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都市小说 > 交换人生俱乐部 > 【0444章】我不随便送人东西
    当宣传部部长开始汇报的时候,常务副市长就坦然了,因为这事只和临威市有关。

    上午郝俊联系迟先的时候,这位部长就在郝俊的旁边,所以他听出了迟先有急于向郝俊汇报事情进展的语气,最后只说出了“临威”两个字,就被郝俊打断了。

    这位部长猜测,郝俊可能在临威有什么规划,迟先是他的具体执行者。

    临威的三位副市长和苗沛马上在脑海中展开了思索,却都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和建筑有关的大动作,似乎都和迟先无关,其它举市皆知的重大事项,似乎也没有迟先什么事。

    鲲羽市的常务副市长有点羡慕,感慨临威市的领导们没和郝俊发生任何冲突,也没做让他上火的事,想必他的规划也会因此而让临威受益匪浅。

    没做让他上火的事?三位副市长相视苦笑,差点忽略了,昨天晚上“偷窥”郝俊发威,只怕比和他发生一些言语冲突还严重吧?

    他们看向卢逍和郝俊,似乎还比较热络,心里面暂且松了一口气……

    三大活动全都结束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边卉先让助理和一位副总经理陪着记者们去用餐和休息,她亲自陪着参与三大活动的登台人员去用餐,另一位副总经理招呼其他相关人员和村民代表。

    天上又开始飘雪了,雪花还挺大。

    主席台周围滞留的游客一股脑儿的涌入了森林公园,经过大门口的时候,都凭票领到了一张九折用餐券和一张八折住宿券,这是提前做好的承诺,算是对他们捧场的答谢,毕竟不是每一位游客都对他们在台上的活动感兴趣。

    但台下的游客越多,记者记录下来的影像就会越震撼,宣传的效果就会越好,所以边卉不惜在紧张的住宿和用餐方面提供实实在在的优惠,以聚集更多的人来捧场。

    卢逍下意识的不断扫视着郝俊的脑袋上方,发现雪花没有像在敬神现场一样环绕成佛光的感觉。

    郝俊猜测到了他在疑惑什么,走近他微微一笑,悄声问道:“怎么?好奇心还在呢?”

    卢逍哈哈一笑,悄声回道:“只要你不是揪着不放,我的好奇心就会躁动起来。”

    “我不揪着不放,不意味着我不在乎,因为有些秘密是不好分享的,我更不想多做什么解释。”

    卢逍略显尴尬,“你可千万别多心,我们真的只是好奇而已。”

    郝俊保持着笑容,没再多说什么,坐上了边卉安排过来的游园车。

    郝俊可不相信他们真的只是好奇,你卢逍好奇,我就勉强信了,那三位副市长都是好奇所致?结合着张法异的推测,很可能他们真的是意识到了自己会去临威发展,所以想对自己多一些了解。

    郝俊觉得卢逍这个人还是可交的,没有寻常商人那种奸滑和唯利是图,看人也很准,对自己也很是谦恭,自己去临威发展,他的人脉很可能用得上,不如深层次交往一下。说起来,与临威的领导们商谈如此融洽,卢逍也是功不可没,自己就当做是投桃报李好了……

    饭后,已是三点多了,大家都在三五一堆的愉快交谈着。

    边卉刚从记者们那边回来,迟先就去向她询问准备建设外景基地的那些区域的地质状况和春夏秋三季的情形,以便于设计施工。

    郝俊站起身来,“老卢,咱俩出去转悠一下。”

    卢逍应声而起,和郝俊走了出去。

    郝俊之所以明着叫卢逍出去,也等于是让其他人别到处找自己。

    断断续续的雪花飘飘洒洒。

    郝俊掏出了声屏发生器,捏住声屏发生器的尾端笔帽向右侧旋转到了最大,在笔帽前方形成了有形却看不到的半径足有半米的伞状隔离屏障。

    郝俊随手把声屏发生器插到了旁边的假山缝隙里。

    卢逍瞪大着两只眼睛没看明白什么意思,一支签字笔?看上去就是首尾一样粗的双色签字笔,为什么郝俊拧了一下笔帽就插到了假山缝隙里?

    郝俊不说话,他也不好马上问,那就先看看吧,免得郝俊感觉他的脑子不够数。

    卢逍对于昨天晚上的情形记忆犹新,很快就眼睛发直了,昨天晚上的“佛光”就是这支笔造成的!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郝俊,郝俊点点头,伸手捏住了声屏发生器,轻轻一抖,伞状隔离屏障上的雪花落地。

    郝俊把声屏发生器向卢逍面前递了递,示意他用手触摸一下。

    卢逍试探着摸了过去,果不其然!双手触到了犹如实物的伞状物!

    他反复探摸,不仅确认了隐形伞状物的范围,还确认了伞状物坚韧无比!

    没等卢逍发问,郝俊就主动解释说:“这是声屏发生器,捏住声屏发生器的尾端笔帽向右侧旋转时,可以在笔帽前方形成有形却看不到的伞状隔离屏障。根据旋转的度数,隔离屏障的半径随之变化,旋转到无法旋转的程度时,半径可达半米。这个伞状隔离屏障犹如实体,挡风、挡雨、挡沙尘暴等等只是小意思,还能有效防范陌生人的接触,别说小偷的手不能伸过来,就是训练有素的拳击手也不能对你造成伤害。”

    卢逍顿时有瞠目结舌的感觉,“这是黑科技吧?类似的东西,我闻所未闻。”

    郝俊点点头,“真的不能再真的黑科技,而且全世界只此一件!”

    卢逍满脸的羡慕,“真是好东西,能随身携带,还不引人注意,更妙的是,还能抗衡拳击手,对我这样的战斗渣渣,很是适用!”

    “不过,我可有言在先,拳击手一拳击来,伞状隔离屏障会凹陷几厘米,等到他的拳头离开,才能恢复。但拳击手的力量太大的话,你可不一定站得稳。这么说吧,如果时速60公里的汽车撞过来,你就会像抱着气囊被弹飞了一样,并不能因为这件东西就阻碍汽车的前行。”

    “这也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想想谁也打不着自己,心里就痒痒的慌!哎!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有言在先?什么意思?不会是……不会是……是吧?你是那个意思吧?一定是那个意思吧!”

    卢逍急切地用手在自己和声屏发生器之间比划着。

    郝俊再次点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东西对我而言,用处不算太大,昨天我把它预先固定在头盔上,是为了防止摧毁山神庙的时候尘屑迷眼睛,以免影响到装神的效果。后面发生的类似于佛光的事情,我还是删除别人的视频时才发现的,既然你对此很感兴趣,那就送给你好了。”

    卢逍喜不自胜,“其实,我对你飞檐走壁和把铜像砸成球更感兴趣,还有,”

    卢逍还没说完,就觉察到了郝俊玩味的笑容不对劲,连忙刹住了话头,“那什么,这宝贝多少钱?你能把这全世界独一份的东西转让给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不能让你把钱赔上!你也知道,我穷的只剩钱了,千万别和我客气!”

    郝俊把声屏发生器掉了个头,塞到了卢逍的手里边,“我不随便送人东西,更不可能送人东西还收钱。你先体验一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接问我。”

    听郝俊这么说,卢逍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接到手里尝试起来。

    声屏发生器的功能不复杂,卢逍也是聪明人,很快就掌握了。

    正在这时,远远的一大帮子游客兴奋得像是叽叽喳喳的燕子一样越走越近。

    郝俊立刻告诉卢逍关闭伞状隔离屏障,像刚才一样改为旋转前端的笔帽,并对准那些叽叽喳喳的游客。

    卢逍赶紧照做,然后就满脸惊讶地不停地做着举起、放下、再举起、再放下的动作。

    一直到那些游客走远了,他才想起来探摸一下,却什么都没有摸到,前方没有那种犹如实体的感觉。

    郝俊解释给他听,“这一头是用来隔绝噪音的,你需要安静的时候,就捏住前端笔帽向左旋转,可以在笔帽前方形成无形的隔离声音的伞状屏障。根据旋转的度数,隔离声音的屏障半径随之变化,旋转到无法旋转的程度时,半径可达一米。”

    卢逍大喜过望,没想到还有附送功能!

    边卉的电话打了过来,说大家都要各自离开了,如果他方便,就回去道个别。

    郝俊说马上回去,挂断了电话后,和卢逍一说,往回走去。

    卢逍一边走一边很宝贝的收起了声屏发生器。

    郝俊告诫他说:“用的时候注意方式方法,可千万别因为玩炫耍酷丢了宝贝,甚至因此而危及生命。”

    “你放心吧,财不露白嘛,像你那样用起来才有最佳的效果,我用的时候,不会让任何人意识到是这宝贝在起作用。”

    大部分贵宾都坐着来时的车回去,和郝俊、迟先相同方向的车都没有空座,边卉就把自己的车派给了郝俊和迟先,另派一辆车直接把罗建一家三口送到家,省得他们去等大巴还得倒车了……