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30章】咄咄逼人
    上级领导都坐下了,导演大咖们也都坐下了,鲲羽市的领导们觉得再这么站下去有些不合适了,彼此略一交流,常务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林业局局长、公安局局长等四人就坐到了卢逍的下首,虽然心里面有些疙疙瘩瘩的,却也不可能拆乱临威队列的阵型。

    宣传部部长、文化局局长坐到了郝俊的下首,好歹和导演大咖们亲近一些。

    其实临威市的领导们是想和那位常务副市长多少歉让一下的,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常务副市长还是个正儿八经的实权派,但他们都感受到了边卉和当地领导之间的火药味儿,也感受到了六位导演大咖和边卉之间的亲近,出于这次行动的目的,他们当然就要和边卉这边表示亲近了。

    因为都饿着肚子,先不谈什么正事,吃个大半饱再慢慢说。

    期间少不了寒暄致意,卢逍还特意询问了郝俊是做什么的,郝俊礼节性的回说自己是特效之王工作室的。

    卢逍觉得自己搞明白了郝俊和六位导演大咖一起到来的原因,猜测郝俊在特效制作上很有一套,便也对郝俊笑脸相对。

    倒是在郝俊下首的鲲羽市的宣传部部长、文化局局长有些瞧不起他,他们奔的是大导演的名头来的,谁在乎玩特效的啊?

    于是,宣传部部长和文化局局长不是探身向前就是屈身向后,和郝俊另一侧的导演大咖们大献殷勤,巴不得把郝俊扒拉到一边去。

    郝俊懒得和他们计较,这是人之常情,谁让自己名不见经传呢。

    边卉见大家的精神头都很足了,按照提前的计划,自然而然地把话题引到了自己被“敲诈”的问题上。

    鲲羽市的政法委书记原本不想在这种场合谈这种事,他们极力掺和到这场饭局里,主要是担心边卉在导演大咖们撑腰的前提下,向上级领导说出什么不利于他们的话。

    既然边卉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就立刻从公安、消防、道路交通安全、司法行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社会稳定等方面历数森林公园带来的动荡局面。

    很明显,这些话不知道准备了多少遍了,他竟然一气呵成的说了出来,毫无停滞。

    边卉没有做声,却动作明显地看向了临威市的领导们。

    临威市的领导们却像是哑巴了一般,实在是这种事儿不好明确表态啊!也不好以上级的姿态强压下来。

    布近贤看到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屏幕一亮,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上面是一条郝俊发来的短信提示,没有具体内容,只是一串省略号,这是提前约定的应对措施,由他来放第一枪。

    布近贤把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抽了两张纸巾擦了擦手,又慢条斯理的抽出两张纸巾擦了擦嘴,然后才开了口。

    “看事情不要只看一个方面,凡事都有两面性。别的不说,每天十几万人的消费拉动了多少内需?餐饮、住宿、服装、药品、日用百货、公共交通、人力出租、影视文化,等等等等,哪一项不是给鲲羽市带来实实在在的效益?”

    公安局局长马上力挺政法委书记,“布导说这话也有失片面,公共交通的压力骤然来袭,急切之间难以应对,一度处于崩溃的边缘。因为事发突然,警力的配置也跟不上,加班加点的也难以全面稳定复杂的治安形势,怎么可以只从经济方面论述呢?”

    布近贤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必须上面先拨了钱下来,扩充了你们的执法队伍,拓展了你们的公共交通,然后才能让鲲羽山出名,然后才能让各地民众纷至沓来?难道民众的意愿是你们来决定的么?”

    “我并没有说意愿是由谁决定的问题,但亡羊补牢,也未尝不可。你刚才所提到的经济效益不可能立刻转化为公共交通的拓展和警力配置,但森林公园是直接受益的,而且收益最大,理应支援地方建设吧?反过来公共交通拓展了、警力配置提升了,可以更好地为森林公园的发展保驾护航,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大家都有好处。”

    张法异笑呵呵的开了口:“我在这里也待了一段日子了,据我所知,边总已经分两次掏出了两千万了,特别注明要拓展你们的公共交通和提升警力配置。我很是好奇,那两千万花到哪里去了?除了原有的公共交通工具和你们的警察、协警、保安们加班加点的连轴转,似乎就没看到有新的力量补充进来,难道那两千万都用来发福利和加班费了?边总可以从临威聘请数百保安,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有偿借调周边县市的警力和公共交通工具?难道周边县市都和你们有仇?”

    张法异看着说话挺和气,但字里行间却隐含煞气,那位局长竟然不好接话。

    政法委书记刚要开口,常务副市长觉察到了临威市领导们已经面带不悦,感到这个话题不能这么进行下去了,便抢先说道:“张导误会了,有些事情是要走一些程序的,还有一些事情不是走走程序那么简单的,所以资金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立刻到位。而且,边总经理只考虑她的森林公园就可以了,但我们要考虑到事情的方方面面,很是庞杂。急剧增长的外来人口的综合管理、医疗卫生、食宿体验、电力供应、环保、市容、工商、质监、物价、市场监管、窗口单位的监察等等,哪一项不需要资金的注入?”

    老怪幽幽说道:“我还是不很明白,之前的两千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立刻到位,所以你们又来要三千万,难道这三千万可以不走任何程序?可以直接到位?”

    “那倒不是。但我们知道有雄厚的资金做后盾了,有些方面的开销就可以放开了进行,不必因为资金掣肘而畏首畏尾。”

    布近贤接口说:“这好像有点自相矛盾的味道了,难道边总经理这里的钱才让你们放心?每天十几万人带给你们鲲羽市的收益反而成了无法保障的收入?就算每人每天只在你们鲲羽市消费五六十块钱,每天的消费总额就近千万!各行各业和个人的收入暂且不论,由此产生的税额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而各行各业和个人暴增的收入会反过来滚动性的刺激消费,继续拉动内需,税额也将继续大幅增长,难道不足以平衡你们所谓的资金注入?”

    常务副市长只觉得额头上有冷汗渗出,暗道这当导演的怎么会如此咄咄逼人?而且还直中要害!

    他强作笑容,“布导,话不是这样说,有许多游客是不在这里停留的,所以也就不会形成所谓的效益。”

    “我没说所有的游客都是要在这里停留的,所以我的前提是就算每人每天只在你们鲲羽市消费五十六块钱!难道在这里停留的游客消费会这么低?只算住宿费也不止了吧?”

    常务副市长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掰扯不清了,便转了话题:“布导有所不知,现在的税收方面有很多的优惠减免政策,还有不少是定额纳税的,所以对于某些行业和个人来说可能增加了很多收入,但返还到我们财政的并没有那么多。”

    郝俊插了一嘴,“好像不定额纳税的不少吧?我昨天下午去市区买东西,听说去税务大厅买增值税发票的一眼都看不到头呢。”

    常务副市长一看是郝俊插嘴,理都没有理他。

    布近贤转向郝俊笑道:“这说明现在出外消费的都开始有理性了,有正规发票在手,有了纠纷也容易解决一些。”

    其他导演也纷纷就买东西的话题和郝俊聊了起来,没人搭理那位常务副市长了。

    那常务副市长不开口吧,觉得话还没有说清楚,开口又不太好插话,尴尬无比。

    卢逍的目的很明确,所以和别人观察问题的角度不同,别人的注意力不是在主要人物上,就是谁说话关注谁。

    卢逍的注意力却一直在六位导演大咖和郝俊身上转悠,此刻不由得眼角微抽,这是因为那位常务副市长没搭理郝俊,所以就没人搭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