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14章】鲲羽山的末日
    郝俊觉得鲲羽山那边应该发酵的差不多了,就上网搜了一下,没想到在热搜榜上排名第一的就是鲲羽山,却是六个触目惊心的字:鲲羽山的末日!

    他匆匆浏览了几个帖子,嫌手机的屏幕太小,急忙打开了电脑,继续搜索这个话题。

    他越看越心惊,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了这一步!

    鲲羽山是国家森林公园,峰峦绵延,林深谷幽,植被丰富,景观众多,被誉为仙山之祖,被称作天然生态博物馆。即便是寒冬季节,也没有萧瑟的感觉。

    作为省内著名的生态旅游和养生休闲度假区,这里的旅游产业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而且仙山之祖的称号也是蛮有吸引力的。清明节和黄金周的时候,森林公园都需要限定接待人数,每天的最大承载量为四万人,达到这一数量就停止售票了。

    郝俊前去和森林公园的大老板边卉签合同的时候,边卉说实际的接待人数与季节、天气、节假日等原因都有关系,即便是现在这样的寒冬季节,不计算常住游客的话,每天还有千人左右光顾。

    郝俊当时就认为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都在追求生活质量了,少生病和多活几年都被提上了日程。一旦鲲羽山的名气被重磅敲响,客流量暴增是必然的,近期内达到一两万人是百分之百没有问题的,春节期间绝对能达到森林公园的最大承载量。至于未来的旅游养生人数,还真不好说。

    但郝俊万万想不到!

    从五天前开始,鲲羽山的进山人数就达到了每天十万人!昨天和今天更是突破了十五万人!

    要命的是,这些人大多不是前去旅游度假的,而是狂采滥挖鲲羽山的花花草草和小灌木,冬季不落叶的树木也被劫掠的枝叶纷飞!

    值得庆幸的是,鲲羽山国家森林公园是在大羽林场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拥有健全的围墙和护栏,森林公园内的情况就好多了,因为好多人觉得没必要买票进去。慑于布防严密的监控摄像头和警察、保安,也没有敢翻墙和破坏护栏进去的。

    而主动买票入内的那些人,相对来说还比较注意,而且大部分人的素质说得过去,主要是奔着旅游养生来的,少数目的不纯的在保安的不间断巡视下,也不能太放肆了,所以森林公园内的植被还算完整。

    从大前天开始,森林公园的周边村民开始动起来了,说的好听点是共同维护鲲羽山的生态环境和正常秩序,实际上是联合圈地或各自为战,不允许外来者狂采滥挖了。只要外来者交上一定的费用,就可以进入自己掌控的一亩三分地采挖花草灌木和摘取树叶。

    强龙难压地头蛇,秩序得到了明显改观,但纠纷和摩擦接连不断。

    之前虽然是没什么秩序,但外来者几乎都能满载而归,一旦争起了地盘,换个地方就是了。

    但周边村民一参与就不一样了,不交钱采挖的就有可能挨揍,谁让你跑人家地头和家门口瞎折腾呢?

    可问题是利益当前的时候,有一些村民就动起了各种各样的歪心思,都想往自己的口袋里多装一点儿。于是,联合圈地的形式土崩瓦解了,都转变成了各自为战的形式,价格倾轧、争夺客源就成了家常便饭,后果可想而知,把森林警察们忙的是焦头烂额。

    从昨天开始,不仅是当地的森林警察全员上岗,当地公安部门也倾力参与执法,才使局势稍缓……

    郝俊关上网页思索了片刻,觉得这是当前最需要解决的一件事,临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墨岛铁路公安处、七彩恋歌等等诸多方面的事情都可以暂缓,那也就先不查询不联系了,以免牵扯自己过多的精力,明天先把鲲羽山的事情处理好。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

    他推测边卉必定彻夜难眠,很可能像自己当初盼着俱乐部的新消息一样,时不时的拿起手机查看有没有自己的电话。

    他立刻调出了边卉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果不其然,响铃最多不过五秒钟,边卉就接了起来,一开口就是急得不行的感觉,“啊呀郝俊,你可来电话了!现在的局势已经濒临失控了!”

    郝俊安慰她说:“边场长领导有方,我听说森林公园内的植被还算完整,外面的局势也已经缓和下来了,你怎么还这样没信心呢?”

    “郝俊,你是不知道啊,我已经把本地保安服务公司的保安都聘请过来了,还从临威市最大的保安服务公司里挑选了两百多个人,和我们原来的保安组合在一起,岗哨遍布,日夜巡逻,要不然非乱套不可!我前天刚刚请专家重新论证过了,因为近年来措施得力,森林公园的整体状态有了很大的提升,每天的最大承载量可以增加到五万人。所以昨天和今天都多放了一万人入园,既缓解一下外面的形势,也算给聘请这么多的保安分担点费用。我们经过综合分析,一致认为游客还会大幅度增长的,初二到初五,有可能突破每天二十五万!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郝俊倒吸了一口凉气!

    边卉是业内资深人士,绝对不会信口开河,如果赶赴鲲羽山的客流量突破了每天二十五万,吃喝拉撒就是大事!停车、住宿也是大事!如果鲲羽山不堪重负,不只是森林公园难以正常运转,自己的淘金大计也会遭遇夭折,很可能仙山之祖的称号也将不复存在。

    为了让自己把明天的计划考虑到更全面,郝俊下意识地问边卉:“你没有做夸大其词的宣传吧?”

    “当然没有!推波助澜是有的,但在客流暴增之初,我们就按照原定计划明确声明了偶然性,以免把欺骗病人、贻误病情的大帽子扣到我们头上,等于是一直在被动的被宣传。”

    “那就好,我的新计划就可以正常实施了。”

    “新计划?赶紧说来听听!”

    “你别这么着急,冷静一下,急则生乱,可能会判断失误。我先把新计划和你说一下,你有什么不同意见就马上提出来,咱俩再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