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35章】还得郝俊去救驾
    下午四点半,车辆和交通线路等问题全部落实了,所有要花钱的地方都由卢逍一力承担。卢逍还承担了在森林公园里建设外景基地的所有费用,反正他也不差钱,有让自己腾飞的契机,何必在乎那点儿投入?

    鲲羽市的领导们也绝口不提让边卉支援地方建设的事儿了,就像之前布近贤所说,由持续不断的旅游人口游、乐、住、行、购产生的税额是一笔可观的数字,当地的各行各业和个人暴增的收入会反过来滚动性的刺激消费,继续拉动内需,税额也将继续大幅增长,将远超他们的前期资金注入。

    针对鲲羽山乱象的联合辟谣问题,他们也做了准备和落实。

    当讨论到解决鲲羽七熊引发的乱象时,郝俊的提议却遭到了反对!

    反对最激烈的,是鲲羽市的宣传部部长和文化局局长,理由是不能传播迷信思想。

    宣传部部长并不是出于之前郝俊展现出来的强势,才想借机替自己出出气或者替常务副市长他们长长脸。

    他为官多年,怎么可能连这点儿眼力都没有?但身为宣传部的部长,在其位就得谋其政。

    当地早有敬仰山神的风俗,鲲羽七熊借助山神爷赐福,鼓动村民们和森林公园分一杯羹,使森林公园外围的乱采滥挖花草小灌木和狂摘树叶成了气候。却因为熊老六当初牵头修山神庙时,因为有关部门没当做封建迷信加以阻止,而是定义为民俗,现在就不能以宣扬迷信的借口加以阻止了。

    按照郝俊的计划,以迷信治迷信,肯定能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问题是解决了鲲羽七熊引发的乱象,却把山神爷的传闻根深蒂固了,而且还有诸多游客在场,相当于把迷信思想放大和传播了,只怕以后更加难以平息。

    边卉和导演们在这方面没有什么概念,所以他们提前讨论的时候才觉得计划可行。

    但在场的领导们都有这方面的教训,深知迷信力量的可怕!可以撩拨原始的冲动!可以飙升疯狂的热血!

    郝俊觉得今晚的机会太难得了,什么日子也不可能比得上山神爷的寿诞招人啊!信奉山神爷的,这一天十之*都会参加盛会,正是统一震慑的大好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既然计划不能全部展开,郝俊决定改变计划,并在凌晨两点正式开始,重重地震慑一下盲目信仰山神爷的愚昧村民。

    据之前的保守估算,今天将有一万左右的外地游客围观敬神活动,估计大部分人都会从夜幕降临后熬到子夜敬神的*部分,但围观到凌晨两点的可能不会太多。

    因为传说山神爷是丑正时分也就是凌晨两点出生的,所以信奉山神爷的应该都会熬到凌晨两点,但那个点儿有些正式和枯燥,游客们感兴趣的不会太多,更何况冬夜寒冷。

    鲲羽市的宣传部部长和文化局局长不好再坚持了,因为他们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案了,如果再不依不饶的上纲上线的,郝俊绝对会失去和他们对话的耐心。本来嘛,自己没办法解决的事,有什么理由对别人的方案那么苛刻?

    临威市的宣传部部长苗沛清咳了一声,提出了一个补充方案,让鲲羽市今晚的新春大联欢升级,以吸引有可能围观敬神活动的外地游客赶到市区凑热闹,尽量减少敬神活动中的外地游客的数量。临威市的文艺团体将给予大力支持,他将马上联系获得过多次殊荣的临威市歌舞团安排部分人员前来助阵。

    卢逍也马上表示,可以从影视城里抽调过来一位魔术大师和两位相声名家助阵。

    鲲羽市的领导们大喜过望,这下子不但有利于郝俊的计划顺利实施,还将大大提升新春大联欢的档次!

    他们商讨了细节之后,立刻着手落实,并把整场演出时间延长到凌晨两点,就算是回山上住农家乐的游客也来不及赶到敬神现场了。

    张法异做了个补充,如果市区的新春大联欢开始了,敬神现场还有很多外地游客围观的话,他将和边卉组织一个免费参观片场夜拍的活动,最大可能地吸引走外地游客……

    所有的细节都敲定了,大家刚要道别,郝俊的手机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因为郝俊提前和许多人打过了招呼,他不主动联系,就不会有人主动联系他。他没打过招呼的,肯定不是关系很密切的,都是发个拜年短信了事。所以他没想到会有人主动给他打电话,也没像其他人那样把来电铃声调成静音、震动。

    他一看来电是倪辰北,猜测是有什么急事,要不然不至于大年初一主动给他打电话。

    但他忘记了通话音量还保持在之前最大的时候,只是稍微向后仰了仰身子,就接了起来,倪辰北的大嗓门立刻爆了出来。

    “好啊,郝俊,说是去陪着疯子科学家,倒有闲心在鲲羽山国家森林公园耍威风!”

    郝俊被吓了一大跳!不是被声音吓的,而是被倪辰北的话吓的!他怎么知道自己正在这里耍威风?

    郝俊下意识的扫了一圈在座的人,觉得谁也不像对外通过话的,不由得疑惑起来,“大倪,你在哪儿呢?你怎么知道我在鲲羽山国家森林公园呢?”

    “你果然还在!我就说嘛!符处还不信!我告诉你啊,符处快被人扒了裤子了,你要是还不来救驾,整个墨岛铁路公安处都要被人拆了!”

    举座皆惊!

    什么情况?墨岛铁路公安处要被人拆了?符处应该是指公安处的处长吧?快被人扒了裤子了?还得郝俊去救驾?

    还有什么疯子科学家?

    郝俊大约猜到了怎么回事,急忙把声音关小了,“大倪,你是不是在网上看到了我昨天在森林公园的大门口?”

    “对,别看那手机视频拍的不清楚,我当场就认出你来了!符处还不信呢!你小子,都度假去了,也不先把东西送过来!害得我和符处每天都被人催!赶紧的,连夜过来!”

    郝俊心中稍定,“大倪,今天过去没用,我明天还得去催一催,后天应该没问题,我后天一准过去。”

    “后天没问题?百分之百的没问题?百分之千的没问题?”

    “你就放一万个心吧,和符处好好等着吧。”

    倪辰北长舒了一口气,“有你这话我可就放心了,就能把段局和廖局打发走了。”

    郝俊一愣,“谁?段局和廖局?齐南铁路局的段局长?齐南铁路公安局的廖局长?他们在折腾符处?”

    “还会有谁?你以为谁都敢扒符处裤子彻底搜查?好了,不说了,我得赶紧救驾去。”

    倪辰北挂断了电话后,郝俊收起了手机,才发现大家都在盯着自己,连忙致歉,“对不住了各位,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无人应答,因为都被郝俊刚才的电话惊着了!

    一个个的脑子里都活动开了!

    难怪讨论明天临威国际影视城外景基地奠基仪式的站位顺序时,郝俊表示不参加,他说自己不想在公开场合抛头露面,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好。

    原来他真的是一抛头露面就会被人“逮着”!需要他救驾的还不是小人物!他还牛哄哄的不是随叫随到!

    难怪他对在场的领导们也不卑不亢的,他好像连齐南铁路局的局长也不是很在乎啊!齐南铁路局的局长可是正厅级待遇啊!这里的领导们行政级别最高的也不过是副厅级,人家连正厅都不在乎,又何必拿副厅当回事?

    其实,郝俊并不是不在乎齐南铁路局的局长,只是从没和人家正面接触过,所以只是微微一愣,没有其它反应而已。

    苗沛先打破了沉寂,“郝俊先生,请问一下,你口中的大倪,是不是墨岛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的支队长倪辰北?”

    郝俊有些奇怪:“耶,你怎么知道?叫他大倪的可没几个人!”

    “喔,是这样的,去年有一个案子,我们临威的干警协助倪支队抓捕过犯罪嫌疑人,我为此写过专题报道,和倪支队有过接触。我刚才想来想去,在墨岛铁路公安处里和符处那么随便的好像没有第二个姓倪的了。想不到郝俊先生真是交游广阔!”

    鲲羽市的公安局局长也想了起来,“苗部长说的是6·25爪哇国的杀手那件案子吧?对对对,刚才还真是倪支队的声音,我们也参与过抓捕工作,之后也有过合作。说起来还真是凑巧啊,据说那次案子是一个叫做郝俊的安检员先发现了端倪,竟然和郝俊先生同名,肯定是跟着郝俊先生的名字沾光了。哈哈哈。”

    在座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其实,郝俊很想说,那就是我呀!我何止交游广阔,我还听得懂好多国家的官话和方言土语呢!

    但他转而一想,还是算了吧,先让大部分人对自己保持未知吧。未知往往代表着神秘,神秘常常意味着强大,现在说自己是安检员,有点自降身份啊。

    该商讨的事都已经商讨完了,大家起身道别,各忙各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