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40章】要有自食恶果的觉悟!
    正在片场的张法异收到了郝俊的电话,告诉他事情已经解决了,片场也可以收工了。

    张法异巴不得早早休息,马上宣布收工。

    边卉紧接着宣布森林公园的新春活动全部结束,没在森林公园内登记住宿或租赁帐篷的,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有序离开森林公园。也没在外面登记住宿的游客,可以在出口处请工作人员代为联系。

    第一次见到拍电影的游客都意犹未尽,更何况还是名导现场指挥。

    但有部分记者面带不悦,因为他们原本想拍山神庙那边的敬神仪式,却被告知今天不在森林公园内拍摄的,明天一律不得进入奠基仪式和联合辟谣的记者专用场地。

    不能进入记者专用场地,将意味着没有良好的摄录环境、不能提问或者说提问了也得不到回答,那就像没参与过一样。

    两相比较,孰重孰轻一目了然,他们也只能不甘的放弃山神庙那边的摄录工作。甚至因为参与明天两大活动的记者人数已经报了上去,想分兵两路都不可能。

    也有几个自以为聪明的记者,临时雇用了村民或者游客,让他们用手机代为录像,即便效果欠佳,也能凑合着使用,总比无图无真相好。

    所以,他们一回到边卉安排的房间,就都急不可待地联系自己的“线人”。

    却不料,要么电话打不通,要么是对方马上挂断电话,要么是支支吾吾的表示要把钱退给他们,却不说出了什么事情。

    只有一个女游客表示摄录的视频已经无缘无故的消失了,不仅如此,之前在旅游时拍摄的视频、相片甚至储存已久的视频和相片也像被清洗了一样。

    那位记者连忙表示可以使用数据恢复,只要别继续拍摄大文件进行覆盖就行。

    女游客很是无奈,告诉他们视频文件夹里被塞了一个从头至尾漆黑一片的超大视频文件,只怕是什么数据都恢复不了。

    记者再想追问什么时,女游客一连声的说不得、说不得,接着就挂了电话。

    张法异带着化妆师到了自己的住处,正巧郝俊也进了门。

    他见郝俊的精神头不错,也就不用多问什么了,先给他卸了妆再说吧,那妆综合考虑了防水、防寒、防尘、防汗等多种因素,郝俊的脸一点儿也不轻松。

    但郝俊现在的心情确实不错,因为一切尽在掌控。

    他在敬神现场喝酒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或明或暗地用手机进行摄录的几十个人。

    因为双向解波仪的匹配数量有限制,所以他先链接了半数手机的蓝牙,销毁了那些手机里相关的视频文件,并在视频文件夹里塞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从头至尾漆黑一片的超大视频文件,让他们什么数据都恢复不了,并让所有软件超速运行起来,手机很快就系统崩溃、死机,只怕不去维修部溜达一圈是难以开机的。

    之后,他断开了和这些手机的链接,搜索到另一半手机的蓝牙信息,链接后暂且挂在那里,以免再次爆发故障后引起人群之中的骚乱。

    当他下意识地搜索有没有白天的与会领导“偷窥”时,就发现了卢逍他们五个。

    他攀爬上悬崖之后,在黑暗的掩护下扫视着奔逃的人群,果然看到还有一些胆子大的一边退出一边拍摄着现场,郝俊一一标记了他们的蓝牙信息,这些家伙敢无视“山神爷”的警告,是一定要严惩的。

    他先对其它手机的相关视频文件进行了销毁,也塞上了那个超大视频文件,却没有让它们都崩溃、死机,因为在现场的时候是为了防止那一部分人重启手机、继续摄录,现在事已经完了,手机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接下来,郝俊又用双向解波仪给卢逍他们群发了内容各不相同的短信,让他们同时接收到,肯定会更加震撼!

    至于望远镜的问题,郝俊是蒙的,两百米的距离,怎么可能不用望远镜观看细节?

    然后,郝俊逐一清扫着被标记的手机,管它是什么视频、相片,管它对于机主是不是重要,一概删除掉。敢无视山神爷的警告,就要有自食恶果的觉悟!

    那位女游客,就是其中的一员,两年来的所有视频和相片全被清洗一空了!之前为了防止*泄露,她的视频和相片都没有在云端存储,现在只有四个字来形容了:欲哭无泪!

    郝俊的妆难上,也有点难卸,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卸完。

    郝俊拿起进屋时脱下的特制外套仔细看了看。

    这服装的材质还真的不错,特别是倍受蹂躏的左臂部位,竟然还没有破碎,难怪张法异吹嘘说堪比防弹衣呢。

    张法异看着却有些傻眼了,这件服装经历了什么?竟然像是千刀万剐、锤砸斧劈过一样?

    就在这时,边卉打了电话来,说是临威市的领导们特来拜访郝俊,已经等了大半个小时了,问郝俊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住处。

    郝俊说还得过一会儿,正好现在雪有点儿大,也已经快四点了,他们就不用冒险往回返了,反正事已经解决了,让他们安心休息好了,把精神养足,免得明天像昏睡不醒似的。

    那一头边卉安排了如释重负的五个人住下,这边张法异猜到了几分,“怎么?他们竟然无视你的要求去了现场?还被你逮了个正着?”

    郝俊微微一笑,“他们没敢混在人堆里,藏在距离山神庙两百米的民房里,连灯都没敢开。我也没去逮他们,就是发了几条短信敲打一下。老张,你说他们的好奇心这么重,怎么混上现在的位置的?”

    张法异和化妆师一惊,藏身在两百米外的民房里,还连灯都没敢开,怎么会被发现呢?

    张法异可不是好奇心战胜一切的人,便抛开了这个问题,直接回答郝俊的提问。

    “或许是你今天的表现让他们心里面不安稳,也推测到你可能会去临威市发展,所以才想对你多一些直观的了解。”

    郝俊点点头,“照你这么说,我还真的不好多说他们什么了。”

    张法异笑道:“我看你原本也没打算深究吧?你刚才让边卉转告他们的那些话,已经表明了这事可以揭过去了。”

    郝俊也笑了笑,“老张,说破了就不好了,谁让我以后可能求到他们门上呢!该高姿态的时候,我也只能大度些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昨天与会的本市领导来访,想确认一下是否还有疏漏。

    边卉直接把郝俊和张法异他们、临威市的领导们都召集到了一起。

    昨天的会议内容涉及的事情比较多,讨论的也比较细,几乎涵盖了方方面面,现在只是根据实施过程中遇到或者联想到的各种情形做一下补充性的商讨。

    没想到这一商讨,还真就发现漏了点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