他们的情形,却听到客厅里传出了一声枪响!

    郝俊吃了一惊,立刻抬手对着沙克的藏身处就是两枪,要把他们吓得不敢抬头,然后飞身而起,在景观石外围一借力,从沙克他们的上空掠过!

    再一次落地后,他就到了客厅门前,但他没敢马上冲进去,把身体靠在门和窗之间向里面探视。

    那个曾经被郝俊放倒的小子缓缓倒地,脑门上绽放出一朵血花!

    郝俊立刻闪身入内,顺手关上了门,站到了墙边,上下打量着凡萍,“你没事吧?”

    凡萍惊魂未定的摇摇头,“没事,想不到他突然就醒了过来。”

    郝俊抱歉地笑了笑,“通常来说不会醒的这么快,可能是和今天鞭炮声震天动地的有关系。不过,你这枪法可是够准的,不是说不会开枪么?”

    凡萍有些尴尬,“我没想打死他,瞄的是右胸,不知怎么的就打到了他的脑门上。”

    郝俊哭笑不得,这算是歪打正着么?

    郝俊看了看其他两个人,“睡”的还挺香!

    不过,他潜意识里觉得,那个被凡萍在地上猛撞后脑勺的家伙后果也不会乐观。

    反正这些都是自己也认为被逮着就活不了的,管他呢!万事有时宾兜着呢!

    想到时宾,郝俊就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已经二十分钟了,本地的军警们也该来了吧?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远远地传来了警笛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郝俊不由得想吐槽,这也太扯了吧?又不是让你们巡街震慑蠢蠢欲动的小偷小摸,抓捕这么有份量的毒贩,你们呜呜呜的瞎叫唤什么?怕毒贩不提前做好应对么?

    也就是一两分钟的时间,警笛声戛然而止,郝俊觉得像是来了五六辆车,把凡萍的家围了起来,门前至少有两辆。

    然后就是例行的喊话程序了,无非是宣称已经包围了这里,劝说毒贩放下武器等等。

    郝俊还真是无语,时宾没有向他们交代过么?不知道这里有内应么?不知道先打个电话问明白情况再制定计划么?

    然后,就像是郝俊的腹诽起了作用似的,竟然真的有电话打了过来,还真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很明显,对方知道郝俊这个人,肯定是时宾提前交代过,还说过郝俊不是一般人,因此态度比较恭谨。

    互相交换了信息后,郝俊憋得难受,不吐不快,就随口埋怨了几句。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尴尬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这里只是一个四五十万人的小县,治安一向不错,已经连续七年没有大案子发生了,所以一听要抓捕大毒贩,还要解救本地效益最好的企业老板,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那个兴奋,情不自禁地就雄赳赳、气昂昂地拉着警笛跑来了。

    郝俊叹了一口气,原来是没有临战经验啊,幸好自己和凡萍都不是普通人,要不然别说被解救了,不被他们害死就不错了!

    不过,转念想想,这似乎也不好太责怪他们,书本上的知识、警校里的知识,毕竟只是纸上谈兵,一到实战的时候,好多人的脑子都不够用。这就像是去面试一样,在家里准备的那叫一个充分,还对别人的面试失败冷嘲热讽偷着乐,大道理说得一堆一堆的,等到自己上场的时候,还不如别人呢!

    谁都是在不停的实践中成长起来的,所以郝俊不想对他们的失策多说什么了。

    但既然正规军警到场了,郝俊觉得自己和凡萍没有再上场的必要了,不但可能暴露异能的秘密,给凡萍带来后续的影响,还会更加衬托出这些军警处置突发事件的无能,让他们痛失立大功的机会在其次,只怕他们多年后都不堪回首啊。

    所以,郝俊决定把主导权交给他们,只是提醒了这位总指挥几个要点,希望他们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

    如果他们失利,就等时宾带了人来再说,反正重兵围困,沙克和他仅剩的那个同伙不可能跑出这院子,慢慢想法子收拾去。

    凡萍认为人在读书的时候最放松,在卫生间的时候也防御力比较低,所以书房和卫生间是她这栋别墅里最坚固的地方。

    为了避免被枪弹误伤,凡萍带着郝俊进了书房,谅那沙克不敢闯进郝俊坐镇的客厅,就让他在院子里折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