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17章】没你这么抢人的
    边卉和郝俊稍事寒暄后,郝俊就和她说明了为什么需要防晒网,并把那个中年人叫到了近前。

    那中年人顿时有一种幸福来临的感觉,至少不用排队了!前面的队伍可是有四五百米呢!

    中年人详细介绍了排队时阳光和队伍几乎同时移动的情形。

    边卉安排的员工乘坐着另一辆游园车赶到了,按照边卉的吩咐,从车上拿下了成卷的遮阳网,架起了梯子,开始作业。

    a组从南边开始,把遮阳网的一端固定在一棵落叶树的粗壮枝条上,向北边铺设,第一卷遮阳网的末端固定在了第五棵大树东向的粗壮枝条上。

    第二卷遮阳网搭接着第一卷遮阳网的末端,继续向前延伸。

    路西边的b组也同时作业,但遮阳网的起点是直接兜在了树上,末端绕了树冠大半圈后固定在了东向的枝条上。

    郝俊有些奇怪,问边卉为什么不能像路东那样作业,固定几个点多方便。

    边卉解释说,树的东向、南向的枝条都比较茂密,即便由于骤起的大风等原因,遮阳网损坏了一部分枝条,也会在春夏季节再度繁盛。但西向、北向的枝条稀疏得多,损伤后新萌发的枝条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所以要直接兜住树冠,等于把风力分解了。

    其实遮阳网的空隙很多,不怎么兜风,但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

    郝俊忽然理解了边卉看到植被遭到破坏后的心情。

    作为原林场的负责人,边卉一直很注重花草林木的保护,很重视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看到乱采滥挖花草灌木和狂摘树叶的,怎么可能不忧心如焚!

    现在看着员工们井然有序地铺设防晒网,边卉觉得没有在这里监工的必要了,就示意郝俊走过去上车。

    郝俊指了指谢搏一家三口和那个中年人,“边场长,他们都为森林公园和游客之间的协调做出了努力,你看——”

    边卉微微一笑,“你说了算。”

    这里是边卉的地盘,郝俊当然不好太那个了,“那就送他们每人一张门票吧。”

    “跟着车一起进去就行了,里面不查票。不过,不想在里面住宿的话,最晚凌晨一点就得出来,那是保安清场的时间,凡是没有入住和租用帐篷的,都不能继续逗留。不过,外面住宿的地方很多,不必担心露宿荒郊野外,有的是宾馆、旅社来接生意,我们的工作人员也可以根据具体需要代为联系。”

    那中年人连忙追问道:“旅游指南上说,如果住在里面的话,第二天可以继续游玩一天,住几晚上就可以多游玩几天,现在这个规则变了没有?里面的住宿价格有没有涨起来?”

    “规则不变,住宿的价格也没有涨,就算是对非一日游的旅客推行的优惠措施吧。不过你打算多住几天的话,我建议你一次性缴足七天的住宿费用,买七送一,更优惠。好了,一起过去上车吧。”

    那中年人指了指刚才靠近过来的中年妇女,“这是我老婆,我们两个轮班排队,所以她刚才没和我在一起,”

    还没等他说完,郝俊就爽快地打断了他的话:“作为对你这位热心游客的奖赏,你老婆也不用买票了,一起走吧。”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好多人羡慕嫉妒恨。

    现在的成人单票每张二百六十元,那一家三口没法攀比,好像和那大人物早就认识。但那中年人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这么容易就抹去了五百二!还能直接入园!早知道自己也开口说两句。

    刚才那随声附和的家伙和出言讥讽的小子对看了一眼,既如释重负地谢天谢地,郝俊没来找麻烦。又懊悔不已,说的话够多了,可惜没一句好话!真的是郝俊没来找麻烦就不错了!

    就在这时,又一辆游园车从里面开了出来。

    这个时间段通常是只进不出的,对于游客来说,谁闲着没事半上午离开?也不可能有来和保安、其他工作人员换班的,所以再次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游园车一直开到了边卉的游园车旁边,从车上跳下了一个中等身材的大胡子。

    人群里一阵骚动,因为大胡子是名人啊!

    那出言讥讽的小子更是激动不已,“我靠!这不是大导演张法异嘛!我就是为他来的!”

    那随声附和的家伙奇怪道:“你不是为了”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一定要在国际大导演的新片里演个角色,三秒领盒饭的都行!以后就有的吹了!说不定去小导演那里轻轻松松就能拿个男二号、男三号、男四号什么的!”

    “兄弟,不是我打击你的积极性,仔细看仔细看,你百分百的没戏!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国际大导演不但快步跑过去,还离着五六米远就先把手伸了出去!”

    那出言讥讽的小子面色惨白,怎么这么倒霉?之前话不合适错失了免费入园的机会也就罢了,现在连跑龙套的机会都要失去吗?

    张法异已经走到了郝俊面前,和郝俊的双手握在了一起。

    郝俊笑道:“张导,你的消息好快啊!”

    张法异哈哈大笑,“我可不是特意打听你的行踪,我刚才想找边场长商量个事,听她助理说边场长到门口迎接你来了。现在有你在,边场长就没用了!来来来,赶紧跟我走,这忙必须让你来帮!”

    张法异有些兴奋,所以嗓门不小,好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

    那出言讥讽的小子更是觉得没念想了,很明显,被自己得罪了的郝俊是张法异的座上宾!张法异有求于人!

    边卉笑着打岔:“张导,你刚才说谁没用了?”

    张法异马上就开始装糊涂了,“我说过吗?一定是这里人太多,所以你听错了!现在时间紧张,我不多和你聊了,来日方长,改天再聊。走,郝俊,去我那里救场,要不然下组镜头、下下组镜头都没法拍了。”

    边卉不愿意了,“张导,没你这么抢人的,好歹得让郝俊先帮我办完事再说吧?”

    张法异干咳了一声,捋了捋大胡子,“边场长,事有轻重缓急,救场如救火,你不信的话,我在你林场点把火,看你急不急!”

    边卉无奈地说道:“堂堂的国际大导演,竟然……”

    她发现郝俊在向自己使眼色,便冲着张法异紧跟了一句:“不想和你同框了,赶紧走你!”

    看着张法异兴高采烈地带着郝俊上车离去,边卉放下心来。

    她和郝俊原本就想打张法异的主意,要借助张法异的关系网解决当前的危机,张法异这一抢人抢得真好,这样的切入效果可就不像在“算计”他了,只可惜有一些细节还没商定,但愿郝俊能临场发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