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15章】当我们是瞎的?
    第二天郝俊起了个大早,天刚亮就坐上了大巴车。

    郝俊在车站就感受到鲲羽山的火热程度了,以前没有直达鲲羽山的客车,现在竟然十五分钟一班车!

    等到了鲲羽山的山脚下,郝俊更是震惊不已!

    在电脑上看图片和视频,与亲临现场的气氛根本就没法相比,要不然怎么会有那多人非得去明星演唱会和体育赛场呢!

    一眼望去,浩浩荡荡的各种车辆像长龙一样排出了五六公里!

    只有正规运营的客车和森林公园的游园车可以在这段道路运行,其它车辆只有在前面有车离开后才能前行填补空位,要不然就只能排在长龙的尾巴后面。

    因为森林公园的接待人数有限制,索性就在长龙的尾巴后面安排了一辆流动售票车,凡是不想欣赏沿途景色而直入森林公园的,可以在这里买票等待游园车接送。

    说起来边卉的能量不小,景区的票价变动是非常敏感的事,所以近年来涨价的程序有些繁琐。但也许是为了让仙山之祖不至于就此湮灭,成人单票很容易地涨到了二百六十元,并在各大媒体上公告,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前来鲲羽山森林公园的人数。

    这是门票加上游园车的价格,进了大门后可以随时上下游园车,好看的地方多转悠一会儿,不喜欢看的地方坐车掠过。当然,需要付费的项目都是要另外掏钱的。

    成人套票涨到了五百元,除了七大生态旅游项目、九大高端养生项目,包括寺院、道观、温泉、索道、剧场在内的大部分地方都不用再花钱了。

    当然,这只是当天的价格,不想在里面住宿的必须在凌晨一点前出园,游园车会一直把人送到交通方便的地方,也可以代为联系住宿的地方。

    原本森林公园周边的农家乐不过二三十家,近段时间飞速扩张,有关部门也特事特办,经过简单的考察和筛选,新增了近三百家农家乐,总接待能力达到了两千人。

    但面对每天十五万的庞大群体,这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市区和乡镇的旅馆业都盯上了这块大蛋糕,在边卉和有关部门的共同运作下,全市通过了综合评估的宾馆、酒店、旅社、洗浴中心、农家乐都有序地在山脚下依次排开接待车辆,等着游客自行挑选入住……

    郝俊他们乘坐的大巴车一直开到了距离森林公园大门约一公里的地方,因为这里就是排队买票的队伍末端,如果再把车往前开,想买票入内的还得折返回来。

    至于不想买票入园的,更没有前行的必要了,因为越往前的监管越严格,可以采挖花草灌木和摘树叶的地方越少,还不如直接看一眼大门,远远地合一张影,证明自己来过了就行,然后就找地方收获战利品去。

    但郝俊是不需要排队的,他下了车径直朝大门走去。

    刚走了一半距离,有位好心的中年人提醒他:“小伙子,别往前走了,这时候什么关系都不好使。赶紧排后面吧,要不然被后来的人排上了,你就得晚进公园好一会儿。”

    郝俊停下了脚步,扭头笑了笑,“谢谢你大叔,我不是游客,我是来办事的。”

    马上就有人讥讽道:“谁往前走的时候说是加塞的?”

    接着又有人随声附和:“人家说你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折回去,没几个人看到你丢人,等你到了最前面被人赶回来,多没面子!”

    郝俊不想多解释什么,和他们犯不着。

    那位中年人却又跟上了几句,“刚才有个交警被照顾了一下,优先给家属买了两张票,在大家的一致抗议下,他不得不让家属到后面排队去了。你想想,这么大的太阳,好多地方没有树荫也没有遮阳伞,谁愿意在这太阳底下多站?更何况还有人数限制,万一正好排到自己的时候,正好达到了上限怎么办?”

    刚才随声附和的阴阳怪气的说道:“要不要给你看看那段视频?如果那交警的家属趾高气扬的走进去,把这段视频传到网上的可大有人在,相信大家都不会支持公开加塞还趾高气扬的!你要不要上网丢丢人?”

    这个,郝俊还真信,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时候,有些人不会管在这里维持道路畅通的交警是如何辛苦的,也不会管有些交警站立的不远处就是悬崖峭壁,但没有沿路二十多个交警维持秩序,这里的车辆早就乱成一锅粥了!照理说适当地照顾一下也不算过分,但问题是家属趾高气扬的就有些让人上火了。

    郝俊无奈地摇摇头,转回头去正要前行时,前面有人喊道:“郝俊!真的是你!”

    郝俊循声望去,前面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朝他招手。

    郝俊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他的同事谢搏。

    谢搏是安检二班的,和郝俊的关系一直不错。

    郝俊第一次参加俱乐部的会员活动时,因为经验不足,差不多旷了一天工。正好谢搏那天早上送他亲戚去坐车,见郝俊没来,担心早班车安检一班的四个人忙不过来,就替郝俊值了班,没想到这一值就值到了下午五点多,郝俊才去。

    那一次等于是开了郝俊找人替班、换班的先河,郝俊每次去俱乐部之前,只要上班的时间有冲突,都会和别人替班、换班。和他不是同一个班次的谢搏,成了他换班次数最多的一个,两个人的关系就更铁了。

    刚才谢搏就听着像郝俊的声音,因为郝俊扭头和人说话,就不敢确认是不是郝俊,而且同事们都知道郝俊是被墨岛铁路公安处借调去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再没仔细看。没想到刚刚只是下意识的回一下头,正好郝俊也转回头来,这下子可看的真真的,所以马上叫了一声,并朝着郝俊招手。

    他这一叫一招手,那个出言讥讽郝俊的马上不乐意了,“哎哎哎!干嘛!干嘛!朋友满天下是吧?不让加塞就一起带票?当我们是瞎的?”

    郝俊没有搭理他,直接走到了谢搏身边,扫了一眼,见是谢搏陪着他的父母在排队,有些诧异。

    因为边卉和他说过,为了不让购票的长龙影响排队者的心情,一家子出游的可以照顾一下老人和孩子,可以让其中一人买票,买票时出示其他家人的同一居住地的身份证或者是出示户口本,并且在买到票后一起入园就行了,这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防止黄牛倒票。

    同时呢,维持秩序的保安人员既不允许有人加塞进队伍中,也不允许后来的到前面找老乡商量带票。

    所以说谢搏一个人在这里排队就可以了,只不过他父母觉得等在旁边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和儿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于是,一家三口就一起排队了。

    原本谢搏的意思是让郝俊过去后,他让父母去旁边随便找个什么地方坐一会儿,再让郝俊站到队伍里来,这样别人看到有人出了列,郝俊才入的列,通常就不会多说什么了。如果真有较真的,他也没办法,因为随便怎么做都会有人挑刺,蒙混不过去再想办法吧。

    但没想到保安过来干涉了,指着谢搏说:“别玩小动作,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两位老人是你的父母?”

    郝俊向前看了看,虽然是五个窗口卖票,但买票的队伍都挺漫长。

    郝俊也觉得这么多人排着队呢,加塞、走后门是不好,但问题是现在的森林公园有我的一份,我理应照顾一下自己人,但怎样才能不让别人心生怨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